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一程多倫多的 Uberpool 說起

2017/7/1 — 6:44

去多倫多旅行,卻碰巧腸胃炎,渾身無力,唯有要靠老友車出車入。還好多倫多的舊同學和舊同事(特別多謝Horace和Alex) 都好得閒,我也樂得不用費神渣車,煩了他們幾次後有點不好意思,唯有考慮其他交通工具。

濶別幾年,發覺多倫多地鉄翻新了、舒適了,但始終還不太習慣它的統一收費制度,即搭一個站和二十個站都收同樣車費3.25加元。另一個可能是良友接送,這個差不多無人不識的白牌車服務,首先在唐人社區出現。據說,由於不少移民到加拿大後沒有什麼世藝,常以車出車入的接送為樂,於是乎有不少司機樂意加入賺點外快,漸漸演變成一盤賺錢的生意。

不過良友司機在downtown不多,於是的起心肝想試Uber。我不是Uber的常客,因為我是柴可夫,但我信經濟學,坐Uber有時(注意,不是時時)更經濟,亦解決(多於增加)社會問題。

廣告

打開app後第一個pop出來的是Uberpool,這個併車服務是香港未出現的,因為Uber在港非法,再加乘客只會更犯法。多倫多去年把Uber合法化,法庭裁決現行交通法不適合監管Uber,是近年這家全球市值最大的私人公司在近600個城市少有的勝利。

在多倫多,Uberpool是Uber X(平民版)的三分之一,半小時的車程只收20加元,相比Uber X的30加元便宜。Uberpool假設最多兩人乘車,亦可以帶行李。

廣告

和香港不同的是,司機準時在兩分鐘內到達,香港的司機動輒遲到十分鐘等閒事。其實我只遲了兩分鐘到,結果給司機取消order。唯有再叫一次,結果都是同一架車。上車前,我已知道到達時間可能因要接其他乘客要遲十多分鐘。於是我問司機是否要等客,他回答沿途若沒有新單便不用接,結果全程也沒有其他搭客。

不過,翻閱賬單卻發覺因遲到被扣了5加元。數目不算多,但以一程20加元的車程來說則算多。Uber的上線服務可以上訴的,因為我初到貴境,最終亦有坐車,要求酌情處理。但加拿大畢竟是誠實國家,他們認為司機陳述無誤,亦維持原判。我心有不甘,告訴他們之後很大可能都會再坐Uber,結果成功爭取回贈預付金額,作下一次車程使用。

終於,我亦沒有試過併車。即使在加拿大這個種族文化大染缸,大部份加拿大人都很有禮貌,但我亦難免對可能加入的乘客有點擔心,這種感覺和我期待司機和他駕駛車款的好奇感覺很不一樣,可能是我不諳當地文化吧!

併車其實是一種聰明的社會行為,把同路人送到目的地的順風車,演變成一盤環球生意,亦發揮共享經濟的精神,因為它充份運用有限資源,減低道路使用率,從而減低碳排放和環境污染。

香港近期流行的說法是,Uber借羊頭賣狗肉而已,以共享經濟旗號,非法掠奪的士司機的生計,這種想法經創新科技局局長楊偉雄口裡說出,倍覺令人失望。可能他跟我一樣都坐過順風車,但沒有坐過併車,但很可惜他不相信併車是一種創新的社會行為。

幾年前看過TVB某個青年創業節目,記得有年青人提出時租汽車和泊車app等創新項目,唯評判多以不符合香港實際環境為由給予低分。我心裡覺得納悶,因為這些創意先後都在不同的國家相繼出現了,例如多倫多市區近年盛行的zipcar租車服務,據說很受在當地金融區工作的人士歡迎。外國能,香港不能,這究竟是評判沒有創意,還是青年人創意不足?香港政府究竟想鼓勵年青人創新,還是想告訴他們不要創新?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