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問者自問

2018/4/25 — 13:05

作者圖按:我第一本出版的書《風轉西藏》,獻言的部份。

作者圖按:我第一本出版的書《風轉西藏》,獻言的部份。

我在西藏經營咖啡館,每天看到不少旅客,問著我類似的問題。問題其實都是重重複複,逐漸我發覺,他們發問的問題,往往都是他們最關心的話題。例如有人不停問:「你長住拉薩,不覺得悶嗎?」其實他想說的,是他覺得這裡真悶。對香港的遊客來說,除了典型的租金、面積、手續等問題外,最多人問我的問題,大概就是這個:「你來西藏開咖啡館,你家人反對嗎?」我聽到這個問題,總覺得很奇怪。家人為甚麼會反對呢?家人為何要反對呢?

從小到大,家裡給予很多自由,中學是自己選的,記得當時刻意選了一所跟姐兄不同的中學。母親知道後,只問︰「上學方唔方便?」我說方便,她也沒甚麼反對。 回想中五那年,午飯後老師要開特別會議,學校休假半天。下午兩時多,我打電話給同學,接聽的是其母,她詫異地問︰「你咁早打電話畀佢,唔駛返學?」我覺得沒甚麼隱瞞,如實說︰「今日早放學嘛。」翌日回校,同學生氣地說︰「阿剛,我被你害死了!我阿媽唔知我早放學㗎!」我很驚訝,這個同學平時如此頑劣,原來要瞞著母親才能偷得半日閒?那時我忽然覺得,家母給予我很大自由。

記得有次在咖啡館,有個客人說到她的侄女想學韓文,但家人都希望她讀設計。客人說:「讀設計才有用嘛,韓文學來有甚麼用?」客人好像想得到我的認同,問我意見,我說:「其實學設計和韓文,似乎都是沒甚麼用。那不如她想讀甚麼,就給她讀甚麼吧。」如果你逼她唸設計,她將來發現設計沒用,會怪你一輩子;如果你讓她唸韓文,她將來縱然發現沒用,也不會後悔。

廣告

至於我來西藏,家人有否反對呢?其實當時跟母親說自己想去西藏開店,純粹閒話家常,交代一下情況,也不是請求批准,母親只是叫我小心,過程不用拉鋸。從小到大,我們都是這樣相處,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前,不用商量。

家母知道我去西藏,當然不會由衷贊成,她不會說︰「好啊,你就去西藏!」但重要的是,她從不反對。母親不愛旅遊,她可能一輩子也不明白,為何生出的孩子,要到處闖蕩,走一條跟別人不同的路,但她也不一定要明白。

廣告

這幾年,很多港人到拉薩旅行,都會來訪我們的店。有時跟家母通電話,她說,今天跟某人聊天,提到西藏,對方說在西藏有個香港人開咖啡館,母親高興地說︰「佢係我個仔啊!」數年前的春節前出版我的第一本書,書的首頁寫著︰「謹以此書獻給老媽子,你的愛讓我們幾姐弟的生命,無限驚喜,美滿幸福。」

母親事前不知道有此獻言,我們到銅鑼灣一家咖喱屋吃飯慶祝新書出爐,她摸著新書說︰「紙質幾好啊!」隨手翻了數頁,看到《獻言》部份,定睛地來回讀了兩三遍,口中唸唸有詞地讀著︰「謹以此書獻給老媽子……」翌日早上,媽媽在桌上弄了一些早餐,留了一張紙條,溫馨地寫道︰「仔仔,我給你弄了早餐啊!」

我總覺自己幸運,母親縱然不同意或不明白我的決定,但也從來沒有要我改變,始終讓我走自己想走的路。每當有人問我︰「你家人反對你在西藏開咖啡館嗎?」我會答︰「不鼓勵,但支持。」說實在的,其實若然真的要反對,估計也反對不來,但事情的走向,難免略為負面。

想深一層,每個問題,都反映了自己的背景及價值觀。現在每次聽到這種提問,總會忍不住回問他:「你做事情,經常要問准家裡同意嗎?」對方本來是提問者,聽我這樣一說,往往就搖身變成敍事者,把他與家裡相處的私密故事,一五一十向我道出及分享。

所謂問者自問,發問的人,問的對象往往不是我,更非期待我能給出甚麼回應,他只是在尋找自己心底的答案。
 

原文2017年12月刊於作者facebook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