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無啖好食】劣食迷思海鮮篇

2018/6/29 — 12:46

要食好嘢,必定要自己親自下廚!(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要食好嘢,必定要自己親自下廚!(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負擔外出吃飯的費用。對,既然在德國外出用餐所費不菲,那麼就去買菜,自己煮吧!

外出吃飯,吃到劣食,可以說是不幸,遇上廢柴廚師,下次不要去光顧就好了。如果在德國要自己煮飯,也都不滿的話,能怪誰呢?尤其是留學生,收入有限,財政負擔大,不可以常常出街食飯,一定要自己去超級市場買菜回家煮,廚藝不精(其實就是懶惰),德國的生活,自然無啖好食,也是怪不得人的。

接下來,我想講講幾個有關德國的「劣食」迷思。

廣告

德國沒有海鮮食!德國的魚腥味重,「唔彈」,不好吃!

這個講法以偏概全。誠然,德國海岸綫不長,你不是住在漢堡、不來梅、基爾那幾個城市,自然沒有可能吃到最新鮮的海鮮,也因為這個原因,水體生物作為食材,在德國飲食文化中,沒有十分盛行。在超級市場,也有可能只可以買到劣質的急凍魚。

廣告

德國最有名的河流之一,一定是萊茵河 Rhein!((圖片來源:WikiCommons)

德國最有名的河流之一,一定是萊茵河 Rhein!((圖片來源:WikiCommons)

在德國吃河鮮的機會,比海鮮多。河魚呢?河魚是沒有海魚的獨特海水味道,肉質也沒有海魚堅實,但是相比起海魚,河魚的味道雖然比較淡,但腥味不會太重。

要講河魚的話,一定要講我最喜愛的鱒魚,這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香港人,可能沒有特地吃過鱒魚(内地卻有養殖場養鱒魚扮成三文魚出售,所以你可能吃過不少鱒魚…)吃過的,都是差評,因為養殖場的環境差,魚兒都是在狹窄的環境中生長,在塘底吞吐淤泥和自己的排泄物,買回家,還要放在浴缸或者水桶裡面「放泥」。這些劣質魚,魚肉自然霉,而且有泥土味。還有很受懶惰,不想挑骨的德國人歡迎的「魚柳」,我確實吃不下,加厚粉漿炸出來,裡面水汪汪,肉都散掉了,稱不上是「魚」,但是如果你買到新鮮的鱒魚,自然是另外一個故事。

自己釣的鱒魚,如果符合體型和休漁時間的要求,可以就地宰魚,帶回家吃!(作者攝圖)

自己釣的鱒魚,如果符合體型和休漁時間的要求,可以就地宰魚,帶回家吃!(作者攝圖)

今年新年,有朋友來家中拜年,想煮幾道好餸招呼朋友,所以在附近的超市的附屬魚市場,買了幾條新鮮的鱒魚,這個魚市場,有得過獎,叫做薄有名氣,稱得上是一個買魚的好選擇。我自己準備的餸菜多,本來打算買一條就算,不料當天存貨不多,能夠買的都比較細,就買了兩條體型比較小的。蒸完之後,發覺肉質比大的還要結實,就感歎「長知識了」,魚不一定是越大條越好。但是有機會吃煙燻鱒魚的時候,煙燻的過程把魚肉的水分逼出,質地必定結實,這些時候就一定要吃大條的為上。

還有 zander,看維基百科,中文叫白梭吻鱸,煮得好的話,比鱒魚還好吃。在餐廳經常有起出一塊魚肉連皮香煎的 zander賣,多數配白汁意粉。魚肉煎完之後,魚皮上面的特有斑紋還清晰可見,吃起上來,我自己覺得無論是肉質,鮮味,都十分像海魚。不過,zander 要自己買的話,也沒有很多門路,所以有機會在餐廳點的話,我通常也不會放過。

這條就是 Zander,背上的黑色斑紋,清晰可見。

這條就是 Zander,背上的黑色斑紋,清晰可見。

說起買魚,我認識一個香港人,是一個住在德國幾十年的厨師,對吃十分有要求,除了因為工作關係,也因為自己太喜歡吃魚,所以特地托有開餐館的朋友搞了一張 Metro 的購物卡!這張卡,不是餐廳的擁有人和員工,沒有商業登記,Metro 不會給你,Metro 的大門也永遠不會為你打開。

沒有會員卡,有錢也進不了 Metro 的大門!(Metro.de 網頁截圖)

沒有會員卡,有錢也進不了 Metro 的大門!(Metro.de 網頁截圖)

但是 Metro 有賣活魚,他特別喜歡清蒸鱸魚,一卡在手,方便他可以買新鮮的鱸魚回來吃。我自問對吃還沒有這麼高的要求,我是沒有這種耐性的…所以我去考了一個釣魚執照,自己釣來吃…(是的,在德國要釣魚,要考牌)講笑啦,如果是釣來吃的話,恐怕會餓死,釣魚只是興趣,跟食魚的喜愛關係不大。但是這個「Metro 鬥士」的故事帶出的道理是,為了追求美食,就一定要有付出。

內地也有 Metro,有卡片就可以申請會員卡,方便得多。(圖片來源:WikiCommons)

內地也有 Metro,有卡片就可以申請會員卡,方便得多。(圖片來源:WikiCommons)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