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乸」住個大家樂外賣袋返 office 而不失霸氣

2017/8/29 — 15:06

作者供圖

作者供圖

為什麼中環這個所謂金融中心的中心地帶也會有大家樂這等廉價連鎖快餐店?Come on,what kind of question is that?答案好簡單,中環有大家樂,因為中環人都會吃大家樂。

第一個原因,大家樂好吃,好吃的東西就自不然什麼人都會想吃,多人吃便有生意,有生意便付得起租金,付得起租金便可在任何一個地方插旗。第二個原因,中環有月薪 400 grand 的天之驕子,也有時薪 0.4 grand 好想嫁個天之驕子的的 Cinderella,如果中環淨係得 Robuchon 同 Inagiku 嘅話,咁你叫買對 Rupert Sanderson 之後已經冇咗四份一人工嘅 Cinderella wanna-be 平時食乜?

講笑啫,月薪 400 grand 都會食大家樂嘅。

廣告

食大家樂呢件事好平常,沒有值得深究的地方,而我想解開的千古謎團其實是另外一個話題。

話說,某天在等待升降機的時候,突然收到一個短訊,是 fixed income 那邊的台灣妹發過來的。她說:「剛看到你,但今早沒化妝,所以沒跟你打招呼。」沒化妝?我要看,發張照片過來。十分鐘後收到相,好明顯美圖美到爆咗。

廣告

還是請你化妝吧,我說。

「真有那麼醜嗎?」然後是一個流淚的 emoji。

就是剛好相反,太甜了,要是你每天不化妝,我怕我忍不住經常都要下來看一看你,這會很影響我的工作,所以請你還是化妝吧。

「你的嘴巴才是太甜了!」

姣婆遇著脂粉客的故事未完,而我想說的重點其實在後面。

「今天很忙嗎?」她問。

還好吧,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見你拿著外帶,覺得你該很忙吧,加油!」

故事說完,看到重點了嗎?

看不到的話,我再 recap 多一次:「見你拿著外帶,覺得你該很忙吧。」

有些人拿著大家樂的外賣袋,會給人一種「摺」的感覺,即是「摺埋」,即是沒有 lunch appointment,即是頹到銀河系的黑洞裏去;有些人拿著大家樂的外賣袋,依然神氣颯颯,風度凜然,即是一看便知你是忙而不是摺。

十年前。

作為一個新人,一星期有三天都是沒有 lunch buddy 的可憐蟲,但因為極度 self-conscious,所以就算沒有人陪食晏都會獨個兒走到老遠的麵檔「避世」。某個下午,正當又準備避世的時候,我在升降機前面遇到老細的老細的老細,那張友善但權威的面孔永遠印在我的腦海裏。

「冇約人食 lunch 咩?」他問。

「今日冇。」我一開口已經後悔,萬一他其實知道我是摺無可摺的 lunch loner 點算。

「我買飯盒,一齊啦。」他說。

月薪起碼一球,而那個專門服侍他的 executive assistant 分分鐘仲搵得多過我,再加上一頭 Don Draper 般的 executive look,我很難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夢。

沿途,他問了我的背景,也分享了他如何紅褲子出身做到今時今日。一起拿著外賣回公司的時候,我不其然留意到很多人都會向他投以一種欣賞的眼光,而終於我也忍不住問:「董生,點解你攞住個外賣袋都可以咁型?」

這個鞋擦得恰到好處,他大笑兩聲,再對我上下打量,漫不經心地說:「提我陣間畀個電話你,打去話係我介紹,佢哋會計到最平畀你。」

那個是他的裁縫電話。

原來,如何「乸」住個大家樂外賣袋返 office 而不失霸氣,靠的就是一件度身訂造的恤衫。

很多人連什麼面形配什麼 collar shapes 都不懂,更不用談到 cost per wear 這個細節了。低價的恤衫越著越走樣,高價的 cotton 卻是在獨特的氣候下培植出來,你洗多幾次不但不會走樣,反而會越來越柔軟貼身,是穿過一次便不能回頭的體驗。

還原基本步,就算再不講究也好,也不要連怎樣 tuck in 自己的恤衫也不曉,男人老狗搞到一舊二舊圍住條腰好似著芭蕾舞裙咁,何必呢;穿 button-down的恤衫沒什麼大所謂,但唔該唔好打埋呔,見到真係想兜心口窩你兩錘。

不過最慘不忍睹還是星期五,有啲人可以著 casual wear 返工。著恤衫唔一定要 tuck in,但如果你唔 tuck in 嘅話,一定要確保你件恤衫唔會長過你手腕,否則你著件睡衣返工可能會仲好睇。

完美地穿著一件完美的白恤衫,唔好話乸住一袋大家樂,就算乸住一袋護舒寶,都依然可以不失霸氣。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