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白以前的時光 那全部的意義

2018/3/11 — 21:32

資料圖片 l Fuzzy Gerdes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Fuzzy Gerdes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有時候,你做著生活中無意的一些小枝節,而忽然在某個時候某個瞬間,你卻一下子終於明白以前的時光那全部的意義。
今天先到了一所學校談教學的事,那間學校有名於有不同種族的學生,而自己一向有意思教少數族裔,於是便自薦希望可以到那學校任教。到校後和校長言談甚歡,大家都講起了有很多對於教育的抱負和願景,要慢慢的一步步識別出有興趣的學生,將他們的意向和訓練強度掛鉤。雖然心裡聽著也覺得有理,但是到底有種希望可以和富有人家孩子就讀的國際學校一較高下的衝動。

到下午教學生,學生明天就有比賽,他父親說他最大的問題是很兩極化:要不對上比自己強的就覺得必定會輸,又或者覺得必定會贏就會輕敵,心態無法處於一種安然的狀態。我和他看了幾個局,都是一些和他年齡差不多的小孩子下的局面。心底裡雖然說不重視勝負,但自己還是有點希望學生可以勝出比賽,好和其他有教學生國際象棋的老師說明自己的實力。

教完學生以後,就到了師傅的學校聊天,言談間不著邊際也談起了棋界很多的權力鬥爭,還有要如何教學生。他們其實苦口婆心勸我別太執著,要按學生的興趣和能力因材施教,不要讓學生拿到多少獎就斷定他們的天份和資格。我也有嘗試觀察他們教學的情況,雖然他們不比我強,但對於教學的經驗就比我豐富。有些做法那時看在眼還覺得是他們迂,例如上課按練習逐條做,拿著書本一板一眼解釋他們能自己讀的理論。

廣告

晚上和舊同學老師飯聚,師兄們這麼多年來始終對於老師行禮如儀,就算畢業多年依舊和老師必恭必敬的交談。不同的是他們開始踏入四十歲,大多都已經有了女兒(不知是不是因為讀男校,還是年輕時太風流,結果生的都是女兒要教他們也心疼一下)飯餘後十時多,他們走到樓下時還聊了一回兒女經。我有點悶,和身旁學弟聊起了一些無聊話題:他抱怨自己的學生不認真學習,我也說自己教的基層學生沒有特別用心,只喜歡下不喜歡學。除此以外,就是聊自己的人工。

就在回家時,地鐵上順手溜著Facebook的Suggested Friends,看見了前度和她男友合照的Profile Picture。

廣告

那一掃,泛起萬般興亡的記憶。

那張照片已經模糊得很,也沒有仔細的再看下去,就無意識地趕緊按了略過。都過去了十年,但所有的事情還是歷歷在目。例如她經過第一城站的光碟租賃的時候看見了Mr Bean,就說過她覺得當笑匠其實很憂鬱。我沒意識到,她那時其實在說我們的關係,在說她自己。

之後我自己自卑控制欲強導致分手,分手前吃的那個蘋果的味道,分手後一個月他新男朋友名字叫Regan,十年來每天晚上睡著還是想像著她在身旁,這一切一切我都記得。但都最後,記得最深的還只是她愛幫助別人的性格,就算有苦也只自己嘗的傾向。其他的一切都太沉重,也早已經不重要了。

那一刻,才開始猛然發覺現在漸漸有很多事情都變了質,自己其實早已經忘記了十年之前,曾經是一個怎樣的人,又如何想著想要成為一個什麼的人。

當初靠著下棋,先是因為總希望炫耀自己聰明,然後開始策動組織校隊建立人際關係,最後意識到下棋不過是種遊戲而應該以它來幫忙更多有需要的學童。雖然沒有確診過自閉症(這假設純粹是自中學一路認識的Therapist的猜想),但一路和我從中學上來的朋友都看得出我改變了不少,儘管現在在陌生人眼中自己的社交依舊奇怪。

學習下棋的學生好像總比其他小孩更有爭強好勝之心,看見他們,總好像是看見多年前某部份的自己。 最初一路以來的堅持並不是為了任何金錢和名利,而是自己得到過了不少人的幫助而無法償還,只願透過自己微薄的能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以很Marginally報答那些曾經存在而現在卻又無法回朔的恩情。這才是自己真直實的想法。 

當時就坐在地鐵內發獃,努力的回想著這一天發生過的所有細節,終於想起師兄和老師不厭其煩地說著自己要如何好好教導自己的女兒,希望她成為一個怎樣的人,要學好中文寫手好字不用她考DSE;師傅其實如何做著一些他們覺得理所不然,而眼前「執筆忘字」的學生卻又需要的嘮叨,自己如何很輕易的就說出要放棄教導基層學生的說話,而不是寧可放下身段一字一筆的逐句要他們寫下來; 忘記了自己十年前有很多人都對自己不離不棄,而如今卻老是想著如何要學生讓自己成名,又不是真的讓學生學習如何跌倒。

事業上現在以為自己身居一所好的公司,下棋上別人對自己寬容禮賢下士,於是就忘記了這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什麼才開始。過盡Tinder Coffee and Bagel 的照片和他人了無意義的對談,還不如看見前度和男友的照片,終於想起了自己的當初開始時的一切。

人生到了某些時刻,總需要好好坐下來反思去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