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留白

2017/1/18 — 11:34

聖誕及新年假期間,我到了日本一趟,除了在東京感受一下日本新年氣氛外,也南下到靜岡縣的伊豆半島待了數天。火車離開首都後便一直沿著海邊行駛,看著靜靜的大海,心情終於放鬆了。我下榻於伊東市內一所有百多年歷史的旅館。旅館雖然舊卻很乾淨,但畢竟是所老房子,我往房間走的時候,樓梯會發出嘎嘎聲。

旅館職員為我逐一介紹旅館內的設施,我的房間對面是一個大廳。大廳比我的房間大兩倍,除了兩邊盡頭掛著幾幅字畫,廳中並沒有任何擺設及傢俱。職員友善地說我可以隨便使用這空間。我當時心裏想,與其來到這空空如也的大廳無聊呆坐,我為何不留在設備更齊全的房間內;我亦疑惑為何旅館不將這空間改建為房間,讓住客人數上升、賺更多錢。這樣空置著,太浪費了。

伊東旅館

伊東旅館

廣告

念頭一閃就過,我走到自己的房間卸下行李,便外出觀光去。晚上回到旅館,泡完溫泉後時間還早;不知怎地,我老是記掛著那空無一物的大廳。於是我泡了杯綠茶,獨自坐在大廳一角。起初感覺好無聊,茶太熱我未能呷、手裏沒有電話、沒有圖書、大廳裏也沒甚麼好看的,視線突然不知應該放在哪。當焦點消失,我突然覺得一切好寧靜,不是耳朵裏的寧靜,而是腦袋靜了下來 — 啊,原來是久違的「放空」感覺!我頓時為自己起初覺得旅館浪費空間的想法感到羞愧;責備自己為甚麼一看見空間只會想到該如何把它填滿,往往要反省過才記得為自己留白的重要。於是我就坐在那裡,甚麼也不做、甚麼也不想,只專心地好好把茶喝完。

廣告

離開伊東前,我到走到車站旁的公園,看見石階,便沿路一直走上去。到達瞭望台時我往下望,除了看見伊東港的全景外,還能鳥瞰公園內的遊樂場。

伊東公園

伊東公園

這個遊樂場的設計簡單,遊樂設施如韆鞦與滑梯及沙池自成一角,餘下來的就是一大片空地。我從來都覺得,遊樂場的空間比設施更重要。因為遊樂設施的玩法單一,空地卻藏著無限的可能性,是一片能令孩子放空的樂土。孩子可能會在空地上看見螞蟻在列隊搬運糧食、也可能會撿到他們會視為寶貝的發光石頭;他們可以找來樹枝在空地上畫畫、或者用石頭砌城堡;當然也有孩子在空地上奔跑追逐、咯咯大笑。他們會不知不覺地記住了鞋子與沙石磨擦的聲音,這種聲音會化成童年回憶的一部份,代表著快樂和自由,為他們注入自信。看著這個遊樂場,我想,這裏的孩子,大概從小就開始練習「留白」這一課,所以長大了便懂得欣賞空間的美。

香港長大的孩子似乎沒有這種能夠學習留白的福氣。遊樂場即使沒有人患,也被七彩的塑膠設施填滿;孩子校內與課餘的時間都是排得滿滿的;他們腦袋亦被各種跟他們生活毫無關係的天文地理常識塞得滿瀉。常言道孩子是張白紙,這說法根本套用不到在香港的孩子身上。我們的孩子,鞋帶也未綁得好便要做留意時事做剪報、「狐狸先生幾多點」的規矩還未搞清楚便要學立體圖型、坐在大人的轉轉椅上還吊著雙腳,便要聲淚俱下在立法會為生活逼人作供。不要只控訴制度出錯,事實上我們都有份將這一張張白紙迅速填滿,因為我們自己也不懂得為生活留白、覺得無聊是種罪過。

不是嗎?難得假期外遊總要預訂放工後的航班,喘著氣趕到機場乘夜機離港,一下機急不及待東奔西走拍照吃東西,把行程塞得滿滿的,結果假期比上班更累人。週末一到,我們總會安排得妥妥當當,節目一浪接一浪,務求令假日不枉過。緊湊的行程與鋪排,無疑能夠令人覺得快樂的。可是狂喜過後,要靜下來經營平淡的日常時,那落差自然令大家覺得生活很沉悶。無聊的感覺會令人不知所措,於是又努力想辦法填滿它,這是個沒完沒了的惡性循環。

遇過很多孩子,年紀小小便口齒伶俐反應其快,但只要細心觀察,便發覺他們欠缺了一份能夠靜靜地欣賞自己、欣賞環境的能耐。他們的記憶被外在的事填滿了,根本盛不下那些看似無聊的事情,如鞋子在遊樂場沙石上磨擦的聲音和螞蟻列隊的模樣。於是他們𢹂著零碎的童年回憶長大,又化成新一代每天營營役役、即使賺很多錢卻不懂得生活的人。

我們都忙著引導孩子認識世界、明白他人,卻往往忽略了去教曉他們如何靜靜地面對自己。在過度喧嘩的世界裏學會為自己的生活留白,是我們首先要學的功課,好讓我們能當孩子的榜樣,令他們學會,放空後才能容得下更多的道理。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