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說】BETA (5)

2015/5/23 — 10:00

我從警局回家,已經是晚上十一時多。我飛快地沖了花灑浴,關了電燈,躺在床上,四肢酸軟,但無法睡著,阿偉奶奶那條軟垂的腿仍在眼前搖晃。

查看手機,原來有十來通未接來電,都是外父家的號碼。還有兩個留言信箱傳來的短訊。我鍵入信箱號碼,不久就聽到外父的聲音。「阿女不見了。你快撥給我。」「你有沒有收到我的留言?阿女兩三個小時忽然衝出房,離開了,沒丟下半句。她……她一直都在房內打手機。 」

我翻下床,走到書房,開啟電腦,登入電子郵箱。其中一封電子郵件說,我的檢舉已經受理,程式會暫時下架,Google會調查。我打開Google Play的網頁,果然阿偉的程式已經不可下載,總下載量依然維持在一萬多次。太太就是這一萬多人之一。我打了通電話給她,但直接轉駁至我的留言信箱。我聽著我說「請在嘟的一聲之後留下口訊」,猜想她躲在城市的某一角,拿著我的手機,接上電源,還在Stage Three Lv25努力,希望到下一關去。或許她過不了關,就會和其他人吵架,不,她會繼續玩下去,直至……直至遊戲結束。

廣告

遊戲結束?我赫然發現自己從沒有想過這問題,任何遊戲都有結束的一天,所以遊戲開發商不斷推出新內容,以前叫資料片,現在叫下載內容,都是希望延續遊戲壽命的手段。

遊戲結束時,那些玩家會恢復正常?還是發瘋?我不知道。

廣告

我向下捲動網頁,掃瞄眾多激賞的意見,希望尋覓一個已完成遊戲的玩家。

沒有,阿偉似乎把遊戲設計得很困難,但我發現一則有趣的意見:「伺服器有時連不上,無法紀錄我辛辛苦苦創下的分數。」

我用編程員的角度想,伺服器表面上是讓玩家紀錄自己的分數排名,然而也可以紀錄玩家使用這個程式的行為,藉此改善程式。

這樣應該可以找到阿偉,我關掉電腦,回到睡房,在床上不過片刻就睡去。

翌日,我起床時見床頭的鬧鐘顯示著十一點三十三分,急忙爬起床,方才想到學校已經停課。我沖了一杯黑咖啡,走進書房。我開啟電腦,登入電子郵箱,在搜尋欄鍵入阿偉的名字。
然後我找到了一個未閱電郵,收到的時間是一個多月前,一切還未失控的時候。

我把附件下載至平板電腦,打開文件夾,點擊安裝檔。我同時開啟了另一個程式,那是我自行開發的,可以監察平板電腦的網上活動。

沒有特別活動,看來這程式安裝時毋須從任何地方下載額外資訊。我按下新加的魔鬼頭像。一個熟悉的畫面注滿了平板電腦,中下方有個空位,要求我鍵入用戶名稱。

我隨便作了個名稱,按下「Start the Journey」。我的指頭不其然地敲著桌面,額頭發濕。當畫面出現「Stage One Lv1/20」,我的追蹤程式偵察到平板電腦與伺服器的數據交換。
好了,我緊閉雙目,舉起平板電腦,往地上猛摔。

「陳老師,我找到阿偉了,現在到了學校。如果我明日還沒有聯絡你,你就報警吧。」我在陳老師的留言信箱說。我在學校門前,撐著傘,看看手錶,滿是水點的錶面顯示 13 點 25 分。

果然是停學,學校門前自然不見半個人影,平日經常泊滿的停車場,則只有一輛工程車。

校訓牌子前的保安員的位子空著。應該是巡更吧。我正要走過,卻聽到桌子「砰砰」幾聲。我回頭,只見桌子不停震動,上面的「巡校」紙牌隨著跳動。

我繞過桌子,右手拈著有輪椅子的椅背,慢慢拉開,就像提起一塊蓋著髒物的爛布,身子離得遠遠的,準備一有異動,就馬上逃走……

桌下縛著個中年男人,身穿制服,就是學校保安。我鬆了一口氣。保安被牛皮膠紙縛著,纏上幾圈,最後一層黏著皮。手腕腳踝上的還罷了,可以用剪刀剪開。嘴巴上的膠紙,我一扯他就呼痛,之後我一咬牙,用力一撕,保安大叫一聲,終歸將膠紙撕了下來。

保安用力呼吸幾下,我在飲水機倒了一杯暖水給他,他接過紙杯喝了一口,血跡斑斑的嘴唇又吐出一口氣。我問他發生甚麼事了。

「昨晚有幾個人闖進來,二話不說,就把我按在地上打了一頓,把我縛在這兒。」

「外來人嗎?」

「我認得有幾個之前回來補課……」

補課的只有中四學生,也就是阿偉的同學。

「……還有幾個是大人。」保安口青臉腫,眼睛瘀黑一片。

失控了嗎?

「他們到哪裡去了?」

「上去了。」

「你先逃吧。」

「你呢?」

「我要找一位學生。」

「不如報警,我們在這裡等著就好。」

「你要留就你一個人留在這兒。」報警頂多把學生都抓了,但解決不了阿偉的程式。

「我……我怕,今早我又聽到好幾個人走了進來。」

我沒有理會,隱約聽到保安員說了一句「逞英雄」。

我在樓梯上打了一通電話給陳老師,又轉駁至留言信箱,我請她聽到訊息後立即報警。「你說學校被一群青年霸佔了。」

雨下得越來越大,遠處還響著雷聲,走廊的燈都關了,我只略略看到扶手的輪廓。偶然有個影子閃過,我的右手不期然摸上從保安員捎來的特大電筒。每一層似乎都有人把守,我看不到他們,但見一個個手機螢幕,映照出蒼白的臉孔。

甫進入四樓,我要從東翼走到西翼的電腦室。我的追蹤程式顯示了遊戲伺服器在學校裡。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電腦室,就算不是,我也可以登入內聯網查出伺服器的位置。我剛踏上東西翼之間的長廊,身後響起一個粗豪的聲音「喂!」。我假扮聽不見,繼續前行,右手按住電筒。

「站住!」另一個較尖銳的聲音說。我微微回頭,有兩個人拿著手機,螢幕的光線份外顯眼。

「你們認識阿偉嗎?」

「這裡誰不認識他。你在這裡幹嗎?」粗豪的聲音說。

「我……我來助他完成偉業。」

另一人忽然將手機螢幕照在我臉上,我舉手掩著眼睛。

「我認得你,你是冷面教官。」尖銳的聲音說,我可不認得他,這是我們一行的問題,學生往往認得老師,相反則不然。

「跟我來。」一人拿著我的左臂。我一甩,右手揮出電筒,卻砸在他的手機上。

手機粉碎的聲音響起,更尖銳的聲音是他發出的。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這都沒有阻止我拔腿就跑。

我跑了一會,回頭一看,他們沒有追上來,正在地上扭打,手機被砸飛那一個騎著另一人,雙拳如雨,拳頭撞上身體的聲音,這裡也聽得清楚。

我沒有看下去,電腦室離我這裡只有半條走廊的長度,但我知不能偷偷進去。我朝窗外看,意識到尖叫已驚動了其他人。東翼各層都亮起一點點微弱燈光,而且它們都在移動。

我加快腳步,來到電腦室門前。腦海浮起一個念頭:如果電腦室滿是玩家,我可以怎樣?「砰!」我跪了下來,眼前金星亂舞,一人站在面前,一隻手拿著手機,另一隻則握著地拖。那人身體修長。他再次舉起地拖。有道閃電打了進來,我看清他的臉。怪不得這麼眼熟,誰人會認不出自己的太太。

待續

原刊於講故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