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六章 1997-1998)

2017/1/11 — 14:59

東京市區(資料圖片)

東京市區(資料圖片)

東京的吸引力好大,大到一個地步,呢個暑假,我幾乎無諗起過李嘉慧,少少啦,亦只係偶然掛住朱千雪。通訊方法少,有少的好,你傳whatsapp,傳fb msg,傳乜傳物,太輕易,你夜晚瞓唔著,忍唔住,想搵人,就好自然不用考慮太多地搵了。唔同你打電話,要驚嘈醒人,嘈醒埋個人的家人,你會有好多擔心,假如你有少少顧慮他人感受的能力的話。

個腦,只係諗住東京。也很合理吧。我之前最遠只係去過石岐食乳鴿,澳門都少去,咁你話去東京係幾咁大嘅一件事。我就非常期待,我知道小清都好期待,就係大叔好似一直都無乜代入感。終於,臨出發前三日,佢打電話來,我就知發生乜事了。

廣告

「喂,我去唔到東京啦。」「吓,唔係啩?團費都交晒啦喎。」「交晒都無辦法,我去,死人都似。」「做乜事呀,你屋企有事?」「條女呀,佢知道咗我同小清一齊去,發晒脾氣,話如果我係都要去的話,就死俾我睇。」「咩料呀?我都去㗎嘛,又唔係剩係得你兩個。」「唔知點解,佢估到我想溝小清呀,咪驚我喺東京會同佢搞出事囉。」「咁你咪順便同佢講分手,名正言順同小清一齊囉。小清又唔係唔鍾意你。你之前都話想同你女友分手㗎啦。」「我講吓啫,其實,我都冇諗過要同佢分手。」「妖,我都知你條友,乜都想拖住先,最好拖住兩個,正印接受有小三,小三又唔要求做阿大。」「有邊個男人唔係吖?」

大叔又確實講得好有道理。我唔敢代表所有男人,我代表我自己啦。我好容易鍾意人。因為你生得靚,會鍾意;因為你笑得甜,會鍾意;因為你安慰了我一句說話,會鍾意;因為你好慘,會鍾意。因為你性格特別,會鍾意。因為傾到偈,會鍾意。再數落去,數多一百樣都得。同一時間,可能可以鍾意十幾二十個人都唔出奇,咁當然程度有分高下啦。不過,一旦鍾意咗一個人,就好難突然話唔鍾意,因為個鍾意,夾雜住太多不同情緒,例如習慣,例如感恩,例如怕煩,例如唔想自己做罪人,例如害怕,再數落去,數多一百樣都得。即使真係分得成手了,可能有一段好長時間,仍然會拖住新的女朋友,懷念舊的那一個。那種懷念,並不完全因為愛,可能只是一種擔心,或者不捨,或者純粹惰性。花心而長情,我信是男人的主流思想。重覆一次,不代表全部男人。女人相反,一斷,一話唔愛,真係可以唔愛,尤其是有新歡時,可以一腳踢到個舊愛上月球,什麼都封鎖晒,彷彿之前五年的事,無論好事壞事,從來未發生過。那種絕情,係好恐怖,但可能是好事,雖然好得痛苦。

廣告

「咁小清知道未呀?」「未呀,都唔知點同佢講好?」「咪照直講,話你女朋友以死威脅,唔俾你去囉。小清又未係你邊個,佢可以點呀?」「最弊唔係呢。」「唔係乜呀?」「唔係唔係我邊個呀!」「唔係啩?你兩個一齊咗?」

唔知點解,嗰一刻,我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憤怒。雖然,自己很明白,原則上,佢兩個拍拖好,就算結婚都好,都無必要通知我。跟以前陶大宇或小豬的情況有好大分別,大叔冇鼓勵我溝小清,我亦冇溝過小清,我都冇鍾意小清,我只係當佢妹妹咁看待。但可能是以前的陰影仍未消散,當再一次出現被蒙在鼓裡,感覺仍很難受。我尤其嬲小清,一早提咗佢唔好咁快同大叔一齊,一定要等佢同女友正式分手先,佢係要唔聽,咪害死自己囉。

「咁你諗住點呀?咁小清即係擺明係想同你去東京先去啦。」「咁又唔係,佢本身都好想去。咁我咪同佢講我屋企有事,你同佢去住先,我下次再陪佢去囉。」「嘩,你咁信我呀?」「我知你係乜嘢人啦,如果你唔知我同小清嘅關係,你仲可能會對佢動心。而家你知佢係我女朋友,我寫包單你唔會掂佢。」「你係咁嘅原因,先講俾我知你同佢一齊緊?」「咁又唔係,我本來都打算同你講㗎啦。唉,總之,乜嘢都等你哋喺東京返嚟先講啦。」

小清知道咗件事之後,當然唔開心啦,但係佢以為大叔去唔到係因為伯母病咗,咁大件事,只好怪唔好彩囉。真係純情到極。好彩,佢都信得過我,話同第二個男人一齊去的話,佢就一定唔去,但係同我去,就好放心。「點解呢?點解同我去旅行,你就覺得好放心呢?」在機場跟成班團友等check in時,我問。「係人都知你瘋狂迷戀朱千雪啦,你點會鍾意第二個女人喎。」唉,真係純情到極。至少犯了兩個錯誤。第一,我瘋狂迷戀朱千雪的同時,不代表不可以不戀其他人。第二,就算我不戀其他人,也不代表不可以搞其他人。女人常用女人的思維模式去猜測男人;男人又常用男人的思維模式去推斷女人。我開始懷疑,其實同性戀才是最終極的理想戀愛模式,互相明白對方身理及心理需要,痛苦至減少一半。

上機了。第一次搭飛機,竟然是跟一個非女朋友,甚至是非愛戀對象,又非家人的朋友出發,估都估唔到。朱千雪在香港,李嘉慧呢?應該快放榜了。由東京回來香港之後,Year 2時,會不會日日夜夜也在大學碰見她跟陶大宇拖住手行來行去?耳仔開始痛,心情有點緊張,背後的BB在哭,我吸一口氣,拎本旅遊書出來望,雖然,明知跟團旅遊,大部份時間其實在旅遊巴,未去過,也是好的。我偷偷望一望坐在隔離的小清,她好像很高興,但不知是反光折射,還是心理錯覺,我好似看到她的眼睛下面,有一道淚痕。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