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細明體:早該被時代革除、卻又意外留下的審美遺毒

2016/4/27 — 11:36

有人說「原來新細明體還不錯」,這證明了我們社會的美感教育失敗得,我們沒辦法相信自己的直覺,好壞顛倒不分。一天民眾還沒有完完全全打從心裡討厭新細明體,把新細明體背後敗壞字體業務、敗壞審美、敗壞明體形象等看清楚,一天說要把新細明體完全根除於世上也只是徒勞——對於新細明體,我是很激進的。

新細明體邪惡的性質,由他的製法說起。新細明體的本尊是東京照排機和字體大手寫研公司的著名設計本蘭明朝L。它開創了中宮外張、內白平衡的現代字體審美先河,原設計也是為了讓字型在6pt左右的字典內文還是看得清楚,所以設計上比較細,中宮也比較寬;也由於照相排字機比金屬活字機更大的容許度,讓它也可以放大用在標題上,只是廠商、植字操作員一般不會建議這樣做,這是有專家替字體和排版把關的重要性。

而那時候由於電腦環境是全新的平台,把植字字型設計搬移到新的平台上並不犯上任何罪行。所以有廠商把本蘭明朝L掃描成數位字型檔應付爆炸性的個人電腦系統需要,在完全沒有對掃稿做任何修改下便成為今天的細明體(以及後來筆劃有修整的新細明體),這是本身是「盜取」的邪惡本質。(詳細歷史我並不算清楚,在整體不影響我的批評下這部份希望讓其他研究者修正和補充,感謝。)後來,在學習字體設計的過程中得知這一類主要是為了植字機的視覺補償(拍照時字體會粗和把尖角微微圓潤化,是照排機的特性)而設計得特別細的字型,老師傅叫做「排骨字」,意指這一類設計骨瘦嶙峋,不修正的話視覺上一點都不討喜。而那時候主流的 300dpi 辨析率的鐳射印表機也會把字體印粗,所以新細明體還是勉強可以用。

廣告

我認為新細明體最邪惡的部份,在於它在我們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散播審美毒藥。在那個 PostScript、數位字型生產力爆發的年代,其實全世界所有語言也面對廠商爭先恐後做數位字體、導致質量的問題。可是就歐文來說,那時候有像 Scala、Charter 一類以數位平台、鐳射打印機作設計出發點的字型,而且一位又一位的字體設計專家努力透過論述和高質的字體把局面扭轉過來,才建成今天相對健康的歐文字型生態圈。相反在同一時期,礙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反動兼創新思維極弱,會自我合理化現狀的華人這一個族群,新細明體的所造成的問題便特別嚴重。它誤導了很多人認為「新細明體就是明體字、宋體字應該有的模樣」,每次談到明體字都會有人表示「是新細明體吧?這很醜耶」,當時沒進大學的自己也是同樣的想法,所以這部份特別深刻。這讓本來可以優美好看的明體被這字型代表了、標籤了,十分可惜。

廣告

而且像「植字字型複製到電腦平台不犯法」、「重製一次不犯法」的惡習在中港台大流行,先後不少寫研的日語漢字字型被數位複製、補字成為中文字型,開了很壞的先例;而日語漢字設計根本沒有考慮中文排版,日本設計師就有說過那很大機會不適合中文排版用——事實上也是,方形呆板的設計,日本書法大家石川九楊也很討厭。這裡所造成的問題有多根深蒂固,相信大家都可以想像到。字體一直開發,技術一路發展,製造者卻很多沒有跟上時代。新的明體字推出來還是很細很細,可是膠版(offset)、1200dpi 鐳射打印機橫行、還有今天像 Retina Display 的高清年代,這些中間開發的「排骨」字體,包括新細明體完全變得過時。

新細明體的問題,不只是它表面上的醜,還有它背後所代表的速食、對美學不求甚改、不尊重專業等我們社會上某些最醜陋的一面。

要跟新細明體交手,必須經過長期訓練和專人在場陪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