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呼吸,但沒有好好呼吸 — 《與正念同行》 觀後感

2017/10/10 — 18:30

《與正念同行》預告片段截圖

《與正念同行》預告片段截圖

【文:這個世界有點虛 】

入場前的心理建設:

1. 一行禪師出場不多,說話更少,不要以追逐大師的實體以目標。
2. 電影沒有明確的起承轉合,沒有精彩的故事脈絡,以禪師弟子在法國梅村修習正念的生活片段串連而成。這電影所試圖捕捉的是靈性,而非娛樂性。
3. 在電影播放期間,曾傳出一陣鼻鼾聲。電影營造的氛圍會使人感到非常放鬆,建議有一定的精神態狀才進場。

廣告

如果我的重點是錯重點:

一. 約伴侶一同觀看

廣告

選擇愛侶,興趣相同是bouns是錦上添花,價值觀相符才最重要。 相約情人不一定要看愛情片,選擇這類能引發討論的內心戲,或更能增進感情。 電影中涉及很多日常未能觸及或不會無故探討問題,例如人究竟追求什麼;為何當我們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後,仍不快樂;如果出家,有什麼最使你依戀不捨;怎樣活得逍遙自在;如何面對變化與失去等等。這類問題通常沒有結論,沒有盡頭,但那個在迷宮打轉的討論過程非常重要。

我們永遠無法徹底了解我們的伴侶。戀愛本來就是兩個獨立個體,試圖向彼此盡量貼近的過程,有時順利,有時會感到困阻重重,像一頭栽進鐵壁一樣。如果與你牽手的那個人,能在電影後花時間與你討論這些無聊問題,或者便是多打開一道門,多交換一條鎖匙。 

二. 勤剪頭髮 

禪師的弟子們每兩至三星期便會剃一次頭髮。

如果要維持髮型,就得勤修剪。不要讓頭髮變成失控的怪物,不要讓它淪為照鏡時一個蓋狀的煩惱。要多些光顧髮型屋。

三.過世的寵物去了哪? 

這是電影中非常動人的一段。

一位小妹妹問一行禪師:「一隻她深愛的小狗去世了,怎樣可以不難過?」

一行禪師回答:「天上的雲朵消失化作雨滴落下,成為你手中的茶,帶著正念喝茶,雲就在茶裡。」我們就可以對手中的茶,像對小狗一樣,跟它SAY HELLO。

小狗去了那裡,怎麼可以不難過呢?佛家信輪迴說轉化,看破形相,眼前的山水不盡是山水,樹底的落葉不只是枯榮。我覺得很難,只能聽見,未能聽從。那位小妹妹會明白嗎?電影沒有明言,但她聽到禪師的回答後便一展愁眉。這一幕,我看來,就是兩顆非常柔軟,柔軟得足夠變形的心相遇。如果不學佛,不懂禪,不慎遺失,便多貼近小孩。

四. 何為正念?如何活得不枉此生?

在法國梅村有一獨特的習慣,每十五分鐘便會有鐘聲響起。在鐘響期間,村裡的人便會暫時放下手頭的工作,停下來察覺自己的狀態。這目的在於定時敲醒自己的心神,提點自己好好專注當下,並把它養成一種習慣。

何為正念?如何活得不枉此生?對於這兩個叩問,在電影中提出了一個極其簡單同時也甚為困難的答案:好好呼吸,把注意力放在一呼一吸,把注意力投入到每個循環裡面,即活在我們正身處的時間裡面。唯有了解當下,我們才能真正覺知時間,不致讓一分一秒白白流逝,找到What am i doing ,把我們渡過的日子與朦朧的睡夢區分。

有人問: 「和尚應怎麼修行? 」 

大珠慧海禪師回答:「飢來吃飯,睏來眠。」

對方再問: 「平常人也吃飯睡覺,這也算修行?」

禪師回答: 「平常人吃飯時千般計較,不肯吃飯;睡覺時百般思索,不肯睡覺。」

「禪」即真正地活在當下。

五. Dr Strange /奇異博士的聲音魔法

多數人是慕一行禪師之名,也有部分人是衝著Benedict Cumberbatch 的旁白而入場。

這名英國當紅男星在預備拍攝Marvel 旗下的Dr Strange / 奇異博士期間 ,曾到印度學佛與冥想。他於訪談中提及,他有空便會練習冥想。這習慣幫助他更冷靜,更有耐心,更專注。當導演一喊ACTION,演員就須屏棄雜念,專注當下,化身角色,這跟冥想的原理與如出一徹。他私下亦曾閱讀一行禪師的行品,故當他獲邀請擔任此電影的旁白,便爽快答應。

他的旁白並不常出現,除了於電影的開首與收結,只有三,四次在電影中段穿插。電影沒有明確的主線可追隨,他的旁白則成功的融入其中,成為電影裡的充滿詩意的脈絡。儘管寥寥可數,但感染力強大。原因有二:其一,他所唸讀的皆字字珠璣,字句摘自一行禪師年輕時所寫的詩集《芬芳棕櫚葉》(Fragrant Palm Leaves),內容滲透禪意,帶有深刻哲理,彌補電影對白不多,直接增加電影的內函,使畫面更見深邃空靈。其二,便是他的聲音真的非常動聽,磁性渾厚的聲線,加上純正的英式口音。有人認為他是現今影壇最性感的男星,那性感大概是種不能單靠肉眼就可囊括的氣質,他的聲線就揮發著使人頑石點頭的誘惑。

(作者簡介: 如果我的重點是錯重點:寫書評、影評、樂評及一切我喜歡的東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