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奇蹟男孩》— 在正確與仁慈之間

2017/12/15 — 17:20

《奇蹟男孩》海報

《奇蹟男孩》海報

【文:程思傳】

「當要從正確與仁慈之間抉擇……選擇仁慈」(When given the choice between being right or being kind…choose kind)──看到這一句,注定《奇蹟男孩》(Wonder)應該是最近看過的電影中最溫柔的一齣。

改編自R. J. Palacio所著的同名小說,《奇蹟男孩》談到因病而不斷出入醫院的Auggie(Jacob Tremblay)──經歷了二十多個手術後,雖然沒有生命危險,臉上卻留下了一個個的印記。

廣告

導演Stephen Chbosky擅於描寫青少年的成長。自編自導的《少年自讀日記》(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拍下三個邊緣少年的成長,堅定的溫柔,正是以上學為始;《奇蹟男孩》雖不再討論青春期的苦澀,同樣以上學作為轉捩點。

何以從學校切入?除了上學是一般小童至少年的指定動作,也因為學校的功能,在學習知識之外,也是讓人學習人際關係的地方──離開家庭的護蔭,走進了朋輩的世界,以自己的方法與人相處。也就是,透過這個地方,我們結識朋友,也透過這個過程呈現自己的不同問題。

廣告

雖然同以上學為切入,兩齣電影取向不盡相同,相對於《少年自讀日記》談成長的苦澀,記下了幾個邊緣少年在困難與疑惑中徐行──對著這群沒有自信的少年,電影強調了獨特的重要;然而,在《奇蹟男孩》中,導演換了一個角度,沒有強調Auggie的不平凡,而是展現了他的平凡。

這是電影的溫柔。Auggie 要學習接納自己的不同,也要知道自己與別人相似之處 ──他所面對的困難,需要學習的事,其實與其他人無異;換個說法,其他人同樣面對困難,沒有因而生活得比Auggie容易。這是電影一而再再而三地討論,Auggie的確有他的困難,但也藉著幾個角度談到其他人的問題:Jack Will(Noah Jupe)在意同學的目光,Via(Izabela Vidovic)被好朋友冷待,Miranda(Danielle Rose Rusell)無法接受家庭的轉變──困惑的從來不只Auggie,而是每一個人必經的階段。

正因為每一個人總會遇上困難,有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刻,於是「當要從正確與仁慈之間抉擇……選擇仁慈」這一句才顯得重要。這是老師對學生的教導,戲內自然針對欺凌Auggie的人。然而,想深一層,這一句吊詭,為什麼當要在正確與仁慈之間,應該選擇仁慈,而不是很多人所推崇的正確?難道正確的事不都是正確嗎?

換一個說法,比較容易理解:在正確與仁慈之間,應該把仁慈放於正確之上──正確談論的是處事手法,仁慈則是對人的態度。正確固然重要,但若然只執著對錯(事),而缺少了對人的關懷,最後就落得一個自以為義的境界。舉一個例子,就如那個票控外判康文署清潔工倒水的食環署職員。

《奇蹟男孩》的確正面樂觀得有點夢幻,毫不真實,卻是這個社會所欠缺。從喜歡戴上頭盔,讓人無從窺探他的容貌至後來能夠在學校結交朋友──Auggie看見了自己與人的不同,但也認知了自己並沒有與其他人不同;他的同學也從取笑恐懼之中換為接納。很多時候,人生出現問題,不是因為無法達至「正確」,而是感受不到「仁慈」──缺乏被接納,因而沒有安全感,因而不安,因而走向另一個極端,電影卻溫柔而堅定地說明,要解決問題,有時候只需要一個微笑,一次握手,一下走近。

 

Facebook Page:《程思傳的偽文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