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倒》:反映社會面貌的文學傳統

2018/2/3 — 16:18

《對倒》劇照

《對倒》劇照

香港短篇小說《對倒》,大多數港人都沒有看過。然而,《對倒》作為雙線結構的小說,通過兩個主角的矛盾衝突,反映當下社會的面貌。自劉以鬯於七十年代初期發表之後,港台於一九八七年拍攝電視版,近期香港獨立電影節又有同名作品上畫,三個年代的香港社會,投射出獨特的視覺,反映數十年的香港變遷。

《對倒》原著發表於一九七二年,故事中,作者安排一連串的人與事,讓主角一一經歷,淳于白與亞杏,前者為中國移民,後者是本土居民,一男一女,一老一嫩,原著的背景是紅磡海底隧道通車不久,香港人口超越四百萬,樓價飛升,全民炒股的年代。治安大壞,劫案頻繁,筆下反映世風日下,社會愈來愈趨複雜。

一九八七年,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小說家族》拍攝《對倒》電影版,除了Beyond作為客串極為炫目之外,彊屍道長林正英飾演淳于白,唱片騎師李麗蕊飾演亞杏,故事背景由炒股炒樓,鏡頭一轉投向油尖旺,黃色招牌遍佈街頭。置身同一街道下,妙齡女郎挑逗淳于白,亞杏被癮君子問價,反映黃色事業是編劇打算集中探討的其中一個問題。不過,最發人深省的,還是片末政治團體的街站,議員呼籲「港人治港要靠我們雙手爭取」,市民認為「我們應該爭取的是普選」,看到這裡,不僅驚嘆昔年編劇的目光,也感受到今日的蒼涼。三十一年過去,舊目標仍未實現,要求港人治港,或許不久成為言論的禁區。

廣告

今年,前港台記者伍立德以雨傘運動作為題材,拍攝同名電影《對倒》,剛於香港獨立電影節放映兩場。故事不再以淳于白和亞杏作為主軸,改以一對兄妹作為塑造矛盾的主角。兄長原為駐旺前線警察,妹妹原為抗爭人士。導演繼承《對倒》原著的精神,設定一男一女,一藍一黃的角色,卻不停留在前人的框架,雨傘之後,兄長見盡黑暗,叩問公義價值,毅然辭職轉讀法律;妹妹人窮志短,生活捉襟見肘,竟然投考香港警隊。兩人身份轉換之後,面對身邊的衝擊,反映人浮於事的生活實況。編劇巧妙地在兄妹之間,加入了父親的角色,作為兩人的磨心。經過改編,編劇將港大變成再次施放催淚彈的地方,兄長為捍衛公義加入抗爭,妹妹奉命手持警棍制伏示威者,在陰差陽錯之際,將父親打至重傷。一如以往,故事沒有終結,重點還是反映社會面貌,以及人在社會的沉重無力感覺。

廣告

綜觀四十多年,由原著、電視至電影版,《對倒》最初寫的是民生百態,最終涉及改革政制、社會公義的追求,不同的作者或改編者筆下的社會,由浮光掠影的人物百態,到直截反映市民對核心價值的追求,側面投射出今日的香港,已非昨日獅子山下的小城市,香港市民不僅需要糊口,對於制度上亦有更多的追求,可以相信,若十年之後再翻拍《對倒》的話,題材或許更加入肉,叩問的社會議題將會更為敏感,拭目以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