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垃圾做的玩具,你敢不敢玩

2018/4/19 — 21:39

提起印度,大部份香港人猜想對它的印象都不好:新聞上報道的都是強姦、殺人、環境污染和貧窮。但另一方面,也許沒有多少人注意到,不少印度人都開始在西方各行各業身居要職,而他們亦不是從小就在外國生活,Undergrad都在印度讀書才到外國去。

對比起印度的崛起,他們在教育方要其實比起香港資源要少得多,然而卻比香港要取得更大的成就。就算有著世界上排名頂尖的大學,有著政府給予的土地和基建,香港的教育和科技發展似乎還是處於起步階段。要是說英語國家的優勢,倒是不見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有在職場之上印度人現在的優勢。要是說人多好辦事,中國人在西方職場上不見得如印度人能上位。

我想,印度之所以能以少勝多,關鍵在於他們能動手動腳,有種Bollywood 電影形式一樣的”Can Do” 精神。這個看法剛好就在常喝的心靈雞湯

廣告

微信之中有一個群組當年見工時常常看,直到現在還在還是讀得津津有味。有時候寫文章都是一種吹牛,看多了就會寫,寫多了就能做,做多了真的就知,知得多了更會看。(參考)國內網站就算再可讀,有時候還是有很多防火牆,看不到的話用這條Link

作者本身在一家教育初創機構工作,本身就常常找尋教育方面的資料和訊息。有一張令她特別注意的圖片,是一張用磁石令鉛筆在空中飛起來的照片。還有一個女孩因為對這小實驗做報告,獲得了一個工程展覽的第二名。

廣告

作者再深入的找,發覺原來發明人Arvind Guputa很早以前已經接受過訪問,在TED之上講述過自己有關於從垃圾發明玩具的念頭。(參考

他其中的一段話最發人發省,他說:

「現在很多的大型博物館大多數的項目都是只供展示,如個一個小孩子花了三個小時去看激光裝置、玻璃儀器,到他回到家中之後會感到無力或無助。因為他回到家中之後什麼都不能做,什麼也不能帶進他自己的生活之中。這些巨型的機構,不過是一種權力和財富的炫耀,而不是作為教育小孩子讓他們喜歡學習。在一份報紙之中,我們也可以通過剪紙做出各種幾何圖案,做出各種各樣的小動物和昆蟲。這就是幾何學,而不需要過多的言語」

你或者會覺得這只是小玩意,沒什麼大不了,那麼你就應該看看另一個例子就是文中提及的Foldscope。用簡單的設計,使落後地區都能有機會使用現在昂貴而易損壞的儀器才能用的技術。(參考

看到這見例子,想起之前討論過遊樂場越來越安全而不好玩的新聞,想起香港政府那些以為建成了就自然而然能有科研人材的數碼港和科學園的想法,想起現在學生教育水平越來越高而常識以及作為一個人的能力越來越低的現實。

印度一套「打死不離三兄弟」,卻成為香港人教育之中多少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恰好成了一套香港的反「正面教材」。現實之中不妨多冒險,多做手動腳,而不必覺得只要有GDP就能買到一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