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蜜人 (6)

2017/7/17 — 12:06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從前蜂巢四處可見,幾年前仍有不少蜜蜂徘徊,如今忽然變得稀少,找了半天也不見那又胖又圓的黃金蟲子。接近小鎮和伐木場的那段樹林地帶,卻不見一隻蜜蜂,更遑論蜂巢。提提心想蜜蜂都躲在原始森林裡避難,於是舉起開山刀,劈開阻路的植物,進入未知。他希望在人跡罕至之地還有天上的蜂蜜。

路漸漸變得崎嶇,雜枝橫生,割得他滿身血跡。他不斷揮動開山刀,開一條簡單的路,徐徐前進。提提有了心理準備,這將會是最痛苦、最長久的一次採蜜。他不知是否帶了足夠的乾糧,便假設了最壞情況,減少每次的食量。

兩小時後,他來到祖先亦從未踏進過的地帶。父親曾說過這地帶是吃小孩的巫師盧加居住之地,進入的人都喪了命。提提是最後一個記得這傳說的人。這地帶確實有點不同,他毫不感到陰森,卻給他崇高的感覺。這裡從未開發,大樹也比其他區域的高,並且更茂盛,陽光觸不到地上,提提只能依靠樹冠上的微光辨別方向。

廣告

尋覓了一段時間,依然無果。提提因不斷揮動開山刀而感到手臂很酸。天上烏雲密佈,卻沒有下雨,使森林變得極為悶熱。他滿身傷痕,又饑腸轆轆,不得不停下休息。他找到一條小溪,喝了一大口,又洗去疲倦的汗水。他倚著粗大的樹幹,合上眼睛休息。他沉思爬樹的情況,讓身體好好準備。他雖然是位爬樹高手,但每次也不敢輕敵,因森林是值得敬重又可怕的對手。

在沉思之中,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就像老朋友,並且越來越響,時左時右。「這是昆蟲…沒錯了,是蜜蜂!」他睜開眼睛,果見一隻蜜蜂在附近徘徊。他站起來,舉頭細看蜂巢在何處。他知道有蜜蜂的地方,附近便有蜂巢。他的動作嚇怕那隻蜜蜂,向北方飛走。它的速度很快,不一回便消失在他的眼線內。他朝北方走,碰碰運氣。

廣告

一會兒後,他又見到蜜蜂,不只一隻,卻是三隻。他興奮地叫:「一定在附近了!一定在附近!」在他面前,有一顆十個人手挽手也圍不住的巨樹。此時,有一滴雨水落在提提的額頭上,他舉頭一望,卻見這顆樹極高,仿佛頂著天空。

這大樹樹冠裡,有一群細小之物徘徊,在微弱的光線之下,像剪影投射到提提的眼中。這細小之物的陰影與樹葉的影子融為一體,提提不確定那是甚麼,卻聽到微弱的嗡嗡聲。他確認那細小之物是蜜蜂的影子,該處就是藏了一個大蜂巢!

提提心喜若狂,馬上去找一條粗大的蔓藤,又找了火絨和用作燃燒的樹枝,把它們包著牛糞放在筲箕中。另外又找了一條幼幼的蔓藤,穿著筲箕,繫在身上。他將開山刀閣在一旁,然後將粗蔓藤繞成一個大圈,圍著樹幹和自己,繞過背脊和腋下。當爬樹時,雙手拉實蔓藤,背脊可倚著蔓藤借力,同時又可省力。他舉頭看看這顆宏偉的樹,心中讚嘆不已。這樹非常古老,仿佛與天地同生。它的外皮如老人的肌膚,卻沒有老人的味道,而散發一種特殊的幽香。它等著一位對手,好似等了一萬年之久。

提提深呼吸幾下,拿出斧頭,每步之隔,砍了兩個凹位當作腳踏,一步一步的爬上。

雨開始下,雨珠如掌心大的寶石,提提的雙眼被打得疼痛,不能向上望。氣溫馬上急降,變得涼快,暫時洗去他的疲勞。他一步一步的爬,不斷響起斧頭撃樹的「噠噠」聲。

爬到近兩米高時,圍在樹幹那邊的蔓藤突然「啪」的一聲斷了,提提墜下,雙手本能地抓取一些東西,卻只有空氣。他背脊向下摔在地上,昏了過去。

(待續)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