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堅庭愛的傳承 — 半世紀前受助 女兒今報恩當半年義工

2018/4/20 — 18:17

到內地探訪我的助養兒童小健。

到內地探訪我的助養兒童小健。

【文:國際培幼會大使張堅庭 l 圖:國際培幼會】

年初我送女兒到英國倫敦上班去,她就讀的大學非常重視工作經驗。女兒主修國際關係,四年的大學課程有一年需到別的大學交換學習,額外有一年要到不同企業上班,所以畢業可能需要五年以上,但當中的工作經驗讓幾乎九成九的畢業生在畢業後可找到一份工作。她喜歡到倫敦尋找工作機會,尤其對非政府組織的工作情有獨鍾。申請到倫敦工作頗有難度,有一天我突然有一種想法,甚麼叫傳承呢?是一代傳一代嗎?

送女兒上班去

廣告

我轉頭問女兒有興趣到國際培幼會倫敦總部工作嗎?她抬頭望着我,我知道她第一時間想到不希望靠父親關係幫她找工作,我告訴她我不是在示範如何利用關係取得機會,而是讓我的下一代有機會報恩。要報答五十年前幫助過我的慈善機構,沒有比讓女兒到那裏當義工半年更有意義。我透過香港培幼會向英國總部申請,最終申請獲接受。

年初我親自送她到倫敦培幼會總部上班,途上分享我當年和培幼會的關係,由每月寫一封短信給捐助人(當年稱契爺契媽)開始,當年的苦差竟然慢慢培養了我的寫作興趣。從一個編劇開始到親子專欄作家,我竟然跌跌撞撞的寫了差不多40年,如果把我和契爺契媽通訊的日子加進去,原來有50年矣。

廣告

與女兒分享受助點滴

女兒從不知道我們小時候去旅行是一件頭等大事,我記得培幼會安排我們夏天去夏令營,回來和在別人家打工的媽媽說我暑假去度假,明年也會再去一次,在我母親的觀念中根本沒有度假這回事。她是年中無休的。

我告訴女兒培幼會不單培養我寫作的習慣,還建立我的信心,讓一個小朋友去夏令營其實讓他有機會和別人溝通。回到學校後,我經常與其他同學分享夏令營的點滴。

那年頭家庭醫生是一個陌生又奢侈的名稱,培幼會為我提供一個家庭醫生,甚麼?我女兒聽了當然是匪夷所思,家庭醫生算甚麼?那年頭家庭兩個字也是非常鬆散的,因為我們當年的居住模式類似今天的共享經濟,幾家人擠在一個小單位,家不成家哪有家庭醫生的觀念呢。

以前病了是怎樣看醫生的呢?基本上是熬好的,一般不看醫生,但我竟然有一個家庭醫生照顧我和母親足足有七八年之久。有一次我流眼水,又痕又痛,他轉介了專科醫生醫好我的眼疾,手術費也是培幼會負責。

那位家庭醫生不單醫病,還安慰我母親。母親因為搵食艱難,朝不保夕所以有輕微的神經衰弱,即是今天的焦慮症,有時她感覺心跳加速就馬上打電話到診所。那位家庭醫生名叫鄭正剛,我仍然不能忘記他匆匆回到診所時那一串鎖匙的碰撞聲,開門開燈一個人靜靜的為我母親診斷,安慰她幾句,藥也不需用,我倆就安然回家去。後來我也花了點功夫聯絡上他,原來他已經退休去了加拿大生活,我在電郵中感謝他當年的照顧,他今天應該80多歲了。 

年初我送女兒到倫敦培幼會總部上班,途上與她分享我當年和培幼會的關係。

年初我送女兒到倫敦培幼會總部上班,途上與她分享我當年和培幼會的關係。

為報答五十年前幫助過我的培幼會,我讓女兒到培幼會總部當半年義工,既是傳承,又有意義。

為報答五十年前幫助過我的培幼會,我讓女兒到培幼會總部當半年義工,既是傳承,又有意義。

無法計算的情意 影響一代又一代

金錢資助可以一個仙一個仙的數算,但關懷則不能以單位計數,我回想這些細節,原來也靜靜無聲地塑造了我今天的性格,我相信這世界確實有善良的人、有正義感的人、有同情心的人,當一個好人不用大費周章,自然而然,這個世界可以很美好。

我也告訴女兒事實並非如此,這世界實在也充滿邪惡,因此幹一件好事就非常迫切。我以自己及兒女的名義透過培幼會助養了好幾位小朋友,不經意已近十年。培幼會重回香港,我急不及待當大使,也讓太太、孩子們與我同行。大仔最近拍了一部有關家務助理的紀錄片,非常感人,他用紀錄片來感謝湊大他的YaYa,也為國際培幼會籌款。 

我的契爺契媽或許已經上了天堂,他們的心意卻活生生的影響着我們一代又一代,這種情意似乎捉不著,但又如此實在。

女兒告訴我,不時有義工來到總部無償上班,對於朝九晚五領取薪金的人來說,這些義工真的可以改變世界嗎?

我不敢說一定可以,但五十多年前,幾位在加拿大一間木頭貿易公司工作的人,把一點薪津放在信封裏,幾千里外的我,仍然享受著那點恩惠,久久不能忘懷,肯定是改變了我的人生。

 

 

查詢: 3405 5305  即時助養:www.plan.org.hk

此文於4月20日都市日報刊登。

 

培幼會重回香港,我第一時間成為大使,希望略盡綿力,幫助更多人改善生活。

培幼會重回香港,我第一時間成為大使,希望略盡綿力,幫助更多人改善生活。

小時候,我生活貧窮,被助養的經歷不但改變了我的生活,更塑造了我的性格。

小時候,我生活貧窮,被助養的經歷不但改變了我的生活,更塑造了我的性格。

我曾與大兒子隨培幼會到內地探訪,兒子獲益良多,學會珍惜。

我曾與大兒子隨培幼會到內地探訪,兒子獲益良多,學會珍惜。

我亦以兒女的名義助養了好幾位小朋友。

我亦以兒女的名義助養了好幾位小朋友。

大兒子最近拍了一部有關家務助理的紀錄片,感謝湊大他們三兄妹的YaYa,也為國際培幼會籌款。

大兒子最近拍了一部有關家務助理的紀錄片,感謝湊大他們三兄妹的YaYa,也為國際培幼會籌款。

契爺契媽的心意影響着我們一代又一代,三名子女亦懂得感恩,與YaYa感情深厚。

契爺契媽的心意影響着我們一代又一代,三名子女亦懂得感恩,與YaYa感情深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