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築歸於人民 首爾城眉山村與山西蒲韓合作社

2017/7/14 — 7:39

蒲韓社區(圖:多磨建社 DOMAT community & architecture facebook)

蒲韓社區(圖:多磨建社 DOMAT community & architecture facebook)

香港寸金尺土,處處是動輒千萬的豪華住宅、滿佈名店的大型廣場、居高臨海的甲級商夏。在摩天大樓下,位處油街的一組平房建築,卻幸運地得到保存。咖啡色的磚塊層層堆疊,頂著碳灰色的瓦片屋簷,給漆上奶油白的窗框映着陽光——這裡是「油街實現」。

「油街實現」前身為香港皇家遊艇會會所,早於上世紀初建成,現已被列入二級歷史建築,自2013年開始為公眾服務,化身成一藝術空間,常設展覽及文化活動。古舊的房子裡,昔時上流社會之衣香鬢影已逝。上周日7月2日卻有一班關心社區發展的市民聚集,共同探討社會與建築的關係。原來這是由 MaD (Make a Difference)舉辦之MaD Festival「社區連結」活動,邀來建築師團隊多磨建社 DOMAT 和HOUR25 Production作分享。

早在今年年初,他們參加了由「創意香港」資助、MaD策劃的「創意產業工作作者亞洲交流計劃」,到亞洲鄰近地區考察,與當地創意產業工作者結連,了解「行家」的實踐創意設計的經驗,一起發掘現代城市發展的可能。不約而同,他們皆對合作社的課題感興趣。

廣告

HOUR25 Production 到韓國訪尋「城眉山村」合作社 Sungmisan Village。「那不是你能在Google Map上找到的。」機構創辦人之一黎永鋒阿鋒眨眨眼睛道。按他理解城眉山村不是一處固定地方。「那是一個『意念上的村落』。」阿鋒解釋。

廣告

首爾雖然是個大城市,但卻四面環山,位處市中心的麻浦區,就有著一座名為「城眉」Sungmi的山丘,山腳下約住了5,000戶人家。然而這些居民不等於就是「城眉山村」的成員——「城眉山村」發展至今的9幢合作社房屋、1座學校,以及診所、老人中心、餐廳、圖書館、劇場等設施,散落在城眉山下各處。也就是說,「村」並沒有接連的地理空間盛載,「村民」的身分並不由實質位置定義:你住在城眉,但不認同、參與「城眉山村」這群體,你就不是他們一員;你不住在城眉,但你願意加入、付出,你就是一分子。它不是個村落,而是一公民組織,以共同理念、社會行動理解成員身分。

早在1994年,20對家長聚集當地,以合作社的形式成立幼兒園,帶著「一起帶孩子」的育兒哲學,教育小孩如何自理生活、與自然的關係,讓下一代免於只是強調操練、背誦的主流學習。2001年,首爾市政府宣布打算開發城眉山區作水庫,這群家長與好些居民團結起來,成功阻止開發計畫。此後,他們買地建屋,慢慢發展出自己的社區。

「這是一個民主、共產的地方。」阿鋒形容,續道:「他們湊錢在城眉買地,然後自己設計建築、找工人來建造,這樣樓房的造價就貼近成本。」村民共建共享村內房屋設施,「事無大小,他們都得開會決定。大至建學校,小至在學校裡的小展覽,他們都會共商議,才付諸實行。」這趟旅程,阿鋒參觀了其中一個傷建兒童的畫作展,展品不多,只是寥寥數件,但展覽主題與形式,都得經由村民一起討論。

Sungmisan Village

Sungmisan Village

在阿鋒眼裡,「城眉山村」儼如一個理想國度,問他認為在香港建立這樣的社區是否可行,他說:「『合作社房屋』有兩項要素,一是成本價建築,二是共居。成本價建築方面,得與政府協商,希望他們能『開綠燈』,以低價賣地,但就目前而言,這是困難的;至於共居,我覺得可以做。」

事實上,HOUR25 Production現正連結不同團體、業主,希望在新界地區的村屋開始實踐共住社區,「共住不同住劏房,不是把一個地方分割,然後扼殺所有窗戶、所有生活的空間,而是能共享廁所、客廳,甚至天台。每個人可能有60、70呎的私人空間,再加上600呎的公共空間。」

對阿鋒來說,共住不僅是一個浪漫的理念,他苦笑:「我們都知道現在80、90後單靠自己置業是十分困難的事。能夠負擔得到居住成本,人才有條件追求夢想。」

多磨建社則意不在山,而在原地。他們到赴的中國山西永濟市蒲韓社區,位於遠城盆地西南一隅,地勢平坦,居民以農為生。那裡也有一個合作社村落,自1990年代後期逐漸形成。事緣在1997年,當地一位小學教師鄭冰和她的丈夫謝福政在村子開了家小店賣肥料與農作工具。她在店裡幫忙時,發現農民對農作科技一竅不通,於是開始辦課程,後來藉各樣康樂活動,慢慢組織起來,至今成為合作社,分享耕種知識與資源外,更聚集婦女編織賺錢、提供教育、甚至小額貸款服務,改善居民生活。合作社的規模已達3,000多戶。

「我們真的感到很意外,他們只是農民,對建築卻這麼有sense。」多磨建社創辦人之一馬潔怡Maggie驚嘆。她向觀眾展示一座當地傳統房屋改建後的樣子:「下層地面照樣是磚牆,上層二樓四面卻全是玻璃窗,這是極現化的風格,並與出面的自然景觀巧妙融合。那黑色的天花強調橫向360度的視野,突出外頭的風景,構成對比,卻無衝突。」

Maggie說,晚上這房子會有婦女來一起跳舞,而且會亮起的士高裡常用的七彩射燈!

建築震撼之餘,讓Maggie深刻的是當地人之精神:「他們相信生活第一,經濟第二。」即使年前合作社有機會得到大額外來資金,村民可有錢多買地,但合作社也拒絕。他們擔心突如其來的資金與附帶條款,反而會改變大家現在的生活節奏。

事實上,合作社辦得十分成功,年輕人寧願留在家鄉種田,也不想到城市打工。政府初時約鄭冰「談話」,現在卻會在官方報告、講話裡公開讚賞鄭冰,鄭冰對Maggie說:「我們與政府的目標其實都一樣,也是想改善大家的生活。」

多磨建社過去曾為貧窮鄉村建廁所、廢物處理系統,Maggie總結:「是次交流學到很多東西,他們的工作模式、理念,特別是建築元素,相信能應用在我們日後的建築計劃中。」

生活的美好願景需要具體空間盛載。「城眉山村」好,蒲韓社區合作社也好,人們對教育、經濟、社區倫理,以至自己人生的諸般想像皆在一幢幢建築裡得以實現。如何以建築建設社會的課題未完,HOUR25 Production與多磨建社將於7月21至23日舉行的MaD Festival再跟公眾見面,更詳盡分享他們的交流體驗和未來計劃。

--

MaD Festival 2017

日期:7月21至23日

地點:興寧路12號葵青劇院

活動詳情:http://mad2017.mad.asia/aboutmadfestival/internationalassembly/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