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切受傷

2018/6/10 — 11:14

Pazu 薯伯伯:「這難道就是底氣的表現?攝於拉薩大昭寺。」

Pazu 薯伯伯:「這難道就是底氣的表現?攝於拉薩大昭寺。」

我在西藏經營的咖啡館地方淺窄,某個夏天的晚上,全場只剩一張二人桌,以及一張五人桌。男女二人進來,我安排他們坐小一點的桌子,男孩不悅,道︰「明明有大的桌子,為甚麼不給我們?」我解釋︰「待一會可能有其他客人過來……」男的一於少理,說︰「那有甚麼大不了,如果人多,我再把位子讓給他們,不就行了嗎?」

好吧,既然您這麼說……

過了片刻,果然有一行六人進來,當時全場已經沒有位置,我只好禮貌地要求剛才的那對男女讓座。我理所當然地認為,事先說好,他們應該不會介意。萬料不到,更深層次的意識形態問題來了!

廣告

剛才那對男女,是中國賓客;進來的,卻是六名外國遊人。

男的很不滿,大聲說:「怎麼老外進來中國人的地方,咱們中國人反而要讓桌子?」我說︰「這跟中國人或外國人沒關係,只是他們六人,您只有二人,而且您坐下之前,我也說得清楚,您當時同意了。」女的倒沒埋怨,主動把位子讓出,還說沒關係,剛才說好了嘛。

廣告

我覺得男孩那種態度真的既可憎又討厭,讓個位置又何需上綱上線?那反過來說,萬一有次我要求英法德美日俄意奧人讓座給中國遊客,難道他就覺得是報了八國聯軍之仇啊?甚麼叫做廉價愛國呢?這就是廉價愛國了。

我當時也懶得去多作解釋,直接清出桌子,繼續招呼其他客人。不過男孩得不到女生的附和,萬分不情願地搬了去新桌子,口中卻一直「咿咿哦哦」。

他是深切地受到傷害了,因為在他缺乏底氣的妄想的世界裡,真實地感受到自己在中國的土地裡,被一個崇洋媚外的香港人歧視了。


———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