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說】BETA (6)

2015/5/30 — 22:11

地拖第三次落在我的臉上,我聽到鼻樑「卜」一聲,就像踏碎爆谷。我睜不開眼睛,只感到有幾對手抓著腋下足踝,把我整個人提起來,搖搖晃晃地走著。我聽到開門聲,然後嗅到地毯味。很熟悉,只有電腦室才有這股味道。我感到背脊著地,一陣劇痛由腰板傳到肩頭,過不多時,有些冷水倒在臉上。

我咳嗽起來,吐出來的水混著紅色。我呼吸幾下,鼻子就像被人塞了顆彈珠般,不順暢,只好張口吸氣。

「老師。」聲音聽來耳熟。

廣告

我環顧四周,電腦室站了七八個人,太太是其中一個,左手依舊拿著地拖,雙目了無生氣。室內的桌椅都堆到旁邊去,一層疊一層,只有中央放了張書桌,桌上有一台筆記型電腦。

坐在桌後的正是阿偉。他比上前見面時長肉些,雙頰略為飽滿,左手戴了皮手套。

廣告

「老師,請坐,吃些東西。」阿偉拍拍身旁的空椅,打個手勢,一人走上來,眼神空洞。阿偉努努嘴,那人離開電腦室,再進來時拿著一個薄餅外賣盒,還有一瓶家庭裝汽水。

我眼見那人在盒中拿出一塊辣肉腸薄餅,倒了一大杯可樂,肚腹「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老師,先吃飽,待會還要你幫忙做個見證。」

「幫忙?」

「先吃飽,你說過的嘛,編程員要有良好的飲食,當老師也是啊。」

我老實不客氣,拿起薄餅,一大口一大口的咬下去,連吃三塊。

阿偉凝視著。我用廚紙抹走指上的油膩,拍掉手上的薄餅碎屑。

「好了,請關燈。」阿偉打了一下響指,白板上的電燈都關掉了,我信眼望去,只見銀幕落下,投射器將電腦畫面打上去,都是密密麻麻的字母和數字。我看出是遊戲程式的原始碼。

阿偉雙手敲打鍵盤,比平日上電腦科時要慢得多,戴了手套的左手只可用食指。

我看著銀幕上的程式碼,紮實而華麗,竟比以前的版本還要完整得多。「噗」我聽到鼻子裡本來已結痂的地方破裂了,有液體從鼻孔流出來,經過人中。我沒有抹,任由液體流進嘴巴,舌頭嚐到鹹味。

「老師,我還是要謝謝你,沒有你幫助改進先前的版本,就沒有現在的版本了吧?」我突然想起肥仔傑、吳老師,還有太太那對冷然的眼睛。我意識到一件事。

我製造了魔鬼。

阿偉就像電影的大奸角,繼續最終一幕前的演說。「為了完成這個版本,我排除了外敵……」阿偉奶奶的影像浮現在我眼前,「……還有內亂,老師,我差一點就放棄了,差一點就放棄了這偉大的事業……」說著他解開了手套,我赫然回神,幾乎將薄餅都吐出來。

五隻手指都缺了指頭,拇指更是整隻的砍掉。

「老師,我堅持了好幾天,你得明白手掌追不上腦中思考的感覺……」他搖搖頭:「……不,不,老師,你不會明白,因為你向來是手掌比腦袋快,所以要來教書……」

我聽到頭中「喀喇」一聲,好像一條線斷了。

「……但你怎麼不濟,也比這些人強。」阿偉用那殘缺不全的手,指著站在一旁的七八個人。他們都在滑手機。阿偉命他們先出去,電腦室只有他和我兩人。

「他們只會玩,你會分析。」阿偉轉頭看著我,嘴上帶著種嘲弄的笑意。

「你想我見證甚麼?」

「遊戲的完成。」

「怎麼見證?」

「成為第一個玩家。」

「我拒絕。」

「沒所謂,我會叫他們把你摔下學校。」

我沉默了一會,幾股情緒在心中交戰,說:「用你的電腦?」

「不,用那台。」阿偉指著銀幕下一台桌上電腦,那是老師專用的。「我會將程式碼和手機模擬器上傳至學校伺服器。」

我抹掉鼻血,走到那台電腦,按電源制,鍵入了老師專屬編號和密碼,電腦進入熟悉的視窗畫面。我在伺服器找到了阿偉上傳的文件夾,把它拉到桌面。我同時開了資料回收筒,將一個程式拉到了桌面。

我收到學校給我的第二封警告信之後,我寫了這個程式,只要一執行,就會將伺服器和接駁內聯網的電腦重新格式化。我準備收到第三封警告信時,就發動這個程式,作為報復。我將程式放在資料回收筒,只有我的用戶登入才可執行。

我一邊安裝阿偉的遊戲程式,一邊觀察內聯網的情況。

果然有一台陌生的電腦,名稱叫「The Great Base」。

我雙點擊我的清洗程式,畫面中彈出一句「確定要執行嗎?」

我按「是」。

同時阿偉的遊戲程式已完成安裝,執行後螢幕出現了熟悉的畫面,但「BETA」的字眼不見了。我按下「Start the Real Journey」,電腦的喇叭播出一段先前版本沒有的音樂。

阿偉臉上露出喜悅的神色。

清洗程式正在偵察內聯網的所有設備,我進入了遊戲的Stage One。Stage One的設計跟先前的版本大同小異,我很快就玩到當日摔杯子那個級別。

「老師,我這程式有後門,你可以試玩較後的……」他話未說完,嚎叫起來,刺得我耳鼓作痛。

我的清洗程式正將他的筆電重新格式化。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我聽到聲音正在他喉嚨內撞擊。

我見他雙手敲打鍵盤,於是冷然說:「阿偉,沒用的,我這個程式有個Bug,就是一發動就停止不了。」

阿偉推倒桌子,筆電摔在地上。我眼看他衝過來,就對準那瘦削的臉,一個鍵盤就砸過去。

按鈕飛脫,阿偉摔在地上,大叫「進來啊!」。

門「砰」的一聲打開,太太和其他玩家衝進來,我打倒了一兩個,最終還是被他們按在地上。

阿偉捂著臉龐,拾起鍵盤,用來打我的耳光,直至鍵盤斷為兩截。

「把他摔下樓。」

待續

原刊於講故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