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潛質 根本無中生有

2018/4/8 — 19:10

國際象棋(資料圖片)

國際象棋(資料圖片)

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了某個年紀,又或者是有Asperger傾向的原因,越來越多人對我說著:「你有很大的潛質,但是無法好好發揮」

本來我也對自己有潛質的這個說法深信不移,然而生活上各種際遇卻又不得不使我重新思考,到底潛質這種概念於人有可用。

在大層面上,李小龍的說法不錯,而且正正中了教育的核心。做義工講教學,歸根究底是希望可以幫助生活條件不及自己的服務對象(小朋友),忠實地發展自己的潛能。如果一個小朋友的潛能不得以忠實地發揮,不但社會錯失了人才,對小朋友和週遭的人本身也會產生危害。教育的作用不單是傳授知識,而是要如何作為一個人,這點和王陽明心學的觀點一脈相承。

廣告

但進一步探討,卻發覺潛能這概念充滿吊詭的地方。

首先,忠實地發展自己的潛能有「致良知」的假定,也就是說他假定了人的潛能必會導其向善。當時王陽明多番勸阻池仲容而不得要領,才無法不得不殺而棄之。如果有人天生覺得自己的潛質在於殺人放火,而他要去忠實地發展自己的潛能,不斷去殺人放火,猜想這也不是致良知能回答的問題。人心起始或善或惡,而終歸二判。

廣告

再者,潛質是一種模糊不清的東西。知行合一解決了很多古人哲學上模糊不清的問題,到底是先知後行還是先行後知。但是潛質這樣東西卻不可考,而終其一生不少人當初被認為有潛質,最後寂寂無名。潛能對他們而言不過是別人所猜想他們將來能有何等成就,而終其一生不斷為別人對自己的猜想而努力,認為自己的本事就如別人口中所知所說的一樣。

而且,就算你有潛質,也不一定就表示那種潛質會為你帶來喜悅。就星期六,上義工班的學生有個輸了棋之後不斷破口大罵,我訓斥他不能這樣對待老師和同學,而他一氣之下就開始想對中心職員和我動手動腳,之後不得要領就跑開。他只是小二,而他母親既有內疚而一路縱容,亦比他父親更察覺到有問題。

這學生我們都公認很有所謂潛質(如果這字還能有啥意義的話),而國際象棋亦多是招攬到這一類學生:主流學校裡不被認為有問題而缺乏輔導,然而旁人都清楚知道這孩子如果不接受幫助,他的脾氣和性格對自己對所有人都將會做成極大影響。我的意思是有潛質又有何用,如果他的潛質將不能使他活得開心快樂。別人對他有潛質這事越加縱容,因為他有熱情而寬容,這會是一場災難。

之後還是決定要暫時讓他停一兩個月課,要讓他知道這世界不是所有事都能一個道歉就能像粉筆抹掉,道歉過後就能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有些人有些事一剎那就一生。他母親不斷強調她兒子比兩年前多有改善,但我心知,只要你追不上同年人的水平,那怕你改善得有多快,別人早在接觸你的頭十分鐘已能決定要如何對待你。

做義工只因為自己後悔,不想別人跟自己一樣後悔。

說到底,我既相信有潛質,同時亦不相信有潛質。兩個看似矛盾的概念共同存在並支撐著對方,成為一個合理的Paradox。既然潛質的概念成為成為一只schrodinger cat ,那麼只有你打開盒子之後一切才能確定。既存在也不存在,這種事實只有對理論學家有意義,而對於生活毫無意義。

The only way to know is to find ou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