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十四)

2017/1/12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或許,這純粹是出於我的自以為是。我自以為看見平村社區的危險,我自以為,可以肩負起救贖 Cynthia 和社區每個人的責任。如果他日平村社區因此坍敗,我只能說,我要負上全責。

可是一百個人的生活,一百個人的幸福,我負得起這責任嗎?

廣告

「Cynthia。」我察覺自己在跟她說話前,總是先喊她的名字,一如賣保險的經紀總是讓客人覺得,他是真心為他設想。不過我是真心為 Cynthia 設想的,無論方法是否正確。這一點我到今日都可以肯定。「如果你哥真心為妳好,他會希望妳可以走出社區,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嗎?」

「他……我……」她以畏懼的聲音擠出這句話。「如果沒辦法治好怎麼辦。」

廣告

「妳說得對。」我一頓後,繼續道:「這是一場賭博。」

她閉上眼,思考了許久許久。或許有十五分鐘?二十分鐘?Cynthia 雙手抱腿,把頭埋進雙膝中間。髮梢因為風吹而輕輕擺動。有時她用舌頭舐嘴唇,更多的時候,她只是輕輕咬著,彷彿在理解一篇艱深的論文。大概是想到甚麼關鍵點,好幾次她用力抱緊自己,我可以看到她雙手使勁時的震顫。

在這樹木圍攏的草地上,空氣以極其緩慢而安定的速度流動,彷彿每一顆空氣粒子都熟知自己要走的路。儼如──對了,儼如平村社區,有固定的生活,有固定的節奏;但又不同於平村社區,空氣的節奏是自然而然的,那是物理定律,就像瀑布的水會往下瀉,太陽花會向陽光展臂。陽有升降,月有圓缺。它們也沒有選擇權。有時在陽光中你可以看到愛,有時在月夜裡你可以感到悲哀。但那些都不是太陽和月亮所選擇的。它們只是存在。

Cynthia 存在。她的氣味與青草摻和。她雪白睡袍下的身驅儼如樹幹的延伸。一瞬間,我彷彿可以透過她窺見大自然的樂章。

她就似沉睡的精靈公主。再一次,毫無先兆地,我被她的美震懾了。我的牙關因此打顫。那是一種,別說是擁抱,就連觸碰她都讓我不敢想像的美。

我竟猛然覺得,她應該屬於平村社區。平村社區不完美但它最貼近完美,她應該永遠留在這樣一個,外面一切喧囂聒噪、一切欺騙、一切猜忌、一切明爭暗鬥、一切固執或者堅持、一切自稱正義與被稱作卑鄙的立場,都被禁止進入的地方。

只有這樣,她才可以徹底地、永遠地留下她的美。

可是我知道,這種想法是自私的。

「你要帶我去麥當勞。」她終於想好時這樣說。

我已無法回頭。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平村社區實驗正式開始。那一年,Cynthia 四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