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惜別中大李慧珍咖啡室

2018/5/23 — 11:16

前日看到 CUHK Secrets,說李慧珍咖啡室(珍Can)將要關門大吉了。

本科生時代不常去,因為比較貴,中午人多要等位。多數上日文堂後便到崇基飯堂吃頹飯,或者直接上本部吃Franklin Coffee Con檬粉;要喝咖啡的話就到Med Can,緣份到了還會等到冰凍檸檬批。

廣告

我與珍Can的緣份,始於PGDE。當時有家室有兒子,要專心讀書已經不易;一天學校工作後回去提起精神上課,更難。中大的安排已經很貼心,PGDE的課堂都安排在最近火車站的幾棟教學樓,這樣已經省了等校巴甚至跑上本部的時間。

廣告

那時到中大上課前,必須先醫肚和提神,時間不夠的話就在火車站買兩件紙包蛋糕、一罐咖啡;時間許可,六點前到的話,我會到珍Can吃一個平靚正的「下午茶」。

好景不常,之後我失業了,家裡多了女兒卻少了一份全職收入。那時只剩下最後一個學期,為了節省開支,我索性提早晚飯,在珍Can吃一個很飽的下午茶,放學回家之後吃一個水果就和孩子睡覺;不用上課的日子則到夜校兼職。

珍Can的下午茶,成了我育兒/兼職/讀書的忙碌生活中的夾縫,讓我能夠好好安靜,餵飽自己、善待自己。那杯香濃咖啡,為我提神;那碟飛碟、意粉、沙律、薯條,滿足我口腹、為我打氣,讓我有力氣再上路。結果我PGDE拿了很好的成績,好到竟然能上台領證書。

心血來潮,我帶女兒去珍Can。她五歲了,坐在我身邊吃煙肉蘑菇芝士飛碟。女兒問我:「為什麼一定要來?」我只簡單交代說,因為這咖啡室要關門了,所以媽媽來道別。過去的事我都說不出口了,那時因為女兒還真的吃了很多苦頭。只是那時候的辛酸,如今看來都是甜美的祝福。

珍Can,再見了,謝謝妳。

(午餐後還和女兒在崇基附近散步。讀書的時候都沒有閒情逸致去欣賞校園景色,畢業多年了才懂得欣賞那樹蔭、小橋、流水、教堂。問女兒入不入這大學讀書,她說:「不了。太多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