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怎麼設計「台灣道路體」?

2017/10/7 — 16:53

設計一款字型,怎麼尋找靈感、從頭發想,並排除萬難?

設計一款字型,怎麼尋找靈感、從頭發想,並排除萬難?

懷著字體設計夢的有為青年設計師(😂)湯六(劉獻隆,Tom Liu,音:湯六,台灣人,此為真實人物)騎著機車,有天看著路上的標線字體,忽然想到:「怎麼沒人想做這樣的中文字型呢?」瘦高的中文字型很少見,標線字的風格也特殊。說不定有發揮空間。於是他開始計畫設計一套「台灣道路體」。

藉這個個案例,我們要分享一下:從頭開始思考一個字型設計提案,得做哪些事情?

本文同步以圖輯形式發佈於湯六的粉絲專頁「大小設計」以及 justfont 的粉絲專頁「字體課」。

廣告

零、這套字型要拿來幹嘛?

設計任何東西都一樣,先想設計的目的是什麼。到底這個「台灣道路體」是想要真的有朝一日變成台灣道路上統一的「字型」呢?還是一個趣味為主的作品,目的是引起台灣用路人的共鳴,以「裝飾字型」為主的應用取向?

廣告

例如,變成紙膠帶紀念品?

例如,變成紙膠帶紀念品?

以目前技術環境而言,還沒聽說大型標線字有字型可以用的事(小字則是很常用模板處理,例如台灣的綠色「人行道」字與圖案都是去套模板的)另外,若真為汽機車行駛設計標線字體,那也要考慮到駕駛的俯角透視問題,字體必須要故意設計成一個上大下小的怪異比例,駕駛人看過去才會是正常的字。

道路體的設計需要考量這樣的視覺差異嗎?|製圖:鄭初陽

道路體的設計需要考量這樣的視覺差異嗎?|製圖:鄭初陽

所以感覺湯六的台灣道路體仍應以平面印刷為主,訴求裝飾目的、喚起情感等等,是設計重點。除此以外,他更需著眼的是中文平面印刷字型很少有「窄體」的市場空缺,道路標線體正好符合這個條件。

道路體的目標市場,倒是可以瞄準這個傷腦筋的情況

道路體的目標市場,倒是可以瞄準這個傷腦筋的情況

就像歐文市場的 Din,湯六的目標是發展一種 Condensed 的窄體中文字型

就像歐文市場的 Din,湯六的目標是發展一種 Condensed 的窄體中文字型

台灣道路體中文基礎範例字

台灣道路體中文基礎範例字

一、背景研究

原本馬路上是沒有標線的。工程單位用白色、黃色油漆在馬路上做記號以劃分動線,開始於一百多年前的美國。密西根州工程師 Edward Hines 無意看到牛奶卡車不小心漏了幾滴在路上,便突發奇想:或許以白色油漆標示車道,更能避免與來車相撞的危險。

柏油路上的標線就是這樣誕生的。經過百年發展,變成我們所知道的模樣。世界各國政府大多對這些標線的樣式與設置方式有規範;聯合國相關委員會還多次開會制訂,但提出的多是大方向。例如字要多高、書寫方向為何、最多不能超過幾行、顏色⋯⋯等等。除此以外,看似工程機械色彩濃厚的道路標線字體與符號,或許仍有個人創作的空間存在。

繪製道路標線可不比電腦排版印刷。各種標線符號大多是師傅用機器手工繪製,不會有字型能用的(頂多刻個小模具)。但對於設計師來說,把腦筋動到道路標線字上也是正常的。畢竟這種字體比例很特殊、線條與質感也不是一般書寫工具能創造的。但說來奇怪,字型廠商卻也還沒把腦筋動到這種風格上。

二、創作文獻探討

不過,就像研究生提報那樣,湯六得先 search 一下前人的作品。

日本獨立字型設計師岡澤慶秀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標線字體。或許在旁人看來,沒有特別的地方,但對平常興趣就是亂看字的設計師而言,有些「野生的字」做得會令他們會心一笑,點頭稱贊「真是很好的設計呢!」。就這樣經年累月觀察下來,看出了心得。在 2012 年一月,他發佈了「道路的字」。顧名思義,模仿了標線字體。字型內有平假名、片假名、英文與數字。不僅如此,還依磨損程度提出了五個不同的家族成員,分別依繁忙程度不同的東京道路命名。

(日本獨立字型設計師岡澤慶秀設計的「道路的字」來源)

德國設計師羅小弟 (Roman Wilhelm) 在香港浸會大學當駐校藝術家時,創作了「香港馬路體」作為「香 HEUNG」創作計畫的一環。

羅小弟認為這種字體是在地的「視覺纖維」,代表了香港的街道。不只如此,對他來說,這也代表了 2014 雨傘運動時走在路上、睡在街上的抗議者精神,如此一來便令這字體不只是視覺印象的元素,同時也與近年的政治事件產生關聯,達到視覺傳達與社會互動的目的。

本來只為了「香 HEUNG」計畫的需要設計了幾組字而已,但因為推出後廣受身邊朋友與香港公眾的關注,因此他也正以此發展一套完整的泛中日韓字型。據了解,目前已做完韓文部分。

羅小弟設計的「香港馬路體」(來源:http://www.roman946.de/heung.php)

羅小弟設計的「香港馬路體」(來源:http://www.roman946.de/heung.php)

回到台灣。道路體的點子在腦中迸出了火花,湯六興沖沖的找了字體圈的朋友討論。結果字嗨版主 But Ko 說:「人家早就做過了」(指岡澤慶秀 2012 年作品),justfont 字型設計師國榕也告訴他:「在香港的德國設計師羅小弟也有相關作品了。」

登愣!真是太遲了呀,湯六!世上總是英雄所見略同呢(?)不過別擔心,俗話說五里不同風,十里不同俗,更何況東亞地區是差不多 5000 公里的範圍。台灣師傅畫的標線字風格應該也是很有自己特色的吧?為了多瞭解一點關於道路體的知識,於是我們跑去訪問貨真價實的標線師傅,看他們怎麼說。

三、田野調查

雖然不是真正的長期田野調查,但好歹也要訪問到真實的職人徵詢意見。我們很幸運能訪問到有 30 多年工作經驗的吳志文師傅。

師傅說,他 35 年前入行,當時台灣的標線公司全都是日本人經營。而他沒有經歷所謂的培訓流程,也沒有人教他所謂的寫字方法。主要還是那句老話:看個人的資質。

要成為一個能拿標線機畫字的工人,是需要花時間的。「一開始只能從掃地學起,第一年大概都只能掃地。」師傅說。

「必須先學會怎樣把地掃乾淨,料鋪上去才不容易掉;同時,掃地的時候,也就順便學會怎麼『踩線』(指觀察地勢、測量中心點等技能)。但這還不夠,還得學會怎麼燒料(把各種原料如⋯⋯放進機器中熔煮)。」這些都會了以後,也差不多看熟了資深工人的工法,才可能開始畫線。

與師傅出任務,實地勘察畫標線字體的情況

與師傅出任務,實地勘察畫標線字體的情況

不過,這也不是像作塗鴉那樣可以自由揮灑。世界各國的交通建設規範大多都有框架規定。

美國的 FHWA (Federal Highway Administration,聯邦高速公路管理局)規範與聯合國的「1968 維也納世界交通號誌會議」留下的文件,受到全世界許多國家採用。或許是為了配合駕駛人的透視,以及行車速度下的「隧道視覺」,這些規範都建議道路標線字體必須是長方形的。

美國 FHWA 規定道路標線字必須為黃色,而且高度不得小於 6 英吋(約 180 公分);「維也納交通號誌會議」則進一步將速限考量進去。在速限高於時速 50 公里的道路,字高不得小於 2.5 公尺高。台灣交通部的《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中也有長 2.5 公尺或 1.5 公尺兩種規格。

這次,我們的師傅是在巷弄裡 150 公分,寬 100 公分的框架之下畫字的。

四、調查紀錄

我們很幸運得到師傅與興旺工程的同意,在一次實作中跟拍,所以有機會詳細紀錄(至少是這位師傅的)道路標線字體工法。

字體領域的準則就是「工具」與「技法」決定字體的外貌。學過書法的朋友也知道,用什麼筆、紙、墨,甚至寫字的筆順,都可以影響作品的成果。道路標線字也是同樣道理。

工具

(師傅所用的標線推車)

道路標線機基本上是一台推車,上面有鍋爐。整體有一定重量,操作上需要迴旋空間。鍋爐可以把各種材料熔煮成漆,鍋爐下有個承接塗料的斗子,連著把手,標線師傅拉一下,塗料就會滑下,留在地上。給料漏斗的寬度是十公分,也就是標線文字的「筆畫寬度」,一筆寬度剛好是字寬的 1/10;塗料主要成分有:石粉、碳酸鈣、色粉、沙拉油、樹脂。這種塗料要乾燥得需一段時間。

技法

在畫字之前,我們的師傅會先用準繩裹上石灰粉在地上打出直線,形成字的框架。

小林章《街道文字》紀錄兩位大阪手繪招牌職人工法,寫字筆順與一般書寫相當不同。招牌繪字通常是先寫完上下左右的邊,筆順是由外而內的。道路標線字頗類這種工法,先完成週邊,再完成裡面。這是較能確保文字工整、空間分佈與文字大小均一的方式。但與一般油漆招牌不同的是,標線塗料凝固乾燥所需的時間比油漆更長。

筆畫稍複雜的字如「救急通道」等,因為文字內部有筆畫交疊問題,如果塗料未乾,輪胎滾過去字就髒了、油漆沾黏了。所以如果看到師傅字寫到一半又不寫了,不是因為他放棄,而是必須先等漆乾,所以先跑去寫下個字。

另外,由於工具遠比一般的筆還重,師傅「運筆」時要思考怎樣接到下一筆才會最好使力。

個人空間

為什麼這些打圈的地方要這麼處理呢?師傅說:這是個人風格。

為什麼這些打圈的地方要這麼處理呢?師傅說:這是個人風格。

但有趣的是,即便有框架,師傅們還是可以加入一些個人風格。

例如有些字的偏旁,如「橋」的「木」部、「和」的「禾」部,有時候會看到底端明顯翹起一條尾巴。這可不是什麼為了更好辨識的設計,而是一種風格。師傅說他忘記是哪一家了,但這明顯是該公司的手筆。

我們這才明白,原來不只是書法有性格,或字型公司有所謂的「自家 style」——就連路上的標線也是有師傅自己的風格的。

師傅說,這一行不只是畫過去這麼簡單。雖然時有所聞因為預算過少,時間太趕(施工太久,會被里長與民代關切的。)而讓品質顯得粗製濫造,但一些比較有規模的計畫,例如「路平專案」(尤其是主要幹道),字寫得太醜的話,還會被驗收的要求重寫。

五、實作,以及展望

已經知道施工方式,那麼怎麼落實在平面的設計上呢?基本的框架是必須具備的,如下:

基礎框架設定

基礎框架設定

有些國家的道路標線體會在橫筆加粗,以符合駕駛人視角的落差補償。筆畫稍微粗一點,從駕駛座俯視才會覺得粗細是正常的。另外一種情況是梯形修正:因為駕駛的透視感使然,文字頂端看起來會比底部窄。所以文字理論上應該要有一點倒三角形,在駕駛座的透視上才會感覺是正常的方形文字。最後,因為道路標線機器規格使然,道路標線字體每一筆畫都是同粗的。

盡量保持每筆同粗

盡量保持每筆同粗

不過,湯六設計的道路體有需要講求跟道路上的標線字一模一樣嗎?恐怕沒這個必要。主要是因為,道路體預想的應用範圍是平面、印刷,而不是真的放到大馬路上變成真的標線體。所以設計師還是得注意這個預想情境的合理性:不會有橫筆加粗、梯形修正的需要。同時,也不能真的每一筆畫同樣寬度。

字型設計就是這樣:即使是每一筆好像寬度都一樣的黑體,也需要做出「主筆畫」跟「副筆畫」的差別,粗細並不一致。如果每筆寬度完全一樣,某些字看上去會特別黑。湯六的道路體就要小心這一點。

至於如何保有這份作品的獨創性呢?雖然說主題都是道路體,但設計師作字很難不帶入自己的風格,或者更近一步說是帶有地方色彩。與香港道路體比起來,湯六做的台灣道路體是想要設計比較寬闊的感覺。字面寬、中宮比較放大。另外,台灣師傅畫字時,很講究曲線的。這一點也能作為台灣道路體的顯著風格。

所以,帶著以上知識、觀念與心得做出來的範例字會長怎樣呢?

台灣道路體中文基礎範例字

台灣道路體中文基礎範例字

道路體的應用示意

用於明信片設計

用於明信片設計

呈現台北市行政區的名稱

呈現台北市行政區的名稱

用於交通相關的印刷品封面設計

用於交通相關的印刷品封面設計

landing page 的大標題

landing page 的大標題

中文字有很多個。要符合台灣日常用途,他至少得做到 6000 字以上。如果要符合台灣普遍的 Big5 字集,字數還得飆升至 13000 字⋯⋯。如果在繁忙的日常工作之外,湯六很幸遇的還能抽出時間做字的話,還有幾個點子他可以參考:

a. 不只是文字部分,交通號誌也能納進來,成為名副其實的道路字型。
b. 以不同行駛速度之下所需的字高發想,將這個字型發展為依 short, regular, tall 來區分的字型家族。

目前臺灣道路體的符號與數字陣容

目前臺灣道路體的符號與數字陣容

不過湯六,這兩個點子看起來都很讚沒錯,但是,也得要有時間可以來完成啊!😂

獨立字型設計,需要您的鼓勵!請多多留言鼓勵作者吧!👏👏👏👏👏
或按讚支持湯六的粉絲專頁大小設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