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身時代:一個人生活,因為我可以

2017/8/7 — 21:42

《家族的形式》劇照

《家族的形式》劇照

共同分享單位的,稱之為 flatmate;願意分享人生的,可以叫他們做「lifemate」嗎?

早一個星期,我回母校帶寫作工作坊,結束之後約老師吃個飯,畢竟也好久不見了。聽他們說說教員室的是非,我也談談自己的近況。其中一個老師忽然感慨地說:「哎喲,你們上一屆的學長學姐,新年帶著一家大小來聚會,多熱鬧!」快將四十的他,老婆終於替他生了孩子。今年新年舊生聚會上,他的孩子與學生的孩子混在一起玩。師生同枱,有了新的共同身份--家長。

「我說你啊!甚麼時候到你?忙事業,也得找個伴喔!」老師問。
「不好意思,老師。我現在連個男朋友都沒有。」

廣告

話題突然迅速的沉下去,我不是刻意要當「話題終結者」,只是每每碰上這種生孩子了沒?結婚了沒?拍拖了沒?之類的話題,我都會赤裸裸地袒露事實,因為我從來都不覺得一個人生活有甚麼不好。人到三十,身邊朋友陸續結婚,開始新的家庭生活;還沒有對象的,自願或半自願之下,很多都去過相睇,或者 table for six 之類的活動。大家好像都在趕甚麼,趕在新年之前把自己 sell 出去嗎?

《家族的形式》劇照

《家族的形式》劇照

廣告

這幾年在香港,我發現聯誼的生意愈做愈大。你單身,就好像你有罪,你有病,所以要用種種方法「幫你脫單」。地鐵上的廣告不是 dating app,就是交友平台,我心中不時有個疑問:這麼多人會用得著嗎?又看看車廂滿滿的人,我就會覺得很諷刺。這裡明明就很多人啊,但大家就是不認識,偏偏要用那些平台啊,app 啊隔著屏幕找另一個人來溝通。人都擠在一起,卻不了解彼此。這種疏離冷漠讓我覺得社會好悲哀。

上月底的《明報周刊》選了當下流行的「PTBF/GF」現象,做了一個名為「寂寞大峽谷」的專題,身邊好些單身朋友在傳閱。他們在幾個受訪者之中,嘗試找出自己的影子,然後又感嘆一番「怎麼我還沒有找到」。由 TVB 的「盛女」到 ViuTV 的「脫獨工程」,這個城市好多人都害怕單獨一個人,一個人又有甚麼好怕?人一定要找到另一半嗎?怎麼不能坦率地面對一個人的生活?

《獨居時代:一個人住,因為我可以》

《獨居時代:一個人住,因為我可以》

記得之前讀過美國社會學家 Eric Klinenberg 在 2012 年的作品《獨居時代:一個人住,因為我可以》(Going Solo: The Extraordinary Rise and Surprising Appeal of Living)。他在書中提到北歐的獨居率高達四成,甚至近半。就算有男女朋友,甚至已經結婚的人,也會有選擇維持一個人生活。親密關係與共同生活中間不一定是符號,能夠一個人是成熟自主的表現,進而提出「群居生活,不再理所當然」,甚至呼籲政府應該帶頭重新設計社會,迎合獨居者愈來愈普遍的趨勢。

的確,我們這年代獨居的條件增加。男的女的,要搬出來一個人居住不是難事。然而,我想進一步提問的是「獨身時代:一個人生活,因為我可以」可以嗎?

獨身,在我們的社會,總會被塑成「剩下來」的人。他們一定有所缺失,才會「沒人要」。可是,我們又可不可以把討論倒轉過來看,把獨身看成是自己的選擇。你獨身,可以跟任何朋友約會,而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你獨身,可以隨意安排一周七天的生活,無須預留時間給任何人;你獨身,可以獨力料理自己的生活,你的能力沒有缺乏。獨身,不等於孤獨;孤獨的人,也可以「雙身」。

一個人,沒有甚麼好羞愧啊!

《家族的形式》台詞截圖,出自沪江日语

《家族的形式》台詞截圖,出自沪江日语

還記得,我曾經寫過心理學家 Bella DePaulo 的《Singled Out》(台譯:《單身,不是你想的那樣!》)嗎?獨身的她力數「單身歧視」的情況,揭發了歧視之後又如何?我覺得是時候談談「Single Pride」。「一個人生活,因為我可以」,我們相信大部分人都有能力做到,就算沒有也可以培養。提出這麼一句話,我不是要討論有沒有這個可能,而是提出社會應該接受「獨身」作為一個選擇,就像「獨居」是「我有能力」的展現。

獨身而無法獨居的,現在也有很多「共居」的案例。就像倫敦的「New Ground」社區,主要居民是 50 以上的獨身女性,希望長年女性一個人生活,也可以有個照應,區內的女性居民就如「沒有血緣的家人」。類似的「共居」例子,近年愈來愈多,香港也都人開始在做。兩個人(或更多的人)中間,沒有親密的愛情,願意共同生活,分享生命,同樣美滿。沒有愛人,只要你願意與身邊的人分享,獨身者不愁沒有「lifemate」同行,生命從不會「落單」。

前陣子,不是有個「孤獨指數」的表格在網絡瘋傳嗎?最頂級孤獨是「一個人去做手術」。那時有個朋友傳過來,我就說:「手術,從來都是一個人做啊?除非是移植甚麼吧?」我不是要搞笑甚麼啦,只是我們自出生以來要面對一個人的機會實在太多了。「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林夕不也都這麼寫嘛,愛情都一樣吧,要擁有一段關係,必先要懂得關係發生之前,一個人要怎樣生活。懂得一個人的精彩,才明白兩個人共同付出不是無奈。

能遇上那個可以「獨立地在一起」的人,是兩個人的幸運;沒遇到,也可以一個人的幸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