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父子同行

2018/5/15 — 12:27

Pazu薯伯伯:「青海安多的藏人一家三口,攝於2011年的西藏沐浴節,地點在拉薩河邊。這張照片,當然跟文中提到的父子沒有任何關係。」

Pazu薯伯伯:「青海安多的藏人一家三口,攝於2011年的西藏沐浴節,地點在拉薩河邊。這張照片,當然跟文中提到的父子沒有任何關係。」

夏季某天的早上,我回到了風轉咖啡館,看到有兩個大概60升的背囊,我問員工行李從何而來,她說今天開店不久,有一對父子進來,說要去找住宿,想把行李暫存在咖啡館,員工當時答應了,不過說實在的,我們很少遇到這種要求,起碼我的印象裡,一大早來到,要求暫存行李的遊客,似乎真的只有他們二人。

那對父子回來,他們原來到了附近的一家旅館,兒子想儘快訂下住宿,父親卻嫌價錢稍貴,我便介紹我朋友經營的旅館。二人不知是坐車還是走路過去。父子離開後,我跟店員說了一句:「這個兒子也辛苦了。」

不久後,旅館老闆朋友打電話給我,問:「剛才那對父子,說是你介紹過來的,你認識嗎?」我說不算認識,但見過一面。朋友說:「他們看了房間,說要訂房,我就去準備,怎料下到前台,他們居然走了,甚麼也沒說呢。」

廣告

過了一會,父子回來咖啡館,兩人大概有些勞累,表情冷淡,估計不是(也不可能)生我的氣吧?我問他們:「你們找到旅館了嗎?」兒子對我的提問置之不理,面龐朝向另一端,板起著臉,全程黑口黑面,父親也不多話,二人搬起行李,居然連「謝謝」都不說,徑自離開。

我為甚麼一大早要看這種表情,受這種氣呢?我走到咖啡館外,對著這對父子說:「你們一大早把行李放到店裡,我又沒有收你們錢,憑甚麼給臉色我看?」說實在的,就算是進店消費的客人,都沒有資格要店主受氣啊!我再說一句:「你們這種態度,不應該去旅行。」

廣告

兒子聽罷,大概沒有想過我說話可以這麼直接(估計他也沒有想過我現在會把這件事寫出來),表情顯得有點尷尬,輕輕地向我點了點頭。父親從咖啡館外,走回咖啡館內,用感情豐富的語氣說:「對不起,我教子無方,我教子無方啊!」我心想這位父親當然也有些責任,但也不想多說,便叫他們趕快去找旅館,儘早休息。

他們走後,過了大概半小時,文中提到的那名旅館老闆過來找我聊天和喝咖啡,我跟他敍述剛才發生之事,說到一半,那個兒子忽然站在玻璃門外。他表情尷尬,不知所措,好像想說甚麼,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見他呆呆站著,便把他拉到咖啡館的另一邊廂,說:「有甚麼事情,進裡面說吧。」裡面就只有我和他。

* * *

咖啡館的另一邊廂當時沒有其他客人,我問他是否已經在旅館安頓下來。我其實不關心他是否找到旅館,只是隨便找個沒那麼突兀的問句打開話題。他沒有回答,只說:「我份人如果做錯了,我會承認,並很真誠地道歉。」

好吧,他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向我道歉了,這就足夠,我想扯開話題,問他:「你之後打算在西藏留多久?」他卻說:「我份人如果做錯了,我會承認,並很真誠地道歉,如果對方不接受我的道歉,我也沒有辦法,但是我是很誠心地道歉……」

我嗯了一聲,覺得沒必要在道不道歉上糾纏,於是又把話題叉開,問:「你們在西藏打算去哪裡?」他很堅持地說:「我份人如果做錯了,我會承認,並很真誠地道歉,如果對方不接受我的道歉,我也沒有辦法,但是我是很誠心地道歉,無論對方接不接受也好,我也會很真誠地道歉。」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覺得這個黑面的小朋友其實挺真誠可愛,便說:「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

他舒一口氣,便開始把他與父親之間的事情告訴我。他說本來打算自己孤身來西藏,父親知道後,沒有問准兒子意向,居然買了同一航班的機票,跟著他來西藏同遊。兒子本來就為此不高興,今天抵達拉薩,去了接近市中心八廓街附近的旅館,父親嫌貴。二人又去到我朋友在西郊較便宜的旅館,父親又嫌遠。平白無端地在市區跑來跑去,加上前因後果,兒子當然不高興。

他說到這裡,又補充一句:「我其實不是有心黑臉,但我的表情本來就是沒有甚麼表情,別人以為我黑臉,其實不是。」我聽到這裡,笑了出來,說我知道了,他終於第一次略帶害羞地笑了起來。

兒子又說回他爸爸的事情:「我覺得我阿爸的性格怪怪的。」

我問怎麼怪?

他認真地說:「可能因為他年青時,經常自己一個人去旅行,所以性格怪怪的。」(嗯嗯……係咩?唔是呀嘛!)

他問我有沒有甚麼行程建議,我聽他說父親好像比較擔心高原反應,便先問他是否財政獨立,他說是,我便這樣建議:「你不如找人拼車去阿里,那邊海拔高,你爸爸應該不會跟著去吧。你先斬後奏,他也沒法子啊。」這名年輕人,最後果然擺脫了父親的束縛,獨自找人拼車去阿里,玩得相當開心。做父母的,有時送給小孩最好的禮物,就是放手讓他們到外邊闖一闖。

不過我還是苦口伯心,跟這名年輕人說了一番話:「父母最好的地方,就是你隨時可以發他們脾氣,然後他們轉個頭,就問你要不要吃晚飯。但對著外人、朋友甚至夫妻之間,有時因為說錯一兩句話,別人就永遠不會再理你了。或者你再大少少,你阿爸再老少少,當你意識到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少,這種感覺便會強烈少少吧。」

 

———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