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漫寫魔國朝聖之旅

2017/11/26 — 19:55

奧脫福球場 (相:維基百科)

奧脫福球場 (相:維基百科)

麥加之於伊斯蘭教信眾、耶路撒冷之於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友,以及藍毗尼之於印度佛教善信,等同奧脫福球場﹙Old Trafford Stadium﹚之於曼聯球隊的擁躉,都是具有崇地位的「聖地」,而且對於所有趨慕信仰的堅貞敬虔追隨者,心理上總有一股無比強大的動力和難以推卸的承擔感,必須在此生歲月中踏足置身「聖地」一趟,圓夢償願。

筆者身為曼聯球隊「粉絲」逾三十年,雖未成魔入籍,相信應該已算是紅魔王國海外屬土子民,在數不清多少個寒冬炎夏的晚上端坐電視熒幕前,遙遙觀賞奧脫福「聖地」草場上的一場場逐鹿廝殺,吶喊聲中感受到勇悍紅魔戰士贏來的霸氣和狂傲。  筆者那團朝聖心火經年歷久燃燒著,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雖然先後兩度越空飛赴曼徹斯特,可惜都是趁公幹順道在場外和紀念品專門店瀏覽和購物而已,就像兩番輕親香澤卻未能真箇銷魂,留下無限繾綣和遐想!

退休後本來立意朝聖臨場享受翻雲覆雨的一場賽事,以解相思之苦,卻一直未能如願,並非恐懼涉水攀山的勞頓,只是由於紅魔氣勢近年消減,過往連場誅神殺佛的勇猛已不復見。  事緣曼聯領隊費格遜爵爺在聲隆譽滿的高峰期退了下來,接手帥印的莫耶斯表現乏善可陳,終於黯然引咎下台。  其後的雲高爾亦無法帶領球隊回復當年輝煌戰績,筆者朝聖的熱情冷卻了一大截,心忖總不成千里迢迢乘興前往「聖地」撐場卻眼光光看著曼聯受挫,敗興的垂頭喪氣而回。  對於曼聯過去主場必勝的往績不敢奢望,實在尷尬非常,有關朝聖之旅的計劃便不得已一延再拖,等待適當時機。  幸好去年摩連奴接掌帥印後球隊漸有起色,今季開局以來脫胎換骨似的連場佳績,重燃起筆者朝聖的決心。  儘管如此,筆者還是恐防閃失,不敢選擇曼聯與六強(Big Six)的對賽,只有較小心眼的挑了曼聯主場對決中游紐卡素的一場賽事。

廣告

筆者買了「比賽日貴賓體驗套票(Matchday VIP Experience)」,賽前在會所享用一頓餐食,並獲曼聯退役明星球員在場接待和拍照。  當日接待球星是九十年代的李‧馬田﹙Lee Martin﹚,已無昔日硬朗風采卻沾有點推銷員的圓滑,筆者還是愛屋及烏的與他合照留影。  是役本來預計並非勢均力敵之戰,可是開賽後主場的曼聯竟然頻頻受壓,作客的紐卡素在曼聯守將跣腳失誤下轟入一球,全場七萬多名紅魔國子民頓時啞然失聲,球場看台一角那幾千名紐卡素球迷卻狂呼囂叫,筆者心底驟然一沉。 幸好曼聯將士用命,雙巴(普巴和伊巴謙莫域)亦傷癒出廠,戰意高昂,最後連入四球,大勝一仗。  平情而論,此仗戰情激烈有餘卻並無可觀的驚喜,不過,曼聯球迷還是樂見這樣的戰果,筆者當然更沒有遺憾。

足球世界的魔國如今強勢鼎盛,民心背向,忠誠的球迷與球會情牽意濃,穿戴上附有手持三叉戟的紅魔小鬼徽號的帽子、圍巾和衛衣,以及掛起的垂幅和高揚的旗幟,無不深感興奮和光榮。   而且每當隊歌〈光榮屬於曼聯〉(Glory Glory Man. United)響起,和應歌聲此起彼落,球場「聖地」洋溢一片團結、祥和、熱鬧氣氛。  相對於自恃盛世的掌權者為「國旗」和「國歌」立峻法設嚴刑以震懾國民,所謂「泱泱大國」卻顯得怯弱如斯!  更不堪和窩囊的是十三億人民竟然挑選不到十一個像樣和夠斤兩的男人來,亞洲也衝不出去,遑論登上國際球壇,簡直連小小的北韓也不如,令人氣結之餘更訕笑不已! 

廣告

筆者前赴奧脫福球場朝聖不是為來世積福添壽,只感到今生宿命難違,擺脫不了心底深處的誘惑和導引,如今最終還是完成了遠赴魔國陌地的朝聖之旅,自然欣喜莫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