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六四,什麼是自由?(三)

2018/6/8 — 12:19

六四當天早上,還發生了一件事,我要出席一個 Skype interview,為了競逐 Faculty 的一個 Knowledge Exchange Award。面試開始了幾分鐘之後,畫面突然間 freeze 咗,只能靠聽,然後盡量回答,我相信在現場的兩位隊友會配合,也不想 make a fuss,只好 keep calm and carry on!

雖然生死未卜,單憑某些 panel member 問題的方向和語氣,心裏面已是打了輸數。「除了參加你的 project 的人之外,你的計劃又曾怎樣影響到沒有參加的人?」我當然給了一些答案,但我也知道我能夠給予的回應並没有他們想要的數字或真憑實據。學跳舞本來很好,沒想到竟然悲從中來,回想起過去一段很長的日子,申請甚麼大 grant 細 grant,甚麼奬都落空,的確令人沮喪。

GRF 一次又一次死了。大家都話研究雨傘運動,一定死。

廣告

CRF 又死埋。怎能忘記這個報告呢?

Reviewer 1: very good, excellent, very good, very good
Reviewer 2: excellent, excellent, excellent, excellent
Reviewer 3: fair, good, very good, very good
Reviewer 4: excellent, excellent, excellent, excellent
Reviewer 5: excellent, excellent, excellent, excellent
Reviewer 6: good, good, excellent, good

廣告

24 tick 之中有 23 tick 都說你好又有什麼用,還是死直,多月來的努力頓時化為烏有,欲哭無淚。

競逐甚麼「網絡公民」竟然可以咁死法:網民投票你得票最高,但評判並不是最喜歡你,把一個個人奬俾咗個團體,又死埋。

今次競逐這個 KE Award,越寫越有信心,成隊人都非常合作,真係好 proud of 大家,又如何?

阿詩老師說:「不能洩咗道氣,無論如何,要跳哂先講。」但我很怕自己對名利太多期望,為要做好失敗的準備,先迫自己洩氣。

幸好車厘子是生在樹上,必要用條梯爬上去,然後你必要抬高頭,在找尋深紅色成熟了的車厘子之際,你會看見樹葉樹枝陽光和天空,任憑你在追逐名利之中失去了什麼,也沒辦法不變回一個少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