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滿口砵仔糕說

2018/5/14 — 15:18

資料圖片:砵仔糕,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砵仔糕,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挫折之後,腦袋總會釋放一種莫名的無力感,尤其是當你覺得自己已經竭盡全力的時候,失敗是你千算萬算也算不到的意外。無力感讓你做什麼也提不起勁,就算什麼人跟你說什麼鼓勵的話也沒有用。最糟的是,當你倚著欄杆,然後從口裏抽出那顆一直含著的珍寶珠,再幽幽吐出一口悶氣之後,你會問自己:做得咁幸苦為乜?

「你叻囉,」她以前總會這樣說。叻?衰咗都叫叻?「十間學校七間都話同你合作,有三間考慮得耐啲你就唔開心,因為你叻囉。」吓?咩理論呀?「叻嘅人先會對自己有高要求,呢個就係本小姐嘅理論。」那時候我站在公司的窗外,看著馬場上奔騰的野馬,她就是這樣從後抱著我,鼓勵我,保護我。

Kirsty 是大學時期的女朋友,是創業階段的女朋友,是看著我從人生一個低處跨過一個分水嶺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前度女朋友。

廣告

本來,有著一個如此漂亮、高貴、聰慧的女朋友已經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但除此之外,她竟然還是如此信任我。

有一天,我們又是沿著加路連山道步行到公司,又是經過那個賣砵仔糕的小販,又是停在那裏。「照舊唔該,」她的目光又是盛著期待。已經幾乎是天天都吃了,她還是不吃不舒服的樣子。她接過砵仔糕和茶葉蛋,再放那隻茶葉蛋在我手裏。我在那刻突然覺得很對她不起,為什麼一位條件這樣好的女生,要在我公司逗一份微薄的薪水,要無止境地日以繼夜的拼搏,要跟我吃一舊沒出色的砵仔糕。「我想加埋你個名喺公司度。」我看著地下說。一路挽著我的手的她問「點解」,我說 because you deserve it。

廣告

她送了最後的一啖砵仔糕往口裏去,大大舊的,然後滿口砵仔糕的她口齒不清地說了九個字。普通人應該不會聽到她在說什麼,但當你非常熟悉一個人的時候,就算什麼不說也可以心靈相通,更莫說她就是確確實實發了這九個音:「結咗婚之後都冇分㗎啦。」

聽了她這樣說,我內心有點激動,在眾目睽睽的禮頓道緊緊地抱著她。她之後的反應是,立刻推開我,再說一聲:「想啃死我咩!」

直到分手那天,我也沒有給她什麼,而她當然也沒有問我要什麼。男人就是這麼幼稚和膚淺,以為錢可以彌補之前欠了對方的一切。她加入Pure Fitness,我幫她付了錢,她發現後全數退還;我買什麼她都堅持不要,在那個時候我才明白,原來人生有一種無力感叫做無以為報。

最近接受電視台訪問,事後重溫節目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竟然沒有多謝那個最需要多謝的她。那夜看完重溫,我是公司最後一個離開的人。關了所有燈後,在漆黑的辦公室,到處都是她的身影。

我在節目裏說了一句,「做人最緊要肯蝕底」。做人做到我這樣大言不慚,面皮還真算厚;講到為公司蝕底得最多的,除了她,還有誰?

罪疚感讓人倍感疲累,但這夜我實在不求好好的睡一覺,能夠在夢中跟你再吃一次砵仔糕便夠了。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