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書唔叻賴 Powerpoint

2017/4/18 — 10:00

近日不知何故,《立場新聞》出現一些貌似教授的學者,解釋自己為何不用 Powerpoint ,還說什麼「Powerpoint 是意識形態」,聽得人一頭霧水。 PPT 就是一個可用作教學的電腦程式,意什麼識形態呢?PPT是意識形態的話,投影機是意識形態不?黑板又是意識形態不?牛腩麵又是意識形態不?一件死物竟然可以是意識形態,請問這是人話嘛?

同情地理解,有人可能在批評某些學校,硬性規定人們用 Powerpoint 教學,覺得這種規定涉及一種意識形態。如果有這種硬性規定,是好是壞實屬見仁見智。然而,把一些自身的問題,怪在某種教學工具頭上,便是徹頭徹尾的「疴屎唔出賴地硬」。

在談論 PPT 時,有一點大家不要忘記,它只是一部虛擬化的透明膠片和幻燈片投影機。大家若是90年代末期上大學的話,便會記得當時 PPT 還不流行,講師和教授們,要不把講義寫在透明膠片上,要不把講義製成一塊塊幻燈片。到了正式教學時,講師們便拿著一盤盤幻燈片進課室。自從PPT廣泛應用之後,講師們課室時,便只需帶一隻磁碟,後來是光碟,再後來是 USB ,現在應該什麼都不用帶了。

廣告

換而言之,用上投影機和影片教學,不是有了PPT之後才出現的方法。PPT的誕生,只是把幾種本已存在的教學方法,變成只需用上一個程式便搞定,使講者不需再拿一大堆幻燈片、錄影帶、光碟或者是透明膠片上課。問題就來了,反對PPT教學的人,羅列了一大堆理由,包括什麼「霸道的視覺文化」、「Show 咗當講咗」、「slide 多不等於準備得好」、「使人不自覺地依賴視覺」,難道真是只有 PPT ,才會出現這類問題嘛?

事實上,學生聽書同時用上「視覺」的教學方法,從來不只 PPT 一種。之前提到的舊方法,使用透明膠片和幻燈片投影機是一種;更舊的方法,是把講義拿去影印,上課時派發給學生,又是一種;香港各間中、小學,硬要學生購買一大堆教科書,又是一種;每個講堂裡面都出現的黑板或白板,也是一種;每個大學課程,都有一張長長的參考書目,要求同學下課後借來看,也是一種。

廣告

是故,那些人羅列一大堆所謂 PPT 教學的問題,根本不是PPT獨有的。我也打死都不相信,那些所謂學者在教書之時,連參考書都不需要學生讀。在這情況下,便會使人開始懷疑:究竟問題出現在 PPT 身上,還是有些人嫌麻煩,不想弄 PPT ?乃至他們不只不想準備 PPT ,連透明膠片、幻燈片、印好的講義都不想準備,只想帶自己一張嘴進課堂教書?

不想弄 PPT ,不是大問題。嫌弄 PPT 麻煩,其實也不是大問題。使人鬱悶的地方,是鬼扯一堆理由,意圖合理化自己的庸懶。比如有人聲稱「Powerpoint 侷限老師的發揮」,老師只懂依書直說,照本宣科,明明是他自己的問題,把問題怪到工具上面,所為何事?即使以前沒有 PPT ,拿著一本教科書,也有老師依書直說,照本宣科,難道問題在教科書身上不?

還有,是誰要你把所有教學的資訊,都寫在PPT裡面的?以前的講師用上透明膠片或幻燈片,也只是把一些關鍵資訊、教學重點寫在膠片上,詳細的解釋仍是靠口頭傳授。以前沒有 PPT 時已有的教學法,難道有了PPT便不能用不?是不能用,還是不掌握竅門?你不掌握運用 PPT 的教學竅門,難道問題不是因為你笨,而是在工具身上面?

說起 PPT ,有人談起什麼「科技哲學」,這個話題太複雜,我不太懂。我只是知道, PPT 在教學上的其中一個好處,便是可讓學生任意拷貝和複製,省卻了上課抄錄筆記的時間。印象所及,在沒有 PPT 的年代,抄黑板可是一件苦差事,有時抄到一半,老師便把黑板刷了,更是一件痛苦回憶。對於考試前需要複習的學生來講,PPT便省卻了部份筆記的時間,簡直是學生的福音。

當然,怎樣弄筆記和複習,是學生的問題,老師沒有責任弄個 PPT 出來方便我們。所以我還是那一句:不想弄 PPT 其實不是大問題,不要堆砌理由,不要把自己教得不好的責任,推卸在 PPT 身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