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父母在做,孩子在看

2017/3/21 — 15:51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每年從二月底開始,香港的音樂老師都會為學界的音樂節忙碌,準備各項比賽。

我對音樂節的態度一向不喜愛也不厭惡。音樂不應該是比併的工具,可是香港學生能夠演出的機會不多,參加音樂節項目能夠讓他們增廣見聞,也非壞事。每有家長告訴我為子女報名了,我當然會認真替孩子準備。即使贏輸不是重點,表演者有充足的準備是對演出的最基本尊重,這也是藝術教育重要的一環。

今年,有位外籍媽媽為七歲女兒參加了兩項獨唱項目。原來她被 “Music Festival” 這名稱誤導了,報名時以為只是供孩子彼此分享音樂的節目,知道有比賽成份後她顯得有點抗拒。我們商討後,媽媽最後決定讓女兒參加,汲取經驗。不過她叮囑我不要跟女兒操練,也不需太刻意提起「比賽」這概念,告訴孩子她在籌備表演好了。因此我們上課的節奏沒有因為音樂節而變得緊張,孩子也期待演出。

廣告

上星期比賽後,我如常到這位學生家中上課。媽媽對孩子的演出感到驕傲,她還是第一次見證女兒在群眾前演唱呢!可是媽媽告訴我一件比賽前發生的小插曲,令她頗為不快。需知道音樂節規定參加者一定要帶備原譜應賽。因為版權問題,未能提供原譜給評判者都有可能被取消資格。而只要有原譜,為獨唱伴奏的司琴通常都可以𢹂帶影印的樂譜到台上彈奏。

我這位學生家長在比賽當天雖然帶了原譜,卻因為溝通問題,沒有將供司琴用的樂譜一併帶到會場。因為不諳比賽規則,媽媽著急起來,於是她硬著頭皮向其他家長詢問是否能於演出時借來樂譜。結果令她震驚,竟然沒有一位願意伸出援手。

廣告

她懊惱地問我: "How could they be so mean? There were kids looking!" (為何他們可以這樣殘忍?孩子在看啊!)

熟悉校際音樂節那種氣氛的人,大概會明白為何他們可以如此殘忍——對手沒有樂譜便不能發揮得好,自己的勝算便提高,不借出樂譜對自己有利。有同行替家長辯護說,可能他們只不過擔心借出樂譜後會有困難取回,影響自己孩子演出;並非特意做出一些損人利己的行為。老實說,原因是甚麼不要緊,因為我不是想去聲討甚麼;畢竟比賽就是比賽,每個人都有權利用不同的方法去提高自己的勝算。準備不足者受寬待是對準備充足者的不公。

我學生那位媽媽是明白事理的人,所以她也沒有怪別人,但一語說出重點:孩子在看啊!

真正的助人之本不是有選擇性地伸出援手,而是不介意即使自己吃一點點虧都去扶別人一把。有些父母眼裏只有自己的孩子,卻忘記了自己的孩子也時刻在看自己。為眼前的優勢去賠上一次以身作則的示範是可惜的。這些機會對父母來說,其實跟孩子有演出機會一樣難得呢!生活上的突發情節是人與外在環境的互動,所以不可能靠父母獨力經營出來,所有人通常都會在這些關鍵時刻原形畢露,這便是身教最困難之處。

其實孩子們不是每天都在看父母「演出」嗎?他們會靜靜將爸爸媽媽如何與別人交談、用什麼眼神、手放哪裡、何時用不同的聲線說話等事情看在眼內,然後銘記於心,再化為自己品格的一部份。長大之後,孩子大概不會記起自己七歲那年在音樂比賽中獲得的分數,卻會不時想起在重要的時刻,爸媽待人的嘴臉何時友善過、何時殘忍過。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