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影子摸索太陽的態度

2017/11/15 — 11:28

《silence》劇照

《silence》劇照

記得有次與朋友談信仰, 他提出之前與人爭論自身信仰的真假, 我跟他說了句大概是這個意思: 既然他證明不了是假, 那就有可能是真囉! 我為自己所說的後悔, 如果重講一次, 我會講:「如果你相信,那就堅持吧!」

信仰的特質也是祂珍貴的地方 -做人處事有堅定的尺度以及追隨美德的心意。 信仰的本質沒有連住利益, 有時反而有損失無著數。 所以有句老話是有道理的「 忠忠直直終須乞食」, 這些老話的觀察是十分敏銳, 明代有一士大夫名為海瑞, 從不收禮收賄賂, 工時做官, 閑時和妻子種菜養活自己, 過年至食一次肉, 雖官至二品, 但死後卻無錢殮葬, 要朋友夾錢至搞掂。 

人很多時都意識不了「尺度」, 故只能用功利衝量, 但暗中有意無意方便自己, 舒服完再賦與道德意義, 做成充實人生的錯覺, 然後空虛, 重覆再重覆。 但是人也會懷緬赤子之心, 而坦蕩蕩的人是最接近這種狀態。 笑傲江湖的令孤沖能縱橫正邪二派而得人敬重亦因為其做人大方坦蕩; 人們對屠狗輩喜而敬之, 因為是一就一, 是二就二, 如馬太福音5章37節「你們的話、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

廣告

但好好先生亦會令人喜歡,因為好好先生懂得將把尺較到大家都舒服的位置, 比起律己以寬, 待人以嚴的人和好好先生交往確是舒服得多, 他們將「理性」放在模棱兩可裡, 會說些:大家都岩/ 各有各觀點/世界無一定道理, 以寬容竊名取利, 討人歡心。 了凡四訓說寧願用人有原則但「不聽話」的人都不用好好先生, 因為怕敗壞道德。 人本性求舒服, 尺愈顯就愈不舒服, 同流結黨大家玩得舒服, 但君子之交卻很悶。 

而政治家的「尺度」更應清𥇦到一目瞭然, 比任何人都清楚, 有道德操守有原則, 如果政治家和政黨逐利無原則就會被對家藐視, 被支持者放棄。

廣告

為何長輩整天孜孜不倦教人要辯清「是非黑白」,而非教人理性; 道家要人絕聖棄智; 孔子要民不巧不智, 因為人巧會趨於利, 聰明容易但求智慧很難, 人民日日疲於生活的悲微使他們難於學德, 聽道理和質疑易, 理解背後的來源脈胳卻很難, 道理講得多也會悶。 比起社會主義要人人超凡入聖, 我較能為士大夫的體諒而共鳴。 自己做超人是個人的追求, 要人人陪你做超人就是不仁。

清代曾國藩被時人笑他拙, 因為他做事死眼皮, 他讀書時要逐字逐字讀、 逐行逐行讀、 逐本逐本讀, 不識前字, 不讀後字, 雖然做事笨拙但真誠, 比巧人離智慧近。 曾的「尺度」嚴謹過其弟子李鴻章, 但仕途不如李, 不過曾拙仁義之士、 李巧而合功利之徒, 這是處事手法的結果。

而對信仰被質疑只能堅持和默默,以身作則。 很多時抱持信仰者是難以和巧智的人爭論, 因為很多人不知道或明白你信奉的價值, 如果你和他鬥巧出惡言, 只會背棄你的信仰, 曾國藩會避開巧智的人, 即使面對亦以誠相待, 被惡言相對就唸唸佛經解壓, 而且以巧贏了人亦不能使人心服, 我們背負多少價值, 就要背負多少重量, 很多時這是相對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