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免於「封殺」的恐懼 從打破演唱會壟斷模式開始

2016/7/13 — 12:00

上月Lancôme事件,從四方八面傳來鼓勵和支持,當中夾集著許多擔心,還有不少冷嘲熱諷。關心我的,擔心我從此無運行,對我沒好感的拍爛手掌,大概心諗「今次妳仲唔死!」。選擇企硬作出回應,惹來各種「怕得要命」。不是我自己,而是旁人個個怕得要命。大家認定了:「得罪」大陸+趕走客戶=死路一條。

面對這個行業以及許多香港人的妄自菲薄,我是慨嘆的。

為什麼我們如此擔心「封殺」?因為害怕。為什麼如此害怕?因為覺得沒有選擇。為什麼覺得沒有選擇?因為我們從來害怕想像。

廣告

又奇怪,站在風眼中的我,一直對所有攻擊手段處之泰然,見招拆招,從沒一刻覺得走投無路。雖說是別人眼中的「雙失廢鐵」,但其實這兩年來做到無停手,比起風平浪靜的那個我,變得更靈活。單靠著香港市場,雖不算大富大貴,但也是健健康康肥肥白白啊。是要多花腦筋、親力親為,但有沒有因此而要節衣縮食?答案是沒有的。

人到了絕處豁出去,把一切恐懼拋諸腦後,才會發現一直都沒有看見的可能性。「沒有大陸市場你死硬」,只是不肯變通的人的迷思。

廣告

好,就假如,我這兩年的轉變,還不夠你認同這個說法,那就用我今年十月紅館演唱會,再狠狠地實驗一次吧。

先介紹一下香港演唱會的做法。

大家有買演唱會門票的經驗吧?座位表上那片黑海,夠讓你反枱吧?當紅歌手有N個大品牌搶住贊助,幾個大財團,用一百幾十萬的大金額,瓜分80%門票,而小市民,就要爭崩頭去搶那剩餘的20%,按比例計,一場只有一二千門票放出街賣。最當紅歌手開個十場,等於幾百萬人爭兩萬張飛,點搶?這種資源分配失衡,有沒有想起社會的哪些現象?

搞一場演唱會,要好幾百萬製作費,公司要確保收支平衡也無可厚非。在健全的社會中,的確是沒有問題的。但當現今整個行業嚴重傾斜某市場,而這市場更要大家封嘴不批評,才能確保「飯碗」不被打爛,那問題就來了。音樂是創作,需要自由思維。當說每句話都有所顧忌,連個性都埋沒了,最終做出來的,還是最真誠的創作嗎?作為用心的歌手,你希望進來看演唱會的,是板著臉的財團老闆,還是真心追隨你的支持者?

都是商業決定沒錯,但宏觀地看,縱容各種壟斷,造成對某些強權的單一依賴,到頭來,是苦了行業、苦了歌手、更剝奪了大眾的選擇。

我就偏偏不信邪。Lancôme事件後,沒有大財團敢碰我,大家怕被連累,又如何?既然這樣,就順理成章打破那大家以為「唯一」的壟斷舊模式。沒人敢獨家贊助,就將「獨家贊助」分拆上市,變成幾十個甚至幾百個「獨家贊助」,開放本來單一的渠道,讓各個平時進不了門檻的本地中小企,甚至是個體的有心人,來個「集體獨家贊助」演唱會。

不需要一百萬幾十萬,只要你有$15000的基本資金,就可以加入「集體獨家贊助」我。這個贊助,包括門票、宣傳品上的冠名鳴謝、還有我對你品牌的「Q 嘜」認證。你的支持,我必雙倍答謝,用自己方法為你代言。

這兩年來,靠著香港人的支持,才能持續地實現我的想法。是你們,幫我證明了,我對這個地方的信任,是對的。這次,將我這個演唱會的話語權,還給與我擁有共同理念的大家,再也理所當然不過。

集體獨家贊助何韻詩2016演唱會計劃,現在展開。

(贊助計劃詳情將在HOCC FB page正式公佈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