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人浪漫

2017/7/14 — 10:00

每逢星期三,甲乙女哲哉休息,會揀中午近關店時間,坐喺小野二郎正正前面,食佢嘅壽司。
via Twitter

每逢星期三,甲乙女哲哉休息,會揀中午近關店時間,坐喺小野二郎正正前面,食佢嘅壽司。
via Twitter

乜嘢叫 Bromance「男人浪漫」?牛津字典解做 "a close but non-sexu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wo men" 只算係啱咗一半。因為普通飲茶食飯的好友,唔一定有 Bromance 。兩個麻甩佬,要惺惺相惜,有一種兩脇插刀,「刀山去地獄去又何憾」的情懷,才算是「男人浪漫」。這種特殊的感情,昇華至頂,唔可以講白,要意會,一個眼神搞掂嗰種。即係「做兄弟,唔駛講嘢,心照」。如果各位仲未明,睇 NHK 紀錄片《和食雙神:最後的約定》,睇完一定明。

本來唔想睇呢輯記錄片,怕會喊,點知畢明寫咗篇非常精彩的鴻文介紹,搞到我心思思,忍唔住開機,去到中途,終於眼濕濕要停機,抖咗幾啖氣,先至可以睇到尾。

東京有三位和食之神。壽司之神小野二郎,天婦羅之神甲乙女哲哉,仲有鰻魚之神金本兼次郎,合稱江户前三味。三十多年前,小野二郎第一次去試甲乙女哲哉嘅「是山居」,驚為天人,認為再無其他廚師,比起天婦羅之神「更懂得味道了」。既然行家過嚟踩場,甲乙女哲哉亦唔客氣,自然去起小野二郎嘅底,睇下係乜料。食完之後,心悅誠服,覺得唔能夠用一個好字去形容,而係「推向極致嘅一絲不苟及心思」。自此之後,幾十年有來有往,每逢轉季,小野二郎去「是山居」,坐喺轉角位,試下天婦羅。而每逢星期三,甲乙女哲哉休息,會揀中午近關店時間,坐喺小野二郎正正前面,食佢嘅壽司。風雨不改。佢地好少傾計,只有點頭,打個招呼,然後坐低就食。兩位職人,互相欣賞,同時亦視對方係競爭對手。

廣告

睇到呢度,彈起。高手過招,擺個椿,已經係你明我明你。小野二郎心諗,我每次都要坐角落位,就係要昅住你點樣上漿、落鑊、點樣數手指預時間, you better be good !甲乙女哲哉個心亦回敬,喂,老友,遲唔嚟早唔嚟,專登揀中午近落場時間先過嚟,無非想靜靜地,坐正你前面,睇清楚你點樣握壽司,你唔好手震呀。大家知大家做乜,唔駛多講,呢啲就係 Bromance 喇。點解係都要唔講嘢?因為男人老狗覺得咁先型,無得解釋。甲乙女哲哉每個星期幫襯,食咗幾千次,唔通淨係為咗食壽司?當然仲有想見下老朋友,幾十年喇,呢種係非同小可嘅情誼,經已明明白白做咗出嚟,仲要畫出腸咩?

後來壽司爺爺心臟有事, 91 歲,實在頂唔順,於是下午不上班,到咗晚飯時間先出現。如果大家係甲乙女哲哉,會點?橫掂星期三全日休息,不如改食晚餐?抑或會減少午餐次數?兩種選擇都好正路。點知佢無。呢位高手,依然喺同樣時間,坐同樣嘅位。然後咁講:「雖然老爺子不在⋯這是我的習慣⋯他一直拽著我前進,請他不要死,死了我便追不上」。睇到呢度,無辦法唔感動。如果我係甲乙女哲哉,我都會若無其事,午餐照去,絕對無其他選擇。因為如果改食晚飯,或者午餐去少咗,小野二郎會覺得因為自己嘅病,影響甲乙女哲哉幾十年嘅習慣,麻煩老友,老人家難免心有不安。天婦羅之神知道,唯有一切照舊,先至會令小野二郎最少牽掛。

廣告

甲乙女哲哉始終無去食晚飯,為咗見朋友一面,寧願寫一封信,約老爺子喺餐廳外相敍。相交白頭,幾十年第一次,兩位一齊睇畫傾計。天婦羅之神話要做到一百三十歲,壽司爺爺咁要做到一百歲,呢個係約定。之後,甲乙女哲哉依舊去壽司餐廳,有一日,竟然見到小野二郎,佢特別番嚟,再做一次午餐。大家交換眼神,笑一笑,「老友,收到哂,多謝鼓勵,我依然可以企喺呢度,握出最極致嘅壽司」,「好,老爺子,我未死,你都唔好死」,呢啲說話,無須講出嚟,因為,兄弟心照。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