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你是Kelvin

2018/3/22 — 18:34

資料圖片 l Andrew Kennett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Andrew Kennett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有一位同學去了英國的寄宿學校,料不到竟然令你上了人生真正的第一課。

很小的時候,在香港讀書,你總以為生命就會這樣繼續下去,人不會分離。直到上了中學,F2那一年,課室裏少了幾個同學,還包括成績一向一般的Kelvin。

他從小一開始與你同行或同班,直到這一年悄悄的分手。你不介意Kelvin的父母要他去英國,介意的是為什麼他走了之後的第三天,你在别人的Facebook上才Share到他的寄宿學校的校園那張老橡樹和青草地的幾張照片,即是他從來沒有將你當做過好朋友。

廣告

Kelvin去了彼邦之後,在Facebook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將他的英名字裡的那個L字刪除,因為原來英國男子名只有Kevin,或者Calvin,沒有Kelvin。Kelvin多出的那個L,是香港人用廣東口音的Chinglish讀這個字讀成的變調。

你心中暗自浮現出一陣快意—為甚麼Kelvin發現他的名字是錯的?肯定是當一到英國入學之後就受到同學的強烈恥笑。Kevin好像已經升仙得道,或者重新投胎。他繼續傳來神氣的照片,顯示他已經穿上另一套深藍的校服,表示走上了另一條軌道,還對我們說:I hope our paths will cross again。

廣告

你們的路徑,從此分開了,這句英文很地道,你從來沒有聽過人生的分手和重逢可以這樣說,即刻在Google尋找,又增加了一點知識。你第一次覺得他的英文已經開始帶有David Tang的味道,而你必須承認,由那一刻開始,嫉妒就像一條小蟲,開始嚙咬內心的一隻青色的蘋果。

他在面書上告訴大家他的歷史教師上課時偶爾說粗話罵英國首相;學校的圖書館是一座四百年的舊房子,曾經鬧過鬼;他說他立志讀倫敦大學Imperial College的海洋工程,因為很嚮往Discovery一輯關於北冰洋海底生態的紀錄片。當我們在香港這邊的同學問他為什麼不報劍橋牛津時,反而被他嘲笑,說這一課,倫敦大學才是世界級,我們受了麥明詩林作的TVB偶像崇拜影響,以為就如同在香港玩上了山頂種植道,是最成功的人士,而不知道還有一個地方,房屋更值錢,居住的意境更高,叫做石澳。

我們不知道CCF是什麼,直到他告訴我們即是軍訓。他說只有英國本土護照的香港學生才可以參加英國的海軍軍訓,而我們都知道他的爹哋早在殖民地時代已經加入政府,做了高官,不斷升級,還跟曾蔭權很熟。

為什麼他有得去英國而大家留在香港捱DSE?這個問題在香港你們自己的群組引起一場熱烈的爭論。為什麼這個世界是這樣的不公平?一座監獄,可以有人成功越獄出逃,不足為奇,但逃獄成功的那個,一定是體力最好、頭腦最精密的監獄精英,而Kelvin(我們留在香港的堅持這樣稱呼他)是那麼平庸。

你們在群組裏互相嘲諷着,並開始詛咒著。只有你,在一陣喧嘩無聊的短訊中,漸漸沉寂下來,你想退出這走不出去的一群,並開始暗中祈望Kelvin考不進他的Imperial,你想和他在嶺南或者珠海相逢,不過同時心中浮現一種不應該這樣想的罪惡感。

放學等小巴的時候,你望向越來越灰濛的維港天空,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一陣空虛,如天地之間的一股潮水,而不知道為什麼,你在痛恨Kelvin的同時,竟然開始想念着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