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上一個不眠不休的行業

2017/8/22 — 15:11

Zach Ware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Zach Ware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前幾天,跟一班入行兩、三年的年輕同事閒聊,說到最長一次通頂能持續多久。一、兩天實屬家常便飯,最長的那個試過56小時不眠不休。當然,我並不是鼓勵、吹噓通頂工作有幾能人所不能,而想說是通頂背後那股熱情與鬥志,在沒有被威迫之下,仍自發性去通頂、再通頂。

更過份的,聽說最近公司招聘的十多個暑期實習生,當中有幾個也時常通頂,其中一位家長打電話向人事部查詢公司為何給予這麽多工作,令致她的兒子「離家出走」?那位媽媽略帶投訴的語氣,為何有一份工非要通頂不可,話說她兒子廿多年來從未試過因考試或工作不回家睡覺,上了廣告公司的暑期工才十多天,就接連有家不歸。經過查察,發覺他們通頂的原因是為了brainstorming度橋,而非有甚麼非完成不可的工作或過不了今晚的deadline。大概眼見其他同事都在馬不停蹄地趕project,被那種氣氛感染,也想試試這種爆忙工作、追求完美的滋味吧。然而,如此年輕就「愛上」通頂,幾時才通到老?

做廣告,有誰沒試過通頂?在過去許多通頂的經歷中,有時因開了turbo,完成工作後第二朝,躺在床上眼光光,許多畫面不斷急速在腦海飛過,好像變得再也不懂睡覺了。也有試過,通頂至清晨,深深感受到黎明時分的浪漫,慢慢看到天空泛起魚肚白,鳥兒的叫聲劃破大地的寧靜。又有幾次,集體通完頂,與團隊一起興奮的去飲早茶,然後回家沖個涼,又精精神神的開工。通頂,無疑是辛苦的,但箇中樂趣,外間人有時會難以明白,耐人尋味。

廣告

最近,有位相識近廿年的舊同事不幸離世,才四十出頭,感到傷心之餘也帶來了一點啟示,無論工作多熱情、多執着,也應該好好愛惜身體。我試過連續多個星期大感冒,沒時間看醫生。直至有一晚咳得辛苦,做完工作已差不多天光,拖着半死的身軀去醫院睇24小時門診,遇到一個不多說話的醫生,記得臨走時,他輕輕的說了一句:「食藥也沒用,還是早點睡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