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師不能有立場嗎?

2017/3/3 — 16:26

近日開始與孩子分享意大利作曲家 Vivaldi 《四季》的不同選段。除了希望教導何為旋律,也讓孩子明白作曲家如何有鋪排地寫一首歌。《四季》的章節及段落分明,並且有詩歌配合,是出色的教材。

我為孩子先後播出了《春天》及《冬天》的第一段,同是快板,感覺卻截然不同。播完之後,我問:「兩首曲目之間,你們較喜歡哪一首?喜歡《春天》的同學請舉手。」有十多個孩子把手舉起來。我如常問:「為甚麼喜歡?」

「因為旋律令我覺得很快樂。」

廣告

「因為我聽到蜜蜂與青蛙。」

「因為我喜歡旋律的高低。」

廣告

「很好。我喜歡你們用『旋律』兩個字。那有誰較喜歡《冬天》呢?」亦有不少同學舉手。「為甚麼喜歡?」

「因為音樂很快。」

「因為旋律很高音,我喜歡高音。」

然後有孩子問:「Ms Yu ,那你較喜歡哪首?」

我誠實地回答:「我較喜歡《冬天》,每次聽到曲中那段小提琴獨奏都令我覺得十分興奮。」

類似的討論,在學校裏天天在發生。討論,就是要孩子學習如何取態,然後用文明的方法解釋自己的立場。小學生的思維會以為喜歡的《春天》比喜歡《冬天》的人多,即是《春天》較好。所以老師需要解釋,喜歡《春天》不比喜歡《冬天》好或壞,兩種立場只代表兩種人的觀點。立場雖然不同,卻沒有高低之分。說明這些事情好像很「小學雞」,但事實上,參與討論者往往看不見,討論的重點並不是誰是誰非,而是我們如何在彼此的說話裏找到新論點,為問題找出路。

近日,通識教師兼作者庫斯克因為發表有關「七警案」的文章,而被團體「幫港出聲」指摘。這種團體的行為不值得花篇幅評論,而且校方已表示不希望再受滋擾。可是昨天教育局發出的回覆卻突顯局方對教育事宜的無知。引明報述,教育局第一次回應稱「社會對教師的操守水平有十分高的期望,教師應注意日常言行。」你以為自己是誰?我們的日常言行不到你操心。遭教育界人士批評後,教育局又改口說:「教師的職責是教育下一代,在參與討論具爭議性的議題時,應盡量客觀持平,為下一代建立良好榜樣。」

正因為我們是孩子的榜樣,所以除了客觀持平外,更重要的是要協助孩子建立自己的主見。身邊已有太多既無主見又不肯聆聽別人意見,隨處亂吠的人;他們毫無建樹、總是越講越錯。誰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這種人?另外遇過一些老師,他們說即使看到一些有關敏感議題的好文章也不敢公開討論分享,因為怕,甚至按個「like」也不敢。怕甚麼?他們不知道。這種恐懼與怯懦,不用說出口也會直接轉介到學生身上。

老師如何客觀持平地主持討論,當被問到自己的取態時,也避免不了說出自己的立場。譬如孩子問我較喜歡哪首歌,難道我要為了避免得失任何一方而去遊花園說:「其實兩首各有各好,《春天》鮮明活潑,《冬天》幽怨動人,我兩首都喜歡。」這種官腔答案是廢話,連孩子聽了都會覺得無聊;剛才鼓勵學生表達意見、支持論點,轉頭卻以持平為由去閃避議題算是甚麼態度?無論如何具爭議的議題,老師都應該誠實分享己見,那是討論時最基本的尊重,這便叫建立良好榜樣。

老師也是人,人有立場有何出奇?為人師表更需要分享自己的觀點,學生才會明白何謂取態、如何取態——這便是「教書」和「教人」的區別。備一課去天花龍鳳地教授一堆知識何其容易,但如果教學沒有「人」這元素,教育便是死的。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