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說】BETA(完)

2015/6/5 — 10:00

天台是學校禁地,長期上鎖,我當學生時沒有上來,當老師時就更未曾踏足。

然而,今日我來了。

我穿過鐵閘,黃豆般大的雨點打在臉上,給阿偉打腫的臉頰一陣清涼。我正想抹掉臉上的雨水,但雙臂各被一個玩家反扣,後頸的頭髮又被他們向後扯。我略為一動,時手腕就傳來一陣劇痛。

廣告

我正想出言辱罵,但一開口下顎就如刀割,只發出「嗯嗯」的聲音。

他們推我到天台邊緣,把我胸口壓在鐵欄上,一隻手按著後腦,不斷向下壓。我看到離這裡有八層之遙的天井花叢。我起腳反踢,但甚麼也踢不到,反而足踝被一人抓著。

廣告

然後,我翻了個身,兩腳懸空,終於脫困的雙手拿著鐵欄。其中一個玩家不知從哪裡找到一塊木板,連打三下。我全身一虛,身體下墮。完了,我想,但畢竟毀了阿偉的程式。

雙手不斷亂抓。抓到了一件硬物,滑開。抓到了一條圓柱體,滑開。然後,左手五指一陣劇痛。

我回過神來,身子停止向下跌,胸口貼在一台冷氣機機背,左手抓住頂部。我忙把右手也放在同一個地方。

「格」的一響,冷氣機傾斜起來,我忙抓住機旁凸出的一塊,借力一拉,整個身子盪了出去。

然後,我感到雙腳觸到實地。我呼了口氣,仰望一下,天色灰濛,似乎看不見那兩個玩家。

「轟」冷氣機丟落地面。

我推推面前的一扇玻璃窗,絲毫不動。我拉後身子,用力揮拳,「砰!」右手痛入骨髓,窗上卻連細紋也不見半條,反作用力卻把我迫後半步,若不是左手拿得穩就要丟下樓去。我蹲下身子,移出左腳,之後是右腿,放下身子,雙手抓著窗台。我左腳腳尖踮著下一層的窗架,右腳踢在窗子上。我沒有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

我一咬牙,再一腳踢在窗子中間。

「啪喇」我感到右腳踢穿了東西。我左手摸著窗上的洞,將玻璃一塊塊掰下來,拋進課室。掉得七八塊,那個洞已可容一人出入,我右手手指微鬆,雙腳觸到窗台時,才放下手。

我爬進課室,呼呼喘氣,雙手在衣上亂抹,卻留下深色的掌印。我略略檢查了傷口,除了被那玩家打得皮開肉綻,還插著玻璃碎。我將玻璃碎逐塊拔出,舌頭咬破了幾處。我把身上的衣服脫下扭乾再穿回。我略看四周,這課室沒有桌椅,而是工作枱和櫈子,牆上的還有元素周期表,自然是化學實驗室了。化學實驗室位於學校的五樓,原來我下墮了兩層。

我抓著門鈕,輕輕扭開,慶幸沒有上鎖。我把門開了一點,足以伸頭出房,只見走廊上漆黑一片,不見一人。我由走廊的欄杆看出去,只見天井中,手機的螢光幕猶如探射燈,人影衝衝,以三四人為一組,來回走動。我見到有幾人拿著棍子,在花叢中亂打。

難道非要確定我死去不可?我嘴唇微顫。

我回到化學實驗室,走完一遍,在牆角找到個滅火筒。

走進樓梯間。牆上有個鐵牌子,寫著「5」。我向下看,樓梯扶手綿綿不絕,似乎可伸延至無限的地方。我微微頭暈,只好一步步的走下樓。

我沒有走到地下,而在四樓停下,將耳朵貼在防煙門的門縫,感到一股冷空氣擠進來,但沒有帶來任何聲息。我推開防煙門,探頭看出去,電腦室前似乎只有一人。

我慢慢走近,滅火筒拖在地上,握著鐵柄的手臂繃緊。那人正在滑手機,驚覺時我已由下向上揮出滅火筒。

滅火筒擊中那人下巴時,我才認得到那一頭熟悉的長曲髮,還有修長的身體。

我走進電腦室,阿偉沒有注意到我。他全神貫注,敲打鍵盤,神色就像當初我給他編那個因式分解的程式。我看到他那手套已滲出血來。

「喂。」我說。

阿偉沒有回應。

「我的程式是停不了的。」

阿偉沒有回應。

我舉起了滅火筒。

我製造了怪物。我要親手收拾。

這時,阿偉抬起頭來,眼睛凝視著我。我感到很羞恥。我砸下去,就是毀了一個天才,不砸下去,誰知道他日後會編些甚麼出來。

我步出離開電腦室,放下滅火筒,太太的身體還在外頭。我扳開手指,取了手機。警笛聲在遠處響起,究竟是誰報了警?是保安員,或是收到我短訊的陳老師。

都不重要了。

酸痛就像從後襲來的猛獸撲上背項,我閉上眼睛,旋又睜開來了。

我拿起了剛才取回的智能手機,關閉了遊戲,畫面上方出現 Whatsapp 的圖標。

我滑下畫面。太太奪去我手機之後,我合共收到三十多個 Whatsapp 短訊。其中有十餘個阿偉發來的。我開啟了阿偉的對話方塊,第一個未接訊息是吳老師被刺傷後的時候收到的。

「老師,你在嗎?」

「老師,你在嗎?」

「老師,我是偷偷地發這個訊息給你。你收到要快回應。」

「老師,我無法停下來,我就算閉上眼睛,也看見程式碼。」

「老師,請你快回覆,程式在監視我。」

「老師,我今日決定了,沒有手指就編不了程式。」

「老師,你以前有沒有被人阻撓編程,當年你來教書,是不是遇上了阻礙,你屈服了,我可沒有。」發出的日期是我發現阿偉奶奶屍體的前兩日。

「老師,就算你收到訊息都不用回覆了。我再不需要你了。」這個最後的訊息。

「原來如此。」我聽到自己的聲音說。我退出了 WhatsApp ,回頭看一下太太。她依舊躺在那兒。雨水濺上滅火筒,流出來時已成為粉紅色。

我看著天井,警笛聲再近了,我甚至聽到警察對講機的雜音。

都不重要了。我跨出了石欄,雙腳在空氣盪著,手指按了畫面上的魔鬼頭像。 Beta 的字樣再次出現。我聽到遠處有個聲音大喝「放下武器」。

畫面中說:

Let’s start our journey! 

全文完

原刊於講故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