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懂放空的女人

2018/1/24 — 16:36

在這個Arty-farty的商業世界,藝術要好必先要價值連城,沒想到現在連放空都昂貴得要大把鈔票才能實現。

最近拜訪了位於尖沙咀的漂浮式水療中心,其中酷似電影道具的Isolation Tank注滿高濃瀉鹽,人泡在其中會自然浮起,從而感受太空般的無重狀態,達至深層休息和冥想。

中心老闆娘 Daphney 解說時用上 "The art of doing nothing" 一詞,很諷刺對不?在凡事講求正精進的勞動社會,放空本是藏於廁格隱於天台的Guilty Pleasure。現在,我們卻前仆後繼地付錢贖回安寧。

廣告

甚麼是漂浮式水療?

廣告

筆者親身走入水艙實測,發現空間比想像中寬敞,水溫調節為接近體溫的35度。由於水療全程均為自助形式,故只要人手關起漂浮艙,就能徹底地阻隔外來光線和聲音的干擾,慢慢進入深層自我調息狀態。

漂浮久了,感覺似是懸浮於無物,慢慢失去上下左右的方向感,時感、意識都能通通卸下,讓心神倘佯於虛無之中。Daphney表示,最理想是能維持在半睡半醒的狀態,這時身體的復原能力最高,亦是潛意識裡頭創意萌芽的搖籃。

過去一年我嘗試過不少冥想靈修的法門,簡單至手機App、音樂歌單,進階一點的亦有顏色、香道、茶道,共通點是,總有一個流程,以及一個實在的客體去讓人將注意專注於一物,從而疏理此起彼落的凌亂心緒。漂浮式水療正好相反,平躺在水箱中關燈閉目,無聲、無畫、無重、無內容,所謂「本來無一物」,原來當你徹底地直面孤獨的真諦,感覺是如此的虛無。

老闆娘 Daphney說,不要視漂浮為甚麼靈丹妙藥,一般情況下,大抵也要兩三次才能掌握箇中竅門。「香港人Multi-Tasking就叻,霎時間要放下自在,可能一個小時都捱不到。」是的,有些人單單是坐著都會感得無聊,如坐針氈,泡茶的三分鐘亦怕「浪費時間」,又或嫌CP值不高,按捺不住重投刺激味蕾和眼球的潮流飲食新玩意。

也許外國人天性愛浪漫,生活文化貫徹放鬆之哲學,華人卻一味只懂窮忙求上進,致令香港近幾年才開始有漂浮式水療的場地冒起。

開業一年多, Daphney透露最怕遇著兩類人,一是期望來睡覺的,二是想來體驗潮流新玩意。要將漂浮式水療帶入香港,首個難關原來是要引導都市人學習清減留白。

「試過有位太太問:為何你們不在裡面裝一部Ipad?」都市人被科技寵壞,百無聊賴就會反射性掏出手機,霎時間要放下自在,著實難以一步登天,但首要的關鍵是要釐清觀念。

「抱著太多期望而來,就愈難放空靜下來。有些客人起初連15分鐘空白都撐不到,急急出來玩手機Check Email,事實上放空好比任何修行,需要持久練習。」後來留下的一班回頭客,都是真正明白箇中道理的人,他們每次來都不用多加說明,就會自動自覺放鬆休息。

最令她喜出望外的是,有些人甚至發展出自己一套養生法,動輒在裡面平躺三個小時也不會嫌太久。營運漸入佳境,她亦放心交由用家在水艙中自由發揮,按個人喜好休憩或冥想,可謂一水生出百種療法。

(左起)“The Float Tank Cure” 2015,Shane Stott、“The Deep Self” 1977 ,John C. Lilly、“Tanks For The Memories” 1996 ,John C. Lilly

(左起)“The Float Tank Cure” 2015,Shane Stott、“The Deep Self” 1977 ,John C. Lilly、“Tanks For The Memories” 1996 ,John C. Lilly

延伸閱讀書單

漂浮式水療在香港剛冒起,但在亞洲地區,新加坡、台灣、泰國等地早已風行一時,療效亦有大量文獻討論和證實。想了解更多關於漂浮式水療,不妨從閱讀開始!

(原文刊登於青葉文學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