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食黑心豬 佢食黑毛豬

2017/3/30 — 13:57

黑毛豬(資料圖片)

黑毛豬(資料圖片)

本來應該接着再談我們中國人吃飯吃得有多麼「閒」,但最近看了一些新聞,有如骨鯁在喉,實在是叫人閑不起來。比如巴西黑心肉事件,消息一出,全球恐慌。不只多個國家即時禁止進口巴西凍肉;而且還有不少商鋪食肆自動自覺,主動停上發售來自巴西的肉食,算是對得住良心,對得住商譽。

可是你看別號「廿蚊張」,代表飲食業的立法會議員張宇仁說甚麼:「我哋眼見到,手摸到,鼻聞到,如果有問題,唔會煮畀大家食,所以大家唔需要擔心係咪真有事,係咪要落架」。換句話講,他叫我們只要信,不要怕,要信全港飲食界都好有良心,而且眼耳鼻都很靈敏,不會靠害。但問題是你們這群堅守界別利益的高貴選委,都不相信口口聲聲「相信香港,相信我們每一個人」的曾俊華啦,又憑甚麼要我們相信你?

不必吃凍肉的人,當然不怕有問題的凍肉。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背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我們不能勉強,也沒有理由去勉強每一個人都能通曉其他人的生活。你一向食開西班牙黑毛豬唔係問題,你不知道今日街市的菜心幾蚊斤也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唔知米貴的人,居然可以決定所有擔心米價的老百姓的命運。幾年前曾俊華都未知一碟粟米斑塊飯幾錢,為了競選,他起碼算是搞懂了「男人的浪漫」的售價,知道50蚊一碟「確實不算便宜」。但負責推選特首的選委呢?離地的你們又憑甚麼去決定貼在地上的蟻民該怎樣活下去?喺香港地食飯,一餐飯的價錢有七成係拿去交租,這算是常識吧。

廣告

那麼掌管全港飯價的大地產商知道一般百姓的生活嗎?嘉華國際主席呂志和最近被記者問到年輕人置業的問題,他一開始還算講得有紋有路,明白一家三口起碼要住400呎樓,上車盤500萬左右(那當然,啲樓係佢有份起,佢有份賣o架)。但他接下去的那句話可就真是荒腔走板了。他竟然告訴記者:「你起碼都有4萬至5萬元薪金,只要儲5個月,幾個月頭就得首期」。記者大概算是這些權貴接觸得比較多的「一般人」了,可是他們就連記者人工的行情都搞不清楚,你還能期望他們甚麼呢?曾俊華的選戰被人稱為發夢。果然不錯,夢想不能當飯食,夢醒之後就是殘破冷酷的現實。便連李嘉誠最近都忍不住慨嘆香港變質,冇咗理想。為甚麼香港人失去了理想?為甚麼香港人連做夢的氣力都沒有?他老人家的判斷倒是準確的,他說那是因為香港現在「只係炒樓,整高的樓宇,或者賺多啲」。

看到電視裏的這一幕,我也差點忍不住哽咽。

廣告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