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代糖減肥可能只是夢

2017/8/15 — 17:5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代糖由被發明以來,一直備受爭議。早在 1906 年,時任美國總統老羅斯福更聲言「誰說糖精 (saccharin) 危害健康的是白癡!」然而,代糖爭議仍無日無之。有些營養師和營養科學家認為蔗糖素 (sucralose)甜菊糖 (Stevia) 等人造代糖用於取代食品與飲料糖份是安全的;有些學者則認為,代糖有份造成癡肥及其他代謝疾病盛行——代糖會影響大腦、身體對甜食的卡路里值估算。

而耶魯大學神經科學家 Dana Small 團隊的最新研究或許能改變你對代糖甚至甜味的看法。研究已在上周四刊於 Current Biology

Small 原本並非想研究代糖與人體健康的關係,而是想找出甜食卡路里是否就是觸發大腦獎勵系統的原因——因為越多糖理論上就越高卡路里。為了測試這假說, Small 調製了五種不同顏色、不同口味,但同樣含蔗糖素的飲料,其甜度相等於 75 卡路里糖份;這五種飲料最大分別是加入了不同數量的無味碳水化合物麥芽糊精 (maltodextrin) ,令飲料有不同卡路里(0, 37.5, 75, 112.5 與 150) 。

廣告

然後,實驗對象需要在兩星期內兩次在實驗室及四次在家中共六次飲用特製飲料,並在每次飲後接受團隊的功能性磁振造影 (fMRI) 素描腦部獎勵迴路的情況。 Small 原本預測,越高卡路里,大腦反應就會越強,釋出更多快樂神經遞質多巴胺 (dopamine) 。

不過,結果不似預期:令人出現最多大腦反應的竟然是 75 卡路里的綠色飲料。這對於 Small 來就毫無道理,為何 75 卡路里會比 150 卡路里的更具獎勵性?如果不是卡路里,又是什麼在作崇呢?

廣告

這個問題困擾了 Small 兩年,她在這段時間進行更多的研究與分析,例如在其中一個實驗,她分析身體代謝反應,即身體用以處理卡路里的能量,但結果再次重覆:實驗對象飲用 75 卡路里綠色飲料後的代謝反應,比 150 卡路里深藍色飲料的高。「究竟做乜勁?」 Small 如是問。

最終神推鬼磨之下, Small 發現甜度原來會調控代謝訊號。當甜度與卡路里吻合時,代謝反應與大腦反應都會變成最大值,而這個情況正正就是 75 卡路里,沒有加入麥芽糊精的綠色飲料造出;一旦甜度與卡路里並不吻合時,就會令大腦無所適從。而結果引發出更多的問題:腦部認不到且不被代謝的卡路里到底會積存在哪?

Small 表示,這些卡路里不會被身體當作能量使用,所以會儲存在肌肉、肝臟或者脂肪之中,但無一種是理想的儲存方法。整個研究的重點簡單點來說就是:與白糖同樣甜度但熱量較低的代糖,對減肥其實毫無幫助,因為甜度與熱量比例不似腦部預期,結果身體無法處理這些糖份,影響身體代謝反應。

另一方面,如果甜味劑阻礙碳水化合物代謝,發現可能是個重要機制解釋到為何進食高加工食品飲食的人有代謝功能障礙。研究又提醒,要分析代糖是好是壞,必須要根據情況而定,例如空肚飲代糖飲料與吃飽飲的潛在影響相信已大為不同。

但令人憂慮的是,為了減少添加糖份,食品公司正設計各種含代糖與碳水化合物混合的產品,如研究屬實,這些新產品很可能會破壞人體的代謝反應。

同時,這也解釋到為什麼現有的代糖研究結果互相矛盾。 2012 年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一項荷蘭研究發現,連續 18 個月每天飲用一次含代糖飲料的兒童,比每天飲用含糖飲料的兒童體重增磅較少,脂肪量也較少。不過,在大多數觀察性研究之中,飲用代糖飲料的人,尤其飲得最多的一批人,患癡肥、 2 型糖尿病與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極高。

支持代糖的人仕認為這些結果源自「反向因果關係」。他們指,癡肥人仕本身患這些慢性疾病的風險比其他人高;而且癡肥人仕很可能飲用化糖飲品來減肥,致使食用代糖看起來風險更高。

上述的荷蘭研究,兒童是在早上於學校飲用飲料,但報告並未交代他們有否在同一時間進食其他食物。正如之前所說, Small 的研究提醒空肚飲代糖飲料與吃飽飲很可能有完全不同效果。話雖如此, Small 的研究表明了大腦與身體系統互動方式其實相當複雜,既受代謝機制影響,但同時被調控。正如 Small 所說:「味道可以改變卡路里的代謝後果。」

想吃好西而無卡路里,可能只是個夢了;又,想要減肥,還是喝清水吧!

來源:
Vox, Study: diet soda can really mess with your metabolism, 10 August 2017

報告:

  1. Veldhuizen, M.G., Babbs, R.K., Patel, B. & et al. (2017). Integration of Sweet Taste and Metabolism Determines Carbohydrate Reward. Current Biology published online 10 August 2017. doi: 10.1016/j.cub.2017.07.018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