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錯了,但是……」

2017/2/20 — 12:06

Credit: David Robert Bliwas / flickr

Credit: David Robert Bliwas / flickr

一年級的的孩子每天都在學習如何跟別人磨合,過程中難免會碰上一些小衝突。每天令我最頭痛的,往往是那些源源不絕的小投訴。

「Ms Yu ,他打我。」

「Ms Yu ,他用鉛筆在我的工作紙上畫了一下。」

廣告

「Ms Yu ,他在偷偷看書。」

「Ms Yu ,他將擦膠碎灑在我的頭上。」

廣告

「Ms Yu ,他不斷對我說話但他的口很臭。」

孩子自我中心強,每遇上不合心意的事情,他們都希望搶先跟老師分享,表面上是希望老師替他們抱不平,實際是想看看老師會如何反應,從老師的言行間學會分辨事情的輕重。當這些投訴開始氾濫時,我便會跟他們說:「Ms Yu 上課的主要目的是教音樂及跟你們唱歌、玩遊戲。如果所有人都比較喜歡投訴,不如將『音樂課』改成『投訴課』,人人一起皺著眉頭聽投訴好不好?」他們當然立即說不好。我繼續說:「從今以後,當你要舉手投訴前,請先想想要說的究竟是大事或小事;大事當然便要立刻告訴老師。如果只是小事,首先想想是否能夠接納及原諒朋友,如果真的不行,請你下課後才跟我說。」令人安慰的是,經歷了一個學期的練習與不斷提醒,孩子開始能夠分辨何事為大、何事為小,不再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而舉手投訴了。

話雖如此,「他打我」依然是老是常出現的投訴。當然,小學生口中的「打」通常是指別人在自己手臂上特意拍了一下。但打人如何說也不對,所以即使一萬個不願意,我每次還是會認真處理。情節一般是這樣的:

「Ms Yu , Bobby 打我。」

「Bobby ,你有打他嗎?」

「有,但是因為 Carson 先打我…」

「不要說『但是』,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有否打他?」

「有,但是…」

「行了,我對『但是」沒興趣。你承認打人,起碼是個誠實的孩子。但是打人不對,所以請你向 Carson 道歉。」

「Carson ,對不起。」

「很好。 Carson ,現在我問你,你有先打 Bobby 嗎?」

「有,但是…」

「我不要聽到『但是』,既然你承認了,你也是個誠實的孩子。在任何情況下,打人也不對。請你也跟 Bobby 道歉。」

「Bobby ,對不起。」

承認自己犯錯,換來最寶貴的並不是對方的原諒,而是一份心安理得。既然扯平了,誰也不再欠誰,他倆半跑半跳地一起玩耍去。

錯就是錯,一句『但是』於事無補。能夠在犯錯後簡單一句承認過失是種基本的修養,即使得不到原諒也起碼能守住自己的尊嚴,滔滔不絕地為自己找藉口只會越凸顯自己的不濟。

曾經在上課時提起《孤星淚 (Les Misérables) 》中 Jean Valjean 這角色的故事:他曾因偷竊而入獄。年輕時在經濟蕭條的環境生活,全家上下都餓慌了。為了保住家中孩子的性命, Valjean 迫不得已去以身試法,跑到附近的麵包店偷了一條麵包,卻被抓個正著,被判入獄。

跟不同年紀的孩子說這個故事,會得出不同回應。當我對六、七歲的孩子說:「但是如果他不偷麵包,他便會餓死。」孩子會一臉茫然地望著我,不明所意,因為他們覺得人犯了事,被懲罰是理所當然,沒有「但是」。「灰色地帶」是小孩未明的道理,所以你看,黑白分明的他們活得多快樂!孩子在生活裡經歷過窩囊逃避會如何受良心譴責,不好受;反而勇敢面對後便能過得光明磊落。

一句「人誰無過」很動聽,卻不是能夠避免懲罰的理由,這是連六歲小孩也明白的道理,亦即是每個人都曾經明白過的道理。環顧四週,有許多大人就連六歲都不如,連黑與白都未分得清便像鸚鵡學舌去談「灰色地帶」,一提起犯錯總要補上一句「但是……」為自己開脫;一時的逞強竟然賠上一生的心安理得,可笑也可悲。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