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演說後的真正演說

2017/3/18 — 16:47

兩個小時,一個演說者,合共三十分鐘的OFFICAL SHARING,其餘時間全供參與者自由開拓,經歷了這樣的TEDx Youth @ HongKong Salon,為我帶來兩個面向的反思。

當大會視你為LEARNING PARTNER 

過往經歷過的Salon,難免給我極累贅「自HIGH」、填鴨式、長篇大論等等負面印象,本文的指向是關於活動的程序本身,因此演說者是一個被動的角色。

廣告

相類似的經驗我一方面可以理解成:大會用心很深,希望觀眾得到有益的資訊,同時給予演說者最充份的時間。另一方面我解讀成:大會只是把我看成觀眾,甚至是帶點無知的信徒,因此大會很樂意操縱著我們的情緒,達成他們預定的結果。

而今次我體驗到不一樣的設計。

廣告

如果單向地描述:「這是一個只有三十分鐘需要坐定定,其他時間你都自由活動。」未免忽略了整個流程設計的用心。

我所體驗到的,是大會把每一個人都視為潛在LEARNING PARTNER,它期待著不同的人由連繫開始令更多意想不到的組合發生,而不著意於掌控活動節奏,因著信任參與者各有所長,尊重每個人都值得被了解,不一樣的體驗因而產生。

當演說後才是真正的演說

當晚演說者為導演Sharon Yeung,演說主題為Hero's journey,參與者從短短的二十分鐘即可了解演說者的特質、性格、所屬圈子乃至熱衷事項,憑藉這樣的一個印象、概念和認識為基礎引發了演說後的各式各樣的對話。

Sharon於演說中提及了兩種不同的「轉化概念」。

Hero's journey當中第一種轉化概念是忠實地認清社會目光下的自己,特別是那些壓抑你發展的論調,從面對恐懼當中發現真實的自己。Sharon幼時在藝術方面不被看好,這構成了對自己才華的懷疑及恐懼,直至後來她極力地面對著這些負面情感,她在BE OR NOT TO BE面前,選擇了忠實地接受和信任自己,先放下優才與否的二元,易構恐懼繼而創造並踏出電影的一步。

另一種社會目光是隱定的事業前境。當她的電影事業如日中天時,她很誠實地向自己提問,「這是不是我想走的電影路?」最終,放棄當時優厚的電影工作機會,選擇以被唱淡的發展方式 - 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回應自己的未來。在她前往異地拍攝全新個人作品的航班當中,她感受到無比的自由。由自我懷疑作第一因,從懷疑找到自己真正熱衷的事物,轉化被受追棒的隱定為自由,換來的,也許就是一股無可比擬的動力去走更遠的路。

「轉化概念」觸及我的興趣,因此我以此脈絡作為對話基礎;籍著直接指向的對話,我們才有機會了解到演說者更深層的思想。

她正在籌備著推出一個全新的電影計劃,當中涉及「怎樣把觀眾在電影院內的熱情轉化為有益於社會的真實回應」,這正好與我信仰的「音樂不只是娛樂」各有呼應之處,繼而細聽她的看法。感覺好比看完一齣前傳後再即時Customized 的一套正傳一樣。

不禁自問:這不是一個很美好的得益方式嗎?

當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如果連創意工業發起的創意分享會都沒有創意,也不富有人性關懷;那麼,我們真的只有自求多福。我們一直以來都太習慣以認知「對方的成果」去開展,而不是由「對方的輪廓」去開展對話,機會隨之而流失。

在回程的路途上我抱有一種祝福的心情,願更多的人可以體會到發問的樂,也願更多人可以感受到在互相發問的過程中,那一種互相增長的得著。我苦思了十分鐘後也只有留下最後這兩句:

多希望演說聚會帶來的印象不再是呆板沒趣的,至少,也帶來一點娛樂;因著娛樂的火花而生成合作,那便不只是娛樂了。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