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版北上尋歡

2017/11/2 — 10:29

背景圖片來源:《姊妹欲蒲團》劇照

背景圖片來源:《姊妹欲蒲團》劇照

怎乜都關「十九大」事?

上星期上深圳,除了例牌買老翻 DVD(我仍不慣用機頂盒看劇),又去銀行辦了張銀聯 debit card,多年前在深圳買房子時還剩下一些存款在國內銀行,原來是有入冇出匯不出來的,人窮思舊債,終於的起心肝出張卡用消費去清乾戶口的餘款.之後再上一向光顧的影碟店,竟只疏落點綴式擺放一些 CD,不似做生意,原來十九大期間連老翻都要讓路暫停買賣,真不明白翻版碟和十九大有何關連?以前在此類「嚴打」期間,店員會帶熟客去隱蔽的樓上舖 business as usual,今次連這些秘密交易都沒有了,集時代果真更嚴厲。

回程兩手空空在火車上,兩個中年女士和我面對面而坐,車未開她們已講個不停,當中聲量特別大那位(就稱她為 A 女士吧),更不斷通電話、發訊息......大半小時車程未曾試過閉咀,起初聽落好像是 A 女士返香港後會上她身旁 B 女士的家洗頭、換衫,然後再折返深圳,但那時已過晚上九點了,她們如此頻撲回去做甚麼?

廣告

繼續聽下去,A 女士打電話去一間「鳳凰台」訂包房,然後又打另一電話用「還可以」的普通話和一個叫 Alan 的人相約/安排稍後「鳳凰台」的活動,傾掂後她跟 B 女士說這個 Alan 廿五歲,好靚仔㗎,面上表情甜到漏油,我才恍然大悟她們是北上尋歡女版一族,再聽下去她們原來還有一個 Whatsapp 群組,A 女士不斷用錄音功能與其他組員相約在「鳳凰台」會合,她們當中有人關注消費問題,A 女士在這方面似乎很有心得,話有平有貴,「睇吓開乜嘢酒」,「啤酒就最經濟」,又說「俾佢哋每人三百蚊」,應該是陪酒陪唱的酬金吧。

A 女士又說她不能返家梳洗,「一番到屋企我個女就唔俾我出嚟㗎喇」,然後又打電話給女兒說阿媽今晚去 B auntie 處打通宵麻將,聽日先返。一直擾攘到列車在九龍塘站停下來,兩人才驚覺已抵目的地,趕忙衝出車廂。

廣告

真是一次娛樂無窮的車程,我驚訝的是這兩位女士怎會如此肆無忌憚,旁若無人大聲講一般人只要留心聽就即可 put two and two together 的「私隱」,特別是那個 A 女士,除了聲音大,更開心到處於半失控狀態,似是忍不住要向全世界宣示她是活得多開心滿足,反而身邊的 B 女士仍有點顧忌,不時偷看我的反應,我全程一直對住個電話按掣,令她稍安心,其實我是在儘量記低她們outrageous 的談話内容, Whatsapp 給朋友分享今次奇遇。

這兩位女士的打扮是比「師奶」高級,屬住私樓的中產階層吧,說話有點粗俗,可能丈夫是撈偏,年輕時兩人在尖東做小姐後來從良也說不定,但怎都好,如此全無羞恥心公開 wash dirty linen(如果 dirty 太貶,用 soiled 也可以),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我絕非作道德裁決,她們能放下身段享樂,不讓她們可能已包了二奶的丈夫專美,都算是一種解放,我還是有點羨慕的,而且客觀來看也很應該及時行樂,再猶豫不決,市場通漲,就快三百元已買不到甚麼了。但正如我 Whatsapp 的朋友慨歎,人總要有 common decency,怎都不能跌穿底線,在公開的環境大鳴大放,那種「話你知」的心態,已超越失儀了。

這兩個女人本來是從深圳返港的,那麼之前,下午時她們在深圳做甚麼?按摩?跳舞?竟仍意猶未盡,忍不住要再返?嘩,心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