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約遊記】:圍牆內外  ──  伯利恆

2017/1/12 — 16:04

伯利恆與以色列接壤的圍牆,仍有士兵於塔上站崗

伯利恆與以色列接壤的圍牆,仍有士兵於塔上站崗

原本計劃逗留在耶路撒冷的最後一天到伯利恆遊覽,不過旅程的第二個意外讓我們大失預算。說起來有點尷尬:一個背包客,出發前固然會做足功課,看看行程會否遇上當地的節日。不過,今次遇上猶太教中的贖罪日(Yom Kippur) 實在全屬意外。贖罪日是按猶太曆法計算日期的關係,每年日期也不同,而我們所帶的Lonely Planet 版本 Yom Kippur 剛好發生在九月,因而十月出發的我們沒有為意。(故事教訓我們,Google 大神還是準確一點。)

要知道 Yom Kippur 不只是一個節日那麼簡單,全市將交通停頓,邊境暫停開放,市內雜貨店餐廳也大多關閉,完全打亂了前往伯利恆的計劃。那時我們在耶路撒冷只剩下一天半的行程,然後就要陸路過關到約旦。距離節日開始的日落,還剩下五小時,我們便急步走出舊城尋找巴士站。登車後,熱心的乘客告知定必要搭三時半的最後一班巴士,否則邊境關了,就要困在巴勒斯坦兩晚。乘231號巴士,可以免下車進入巴勒斯坦境內,其間會有軍人上車檢查。 我們不敢怠慢,馬上查找旅遊指南的所有資訊。

車窗外,遠著有黑煙冒起,或許對伯利恆的居民來說見怪不怪。

車窗外,遠著有黑煙冒起,或許對伯利恆的居民來說見怪不怪。

廣告

不消一小時的車程,便到達伯利恆的大街。甫一下車,遲疑的旅客便被成周遭的士司機的囊中物,伯利恆依山而建,地勢崎嶇,步行不是個多小時內可以完成遊覽的方法。一旦你與的士司機有眼神的接觸,他便會知道那是命運選中的對象,然後展開人生路不熟、你不能拒絕的遊說。霎眼間,我們已在的士車廂內,駛向第一個景點 — 邊境接壤的圍牆。

廣告

伯利恆在1995年納入巴勒斯坦的管治,卻被以色列所建的高將所包圍,牆的一邊是繁華高樓,另一邊是簡陋荒城,盡見兩地生活質素之別。與柏林圍牆相比,雖然同是圍牆,不過伯利恆的圍牆邊根本不是歷史遺址行人徑,歷史還在這兩幅牆之間發生,皆因兩國的圍牆尚未打破。到處堆滿著泥頭、家居雜物,教人難以想像為何這裡也算是一個旅遊景點。司機握著殘舊的旅遊單張,指手劃腳地介紹藝術家 Banksy 留下一系列知名的反戰塗鴉,如 Bulletproof Dove, Angel Sprinkling Hearts, Man Throwing Flowers 等等。不少也成伯利恆市內的景點,甚至有一間以Banksy 為題材的紀念品店,可是我們經過時已經人去樓空,全部拆毀。

塗滿畫作的圍牆四周盡是頹垣敗瓦,大多內容也是抗議以軍的暴行

塗滿畫作的圍牆四周盡是頹垣敗瓦,大多內容也是抗議以軍的暴行

Aida Refugee Camp 外的黑牆,寫滿巴國被殺的小孩名字

Aida Refugee Camp 外的黑牆,寫滿巴國被殺的小孩名字

Banksy 的 Man Throwing Flowers 只是噴在車房的外牆,每日車房工人還在努力工作

Banksy 的 Man Throwing Flowers 只是噴在車房的外牆,每日車房工人還在努力工作

巴勒斯坦的失業率逾20%,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少以色列約12倍,的士司機或許是收入比較高的一群。 載我們的司機十分健談,英語也十分流利,從他口中得知,以巴兩國依然偶有衝突 ,駛過的足球場上掛著鐵絲網載上很多個鐵罐,「那是催淚彈罐來的,每個星期他們還是會發射催淚彈 到我們那邊」。不時我們著緊地看錶,深怕錯過最後一班回耶路撒冷的大巴,司機卻拍拍心口說「我生於伯利恆,這是我的城市,沒有人比我更認識這個城市」 ,更話無論如何也會準時載我們回到巴士站,不然就要到他的家住!

他說很多猶太人也趁贖罪日到巴勒斯坦旅遊,因為以色列那天可以用停頓來形容。就在駛往耶穌誕生的聖誕教堂的時候,街道上排著長長的車龍,那時,司機駛向一條小路,還跟我們說:「這是一條單程路,被警察看到的話可要被罰款!」然後他便把車掉頭,向後倒駛數百餘米,車速卻快得要很。我倆也驚魂未到,他突然把車剎停,原來街道最後的彎位有個警員正站崗。當我們還在擔心若交罰款的話,我們會不會是共犯,司機把車緩緩駛經,更向正在與警察對話的途人打招呼!他把頭縮回車廂才跟我們交待,他的叔叔正在跟警察談天。

一彎之隔,我們終於抵達聖誕教堂,不過半個教堂也被水松板所圍上,內裡正進行翻新,尚未定驚的我們也趕快便返回車上。回到巴士總站,司機跟附近也即將收工的同行打招呼,其中一個更跟我們說「他是伯利恆最好的司機」,說出這句話後我們相目交投,不知這是歷險還是驚險而已。

不同的標語和訴求也能在伯利恆圍牆上見到

不同的標語和訴求也能在伯利恆圍牆上見到

回到耶路撒冷的巴士站,天差不多已經著黑,街上不同店鋪拉閘的聲音響起,電車站的告示牌已經放著列車服務暫停的訊息。我們找到一間仍未關門的雜貨店,不少即食麵和罐頭也搶購一空 ,東主忙著招呼前來購買未來三餐食材的遊客。回到旅舍,旅舍職員也在收拾行裝,告知我們旅舍要到節日結束才有人回來值班。電車駛過的嘈音消退,天空的深藍漸漸轉黑,我們將在耶路撒冷迎來最安靜的一天。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