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禁忌

2018/2/20 — 13:51

天葬的禿鷲,直貢提寺上空。

天葬的禿鷲,直貢提寺上空。

我有次到西藏朋友家中探訪,看到客廳的櫃子玻璃上放著數張照片,但有些人臉奇怪地被剪去。我心想,是不是好像小學生那樣,跟朋友吵架後,就把仇人的頭部撕下,但怎麼看也不題像是這種原因。

一問才知,原來那些沒臉孔的人,是已經去世了。按西藏的習俗,西藏人在親友去世後,普遍都不會留下照片。不單不留照片,甚至連名字也儘量不叫,只會稱之為「drong-ken」(གྲོངས་མཁན་),就是逝者的意思。如果親人經常叫死者的名字,會使逝者在輪迴路上回頭,影響來生。傳統上漢人也忌諱直呼死者名字,但大多是出於禮數,而不是宗教習俗(有關漢人這方面的傳統,可參見《禮記‧檀引》)。

剛到西藏開咖啡館那年,對這些習俗完全不熟悉,有次看到經營小賣部的鄰居家前圍了白色的簾幕,我好奇地探頭進去一看,見他們忙著包饃饃(類似包子、餃子之類),也有其他鄰居坐著吃饃饃。

廣告

我沒有想到會是別的事情,當時還笑著問:「阿姐, 你們在野餐嗎?」鄰居大姐沒有回答,只是說:「來吃一點饃饃嗎?」我說好,便坐進去。饃饃肉汁豐富,吃起來味道甚佳。我問鄰居:「你們弄這麼多饃饃,今天是甚麼特別的日子?」

鄰居大姐說:「因為我的女兒去世了。」

廣告

我嚇了一跳,她女兒很年青,大概就只有二十來歲,怎麼一下子就死了?後來聽說是在林芝工作時被毒死,反正其他人也是這麼說,具體是甚麼原因,我也沒有問了。我當時拿了一些錢,放在白色信封裡,問明藏人沒有帛金金額尾數單雙的禁忌,便交給了鄰居大姐。

鄰居大姐平和地說了聲謝謝,又叫我多吃一些饃饃。我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好像曾經拍攝過死者的照片,就存在電腦裡。那個年代智能手機還不太流行,我猜想他們未必有女兒的照片,便主動說:「我有些你們女兒的照片,就在電腦裡,不如我打印出來,給你們留一份?」鄰居一聽,帶點尷尬語氣,連聲說不。

然後我又想起,雖然跟鄰居家的女兒見過很多次面,但從來沒有問過名字,或是問了卻忘記,便道:「你的女兒其實叫甚麼名字呢?」逝者的繼父聽吧,語氣十分別扭,吞吞吐吐地說:「這個嘛⋯⋯這個怎麼說呢⋯⋯其實我們藏族人,人去世後,都不會再提他們的名字了。」他這樣說,我才知道自己犯了禁。過了多年,想起那次的失禮,還是覺得尷尬萬分。

說到西藏的禁忌,大概因為我在西藏居住多年,經常收到來信,問我在這塊土地上,有甚麼風俗習慣一定要留意。我把一些基本的禁忌告訴遊客後,總會說一句:「西藏禁忌其實很多,有些是意想不到的,身為遊客,若然不小心犯禁,只要誠心道歉,當地人明知你不懂規矩,其實都是挺包容。」

就像鄰居女兒喪事上,我在短短數分鐘裡,把喪禮當野餐,又說要洗照片給死者父母,又問對方逝者名字,一分鐘犯了數個禁忌。幸好鄰居也明白我只是無心之失,也沒有怪責我,更沒有影響我們之間的睦鄰關係。反正事情過後,我們每次見面,都是照樣打招呼,鄰居關係非常和睦。

過了數月,他們就搬走了,好多年都沒見到。早幾天在街上碰面,虛寒問暖,忽然想起往事,是以寫文記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