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到馮教授家中作客

2018/4/11 — 13:32

資料圖片 l Jotam Trejo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Jotam Trejo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今天晚上師傅約了棋界的前輩晚飯,馮教授、陳校長、楊老師、何老師以及師傅一行人到北角。飯聚間聊了很多自己出生以前下棋的事。那時剛開始學下棋,聽過讀過很多前人的事,有時悔恨出生太晚而無緣經歷過回歸以前的風光,那時文風棋壇盛行多少好手逸事,都只能在小河淌水中讀到。

飯後到教授家中作客,看見不論是客廳飯廳和睡房都放滿了書,足見前輩求學讀書的精神,還道是很多書都是古本,不像現在的書一樣白白淨淨,看上去讀上去特別有味道。因為下棋,又說到了很多棋發源的問題。馮教授說圍棋源於中國,而我補一句說堯帝創圍棋。

「不,這說法不可信,那時候還沒有文字紀錄,要到孔子年代附近的紀錄,那才能作准。堯舜那個年代的人,不能盡信。」馮教授一副訓詁的樣子。這時候留意到桌面夾了一張紙條,寫了「閱報」,還以為是馮教授健忘要提醒自己。才剛想起大門就開了,原來是張教授回來了。兩位教授都飽讀詩書,就算開個玩笑都要引經據典:

廣告

「這就是我們的小紙條,到哪裡都寫給對方」馮教授說

「可是他卻只寫『月布』,哪像我」張教授抗議道

廣告

「我這是六書之中的假借,那算是一種修詞技巧」馮教授辯解

他們的家中除了書,便是和兩個女兒及孫兒的合照,好像這就是人類最幸福又最寂寞的風景:新婚之之後有幸福家庭,而貶眼間兒女長大外嫁外娶,又只剩下夫婦兩人過活,桌子上盡是和女兒們小時候的生活合照。我說此情此景讓我想起陳之藩教授寫《寂寞的畫廊》,而張教授笑而不語。

何老師之後又和馮教授聊了很多下棋的事,說現在年輕人都玩手機不下棋了。兩位前輩聊天時,我興致勃勃想要找楊老師下棋而不得要領,之後師傅陪我下了一盤。下棋的時候雖然楊老師之前說不下,可是到真的下棋又趕忙拍照要諸辰和許昱華在微信幫忙,我笑說楊老師怎能這樣,要我怎和世界冠軍們比拼,陳校長則在一旁觀戰默然不語。(參考

自己有成就自己說不見得本事;自己有成就而經別人說出來那才珍貴,而退一萬步如果別人最終也看不出來就算你自己說了也沒用。有時候自己亦有這樣好名的毛病,惟多拜會前輩,多聽聽他們說自己的故事,就算自己沒有靈氣,耳濡目染總能有點頓悟。

想來自己到了二十六歲,其實人生如果能像馮老前輩一樣,有幸福家庭工作上有成就,於願足矣。以馮教授的人生閱歷而言,其實大有於現在年紀向人吹噓的本錢(換著是我老了,如果有他的成就也許也難忍得住口,會忍不住向別人說長說短的),但他是位謙謙君子,而他名氣著實也大得不必說什麼,而別人也懂得他的經歷和成就。

別人的才能或者未必學得來,但做人謙虛樂觀,總有還能更用功的地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