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是二十五歲

2018/3/5 — 6:00

背景圖片來源:《Hector and the Search for Happiness》劇照

背景圖片來源:《Hector and the Search for Happiness》劇照

如果我是二十五歲,我會當父母的說話為耳邊風。年輕人看上一代,看到的是一大堆不合理的東西。上一代鼓吹的價值觀是勤奮、忠心、抵得諗,他們總算講得出,做得到,但結果不盡人意。父母在下一代面前已經收斂,不大表露心情,但父母心中怎想,子女怎會看不穿。上一代長時間困在討厭的工作,放工像放監。

努力工作三十年,便可享受安穩的退休生活,這個社會契約在下一代眼前徹底破碎。上一代力爭上游,在公司階梯續步爬上,發現前無去路,下面是黑暗深淵。十年前的金融海嘯是分水嶺,五十歲後的集體仕途向下走,失去工作的打工仔不計其數,保得住份工的代價是接受現實。上一代之間的談話,帶着不滿和不忿,三兩句便出現「早知」。父母以同樣價值觀教導子女,欠缺說服力,子女肯聽算是俾面。

二十五歲最想告訴上一代,爸媽,感謝你們為我們做的一切,但我們對世界另有願景。我們的願景跟你們僱主的願景不同,公司願景是印在年報封面的金句,由公關公司虛構出來,很動聽,但沒有人理會,講多幾次,聽者忍住不笑。我們不想接受你們口中的「現實」,因為我們有的是時間,希望以自己一套闖天下。不要說得遠,我們首先不信你們口中的work life balance,這是多麼虛偽,人沒有work life,只有life,我們打算在生活中實現願景。

廣告

五十歲後處處以現實行先,因為碰過太多釘,世界可以很殘酷,但發生在上一代身上的事情,必然發生在下一代身上嗎?不肯定。或者,下一代根本不應該參考上一代的經驗,以自己的方式過活。或者,五十歲後口中的「現實」是謬誤,不應該分開work和life,我們可以熱愛工作,從工作中找到意義。如果回到二十五歲再活一次,我最想學習今日年輕人對工作的熱誠,把工作融入生活,工作和玩可以共存。

五十歲後看二十五歲,很多事情彷彿是假設性,因為錯過了便一去不返,但想深一層,情況未必如此。五十歲後其實大把時間,甚至有必要重頭再來一次,或兩三次。上一代可以從下一代學習,並且立刻付諸實行。

廣告

太多東西想學,例如活在科技中,又例如勇於接觸新事物,有一件事年輕人確實做得比上一代優勝,而上一代現在及將來非常用得着,是結交朋友。五十歲後最需要朋友,但五十歲一代的朋友網絡以一潭死水,特徵是有出冇入,朋友之間同樣化,欠生氣。五十歲後的朋友圈愈來愈窄,兼且靜靜地流失,剩下老友。老友熟絡變得一致性,太容易接受對方,年年月月做同一動作,再無新意。

激發新意念的來源,必定是新朋友,特別是背景和興趣跟自己不一樣的朋友。但新人難以打進五十歲後的朋友圈子,現成員排斥,新成員不稀罕加入,客氣見面一兩次便各行各路。五十歲後瞻前顧後,計這樣計那樣,反觀年輕人建立社交網絡的能力,強至不能想像。原因之一是年輕人不計算,想做便去做,在朋友面前,型得多。人的壽命愈來愈長,需要的朋友數量和種類愈來愈多,既然沒可能回到二十五歲,不如在二十五歲的型男型女身上學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