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爸爸走了

2017/10/7 — 15:26

陳芷菁 (拍攝:Eddie Chow@善寧會)

陳芷菁 (拍攝:Eddie [email protected]善寧會)

【文:陳芷菁,藝人、企業培訓師】

二〇一五年的父親節,爸爸走了!從十三歲開始已沒有和他一起生活,這樣永別,我到現在還是接受不了,原來,我是這麼的愛他。

很少向外界提起爸爸,某程度上家庭破碎了是因為他的多情。但我從來沒有恨他,可能是因為媽媽常說爸爸在三姐弟中最愛我,也可能是我很早已經明白到愛情當中沒有真正的對與錯,試問有哪一對情侶在一起後會想分手的?一切都是緣份的長短。

廣告

我放不下對爸爸的思念,是因為當他發現有腦癌和肺癌後,我與他努力抗病的日子,是多麼的難忘。由發現腫瘤,到醫生說他只有三個月壽命;從我和爸爸不放棄地尋找可幫忙的中醫、學氣功,到他中風了,然後再跌倒;我都沒有一刻放棄過可以救活爸爸的念頭。

在那八個月的抗爭裡,是我一生中與爸爸最親密的時間。雖然他心裡還是有非常多的秘密,但我還是珍惜每一刻能與他一起的時間。

廣告

雖然自十八歲後,我說過不要帶住遺憾地活著,但對爸爸,我還是有遺憾了,因為到他死的那一天,我都沒有機會告訴他,我可以接受他在六十五歲再婚並且再生了小孩的事情。

從前別人告訴我,他們的至親走了,我只知道他們很傷心,不明白當中的痛,現在我懂了。我也學習到要真正尊重別人生活的方式,不只是嘴巴說,心也要認同。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我哪有權力不接受別人想做的事情?

「爸爸,感謝你賜我生命,對我的愛與包容。感謝你用你的人生,教育了我做一個更強的人。我答應你,我會以你女兒的名義,活得更有意義。Daddy,Iloveyou!」

連結善因緣

有些家屬會請醫院內的法師或神職人員來關懷臨終病人,卻被其他不接受病人即將往生的家屬認為這樣好像是在宣告死亡的靠近,因此氣呼呼的將法師或神職人員請了出去,當然也一併拒絕其他專業醫院社工的臨終關懷。於是在最後的時間裡,不願相信要與病人道別的家屬,在驚訝的狀況下見到死亡的到來,反而受到很大的打擊和痛苦。

其實即使走到絕處,還是有機會遇到好的因緣,可能是來自別人提供的一個想法,也許不見得能讓病者起死回生,但也能改變原有的受限,開展新的契機。因此時時保持開放的心胸,有助於我們不固守舊有想法,而接受當下的變化。

真實小故事:一位癌末的老太太因病急住進加護病房,醫院已發出病危通知,佛教徒的女兒請了法師來為母親皈依與祝福。老太太在半昏半醒中得知法師前來關懷,心裡感到很歡喜,但沒說幾句話又再陷入昏迷。

那日之後,原本並無宗教信仰的老太太說一直夢見觀世音菩薩前來關懷和鼓勵,病況竟然日漸好轉,後來還可以出院調養。她感覺是菩薩讓她多活一些時日好處理自己未盡的遺憾,因此回家後積極的面對過往逃避的煩惱,並且處理和其他家人卡住的情感關係。全家人因為老太太的巨變,放下了彼此多年來的誤會和積怨,感情重拾融洽與親密,最後全家都皈依了佛教。

一年多後老太太病情再度惡化又住進加護病房,這一次她清醒又平靜,在家人的圍繞下帶著安詳的笑容往生。

 

善寧會按:本文摘自《生死兩相安》第三冊,由常霖法師編輯及又一山人擔任藝術總監。我們希望藉此書啓發讀者如何「面對」、「接受」、「處理」、「放下」,達致「生死兩相安」,並希望讓晚期病人及其家屬得到鼓勵、讓喪親者得到安慰。

捐款支持善寧會或助印《生死兩相安》:http://bit.ly/2wBhjwi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