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害怕,但是我會面對

2018/6/22 — 9:21

下午在開庭空檔前,到和平島去看海。

說是看海,比較像是想要回家看看爸媽,見到他們的次數,應該是見一次少一次,能回家,那麼找時間就去看看他們。在開車的時候,一直想到一個社會新聞,就是有個兒子「家暴」媽媽的事情。從文字裡的描述,看得出來兒子對於失智母親的無奈與不耐,但是卻又有著必須要照顧的義務與責任,於是日常生活的點滴讓這位兒子失去了理智,以外人不能理解的方式對待老母親。

人到中年,總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感慨,在年輕的時候不會想到,例如老後的人生。有天我突然發現,原來父親已經78歲,一個我以前無法企望的年紀,各種以前只有在社會新聞與書本上看到的問題,逐漸浮出水面,讓我越來越害怕,例如失智,畢竟這是一個 long goodbye,而不是一個short see you later。我很怕一天早上起床,他慢慢的不記得我,然後忘記他的老婆,還有他自己。

廣告

在中午時刻,我看了海、去了土地公廟、跟爸媽聊了一點時間,然後到法院開庭。腦袋裡卻一直在想,我要怎麼面對他們的衰老?照顧逐漸老去的父母,跟把孩子帶大,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畢竟父母只會越來越糟,但孩子會越來越好,對於耗盡精神照顧老父母的孩子來說,經濟是問題、心力是問題,在不斷攀升的壓力下,又有多少人可以有把握,自己真的可以面對越來越退化的大人?

我沒有把握。所以,我只能把握每次見到他的機會,當作一期一會。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會忘記我,而我,到時候會不會也對他失去耐性,忘記他在我很小的時候,牽著我的手爬樓梯、教我如何吃飯的樣子。

廣告

我很害怕,但是我會面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