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斷捨離

2018/6/20 — 12:03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承接上期話題,教會的事工與聚會越來越複雜。

不過,化繁為簡,從來都不容易。教會是一個有趣的羣體,她非常重視屬靈傳統。傳統是屬靈的。任何既有的做法,都有它的神聖理據、聖經根據、偉大目的。因此,每一個傳統都易開難關。因此,保留、不改變、維持現狀,永遠是令人感覺良好的安舒區。畢竟,多做感覺比少做好。

近日閱讀日本「雜物管理諮詢師」山下英子寫的《斷捨離》,獲益良多。所謂「斷捨離」(Danshari)它不純粹是一套家居整理的方法,它更是一套重新思考「事物」與「人」之間的哲學。「斷」: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捨棄多餘的廢物;「離」:脫離對物品的執着。山下英子強調,思考家居物件的去留,不應以「物」為重點,而是應該回歸以「人」為重點。

廣告

山下英子對物品擁有一套具深度的哲學。所謂「收拾」,作者認為,其實是重新整理物件與自己「現在」的關係 — 不是過去與將來,而是一切以「現在」來量度人與物之間的關係。不是「好可惜啊」(過去)、「或者有機會用得着吧」(將來)、「它還可以用吧」(物品)的角度作思考,而是「這物件真的適合自己嗎」的現在式思考。因此,「斷捨離」不只是教人如何大掃除,它其實是一套更深層次反省與物品和平共處的觀念。透過「斷」與「捨」,人們學動珍惜、尊重物件。最後,才能達致「離」的境界:脫離擁有物品的執念。

回到教會的話題,究竟甚麼是教會的斷捨離呢?正如《斷捨離》所強調,教會應該重新量度「聚會」與「人」的關係 — 不是聚會過去的歷史傳統、不是事工意義或價值 — 而是此時此刻,這聚會與事工是否對人發揮真正功效。這是一個「現在式」的思維,也是一個以人為本的思維。事工是為人而設,人不是為事工而設。因此,教會思考事工的發展與去留,不應以「這個事工很有意義」(物品)、「這事工是教會的傳統」(過去),而是「我們真正能夠從中享受與滿足」。因此,刪去聚會並不代表它沒有意義、沒有神學價值或「錯誤」。不。任何事工與聚會都必然有它的正面意義。只是,關鍵的問題是:這聚會或事工是否對我們當下有真正的幫助。這是「捨」的道理。

廣告

唯有透過「捨」,教會才會真正學懂珍惜聚會與事工的意義。試想想,當教會只剩下兩三個聚會或事工,教會就能專注發展一個真正讓人得着與享受的聚會,建構一個真正具有生命力的事工。教會的聚會不需要多,真正讓人經歷上帝、反思生命的,一兩個就足夠。因此,教會學會「捨」,就能學會「斷」與「離」 — 不過分倚賴事工與聚會作牧養;不隨便增加開設事工或聚會;不本末倒置地將生命盲目倒滿在忙碌的事工與聚會之中。

教會應該放下對事工與聚會的執念,回歸以人為本的神聖與清靜。讓教會作簡單的教會(simple church),正是香港教會當下務必思考的問題。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