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方華的打牌人生哲學

2017/8/3 — 10:36

法國國寶級女星珍摩露離世的消息不免帶來一陣傷感,遠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她的名字和「藝術電影」是合體的,當年的文青,包括遠在香港的,大都視她為「女神」,我正是其中之一。

其實前幾天我在 Facebook 開設的「國際電影畫報」專頁一位讀者發訊告之我,以前香港一位女星方華最近也走了。

1957年國際電影畫報照

1957年國際電影畫報照

廣告

當然講名氣,方華和珍摩露完全沒得比,就算香港人,相信大部分都未聽過方華這名字,也難怪,她是電懋,一間已結業了好幾十年曾舆邵氏匹敵的電影公司,在五十年代開發粵語組時招收回來的新人,同期還有丁櫻、張清等人,不過丁櫻、方華都沒紅過,甚至沒演過多少部電影,投閒置散之際兩人曾派去參與當時國語組的彩色大製作《空中小姐》,分飾空姐甲乙。

廣告

但我和方華卻有點緣份,小時候拍戲在片場從未碰見過她,但 1958 年底,華僑日報一次濟貧運動義演了一部舞台劇《苦兒樂園》,分別在香港皇仁書院和九龍伊利沙白中學各演一場,劇情是發生在一所孤兒院內,當時的童星(包括電台播音的)差不多大部分都參與演出,像陳寶珠、梁寶珠(梁醒波的女兒)、蕭芳芳、秦沛、姜大衛、泰迪羅賓、杜國威…還有演大姐姐的白韻琴,院中老師一角就由方華飾演。和一大班年紀相若的小朋友排戲,真的開心忘形,到了今天間中遇到當年一起演出的「童星」,大家談起來都依然懷念那段共處時光,不過在我的記憶中,總沒有方華的印象。

《苦兒樂園》台前幕後大合照 (中立,在白韻琴和戴眼鏡男士之間是方華)

《苦兒樂園》台前幕後大合照 (中立,在白韻琴和戴眼鏡男士之間是方華)

事隔十多二十年,我在美國唸大學時暑假回港,聯絡上白韻琴,我也曾說過,無論她不少行徑、言論我不苟同,但她一向對我關懷照顧是不爭的事實,我亦心存感激,那個暑假她曾找我上她的電台節目做訪問,在她能力範圍內總不忘帶挈我一些曝光機會,又不止一次請我和我弟弟梓峰上她當時的男友 (後來結了婚) Andrew 的遊艇出海,而方華赫然在座,原來《苦兒樂園》之後白和方一直有保持聯絡,這次重逢對方華就有些印象了,其實到了七十年代她早已屬「息影女星」,我對當時她的生活,婚姻狀況一無所知,只覺得她好識「做人」,知情識趣,甚有人緣,難得是她的長袖善舞不火不慍,和她相處是挺暢快的,像她這般性格應該是絕不愁找不到照顧她的男人吧,那個暑假之後就再無見過方華了。

時間飛到 2016 年初,三弟梓峰一天 Whatsapp 來一張照片,是他和一個上了年紀的女士合照,問我仍否記得她,我當然摸不著頭腦,梓峰說在一個婚宴中這位女士特意行來和他打招呼,說已多年沒見,說她是方華。

照片中的她頗消瘦但很精神,難得她主動和一個幾十年前見過一兩面的後輩問好,可見其友善、好客的性格。

跟住我在網上某處又見到她在邵音音家中和一大夥人的合照。她從影至今拍過多少部電影,相信不用十隻手指也數得到,但經歷過千重後浪,從 1950 年代來到今天的 2017,她竟然仍被看成是「圈中人」,仍被同僚當做圈中一份子,想必有原因及其過人之處,近年她反見偶爾客串演出一些香港電台製作,以及一些獨立電影,沒紅過,但始終對演員崗位不捨不棄。

本來我和方華根本談不上認識,沒有資格寫她甚麼的,但我知道即使一鱗半爪,也總叫做有文字紀錄在案,不然的話,連有關她這些芝麻綠豆小事都消失了。

那年遊船河,曾在甲舨上開檯打牌,至今我仍記得方華講過的她打牌的座右銘,她說:「千祈唔好同牌作對」,她意思大概是如果牌風不順時,就不要不服氣,無謂勉強硬要做牌,避一避風頭火勢,順其自然就好了,或許這正是方華的人生哲學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